小温暖 第 80 章 番外020

小说:小温暖 作者:鹿随 更新时间:2020-04-13 16:39: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0章

  首都国际机场。

  温颜戴着一顶黑色的渔夫遮阳帽,微卷的长发蓬松自然的披散在肩上,依旧背着双肩包,右手牵着一个个头还没到她腰的小男孩。

  没办法,太淘气了,不控制一下,一秒钟就能跑没影。

  韩江出差法国一个多月,今天终于回来,温颜请了一下午假,带着三岁的航航来接他。

  温颜拽了拽他的帽子,“航航,一会见到爸爸,要说什么?”

  航航超大声:“爸爸我想你了!”

  “还有呢?”

  “妈妈也想你!”

  “乖。”

  两人等了一会,里面渐渐走出来一些旅客,温颜踮脚看,航航急得直跺脚:“妈妈你看到了吗?”

  “还没有。”温颜顺手扶正了他的小棒球帽。

  航航长得特别精神。

  帅。

  两只眼睛贼亮,滴溜一转就是个鬼主意。

  上幼儿园没几天,就有老师跟温颜说,韩译航已经是后排那一片小孩的老大了。

  温颜对此非常无奈。

  又等了一会,韩江终于出现。

  他穿一身休闲,身边带了个超大的黑色行李箱。

  看到温颜,韩江立刻把箱子推到一旁,温颜跑过去,直接跳到他身上,被韩江抱起来转了两圈。

  韩江使劲儿亲她一下,“等很久?”

  温颜搂着他脖子,摇了摇头,“没多久,你累不累?”

  “还行。”

  韩江脚下,航航一个猛子扑过去抱住他的腿,急的跳脚,“爸爸抱我!爸爸抱我!”

  韩江笑着弯腰一把将小东西拎起来抱在怀里,“航航乖不乖,有没有欺负妈妈?”

  “没有!我可乖了。”

  航航一板一眼地说:“爸爸,妈妈让我跟你说,她很想你。”

  温颜点点他脑门,“我是这么说的吗?”

  航航点头,“是啊,妈妈想你想的晚上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还没说完,小嘴儿就被温颜捂得严严实实,“别瞎说。”

  韩江略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想我想哭了?视频的时候怎么没说。”

  温颜清了清嗓子,“你听他胡说,他没一句正经话。”

  韩江空出一只手去搂她腰,有点暧昧地说:“晚上再跟你探讨这个问题。”

  温颜脸一红,“你别乱讲话,他什么都懂。”

  韩江把航航放在大箱子上,“抱着。”

  航航听话地抱紧。

  韩江一手拖着拉杆箱和坐在上头的航航,一手搂着温颜往出走,“爸妈呢?”

  “都在家。”

  韩江想了一下,“今天先回家,明天再去看他们。”

  温颜说:“你先回家休息好不好,我一会要送航航去上跆拳道课。”

  “不是周三吗?”

  “调课了,本来今天妈要送的,我说带他来接你,接完再去上课。”

  韩江点了点头,“我跟你一起去。”

  “那怎么行,你刚下飞机,赶紧回家休息,再说还有箱子呢。”

  韩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们不在家我回去干嘛,反正就一个小时的课,我陪他上完咱们一起回家,箱子放车上就行了。”

  韩江如今已经不在小山楼,如愿考上外交部。

  来北京后,他们在陆非那个小区买了房子,温颜在家直接能看到江嫣家的阳台。

  后来有了航航,施静和韩雪凇又在北京买了套房子,说是留着养老用,以后来看孙子也方便。

  岳城那边不忙时,他们偶尔也会过来住段时间,帮温颜带孩子。

  到了跆拳道馆,一楼左侧整个空间都是少儿组,孩子们已经到的差不多了,航航换了衣服,戴上蓝色的头盔和护肘护膝全套设备,像模像样。

  那头有人叫他:“老韩。”

  韩江看过去,对面女孩区域,陆非正蹲着给他家糖糖穿护膝。

  糖糖已经戴好头盔,看不到脸,但好像比上次见又长高了一点。

  糖糖大名陆知甜,比航航大八个月。

  孩子们都准备好,跑到场中央集合,陆非绕着墙边走过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韩江看了一下时间,“一小时前。”

  “啧,慈父。”

  温颜看他只有一个人,“嫣儿呢?”

  “今天有个什么颁奖典礼,没在北京。”

  “获奖了?”

  陆非特别自豪,“那必须的。”

  场中央,孩子们已经开始甩胳膊踢腿做热身运动了,温颜回头看了一下,拉着韩江的手,“去那边坐一会吧。”

  韩江跟着她过去坐下,陆非坐在韩江旁边。

  温颜偏头看韩江,“你累不累?要不靠我身上睡一会。”

  韩江捏捏她手,“不用,我看看他这一个月有没有长进。”

  前面还好,每个人做动作,踢板子,航航都是最有劲儿动作最标准的一个,但一到后面双人对战,他就蔫了。@.哒xs63点看

  今天又是他跟糖糖一组。

  韩译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陆知甜。

  教练一喊开始,糖糖就连踹带打,步步紧逼,航航只用双手护着前胸稍作防卫,并不进攻,眼看就要退到场外。

  糖糖一脚没踹明白,差点没摔那,航航还去扶了一下。

  陆非说:“看见没。”

  韩江:“看见什么,我儿子那叫绅士,不打女生。”

  陆非笑着说:“我闺女跟她妈当年一样厉害。”

  一节课结束,俩孩子吵着要坐一辆车,陆非说:“那我可把你儿子拐跑了。”

  “拿走拿走。”韩江直接牵着温颜上车。

  门一关,车里只剩两人,没了碍事的小尾巴,韩江

  就没再控制,直接将人摁在座椅上,压过来吻住她的唇。

  一时间,车里只剩两人不太平静的呼吸声。

  韩江亲够了,伏在她肩头微喘,手握着她手腕向下滑,与她十指相扣,“想我了吗?”

  温颜搂住他,“在机场的时候不是说过了?”

  “儿子说的不算。”

  温颜笑了下,“嗯,想你。”

  “哪想?”

  “你想让我说什么?”

  “你知道。”

  “我就不说。”

  韩江使坏地偏过头咬了她一口,“真想现在收拾你。”

  “公共场所,你要注意自己的行,韩大翻译官。”

  “你等回家。”

  温颜故意说:“回家也够呛,最近航航缠着我,必须跟我睡。”

  韩江说:“我在家,你看他敢不敢。”

  “……”

  陆非在小区门口等了好一会,俩人都没跟上来,他只好给韩江打电话:“你到底回不回家,不回我把航航带我那去了。”

  “下车吧。”

  陆非回头一看,韩江的车刚停在后面,他转头跟航航说:“你说你爸多烦人。”

  航航立刻反驳:“我爸不烦人!”

  “行行行你爸不烦人。”

  陆非绕到后面把航航抱出来,车里糖糖探出小脑袋,奶声奶气地说:“韩译航明天见!”

  俩小孩儿在同一个幼儿园。

  回到家,航航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在客厅里乱窜,韩江秉承施静养儿子的教育理念,多数时候对他都是散养政策,不太管,但他调皮的太过分时,韩江就会很严肃地看他,他就特别害怕,直接躲到温颜怀里。

  “韩译航,去洗澡。”韩江看他把整理好的一箱子玩具通通倒出来,大有玩个通宵的架势,故意板着脸说。

  航航可怜巴巴:“爸爸,我想玩一会。”

  “你自己定时间,玩到几点去洗澡。”

  航航掰着手指算了一下,“半个小时,可以吗?”

  韩江点头,“可以。”

  温颜在厨房热牛奶,今天热了三份。

  三个小碗依次排开,给航航的多一点,剩下的两碗平分,她叫了韩江一声,“老公。”

  韩江走过来,从后面搂住她的腰,亲她耳朵,“干嘛。”

  “你先洗澡呗,洗完牛奶正好可以喝了,喝完休息。”

  他

  洗澡一向很快,她知道。

  韩江有些懒地贴在她身上,“不想喝。”

  温颜哄他,“你乖一点,快去洗澡。”

  “那你呢?”

  “我一会给航航洗,他睡了我再洗。”

  韩江把她的身子板过来,摸了摸她的脸,“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温颜眼神温柔,盯着他领口的扣子,“说这个干嘛。”

  “我近期没有出差的计划,还有几天假期,在家好

  好陪陪你。”

  温颜微微点了头,“嗯。”

  韩江洗过澡后没去休息,半小时一到,就把小家伙抱到浴室,温颜已经准备好洗澡水,他说,“我来弄,你去歇着。”

  “嗯,记得给他用那个儿童专用的沐浴露。”

  “知道。”

  从浴室出来后,温颜也没闲着,把客厅里航航摆的到处都是的玩具重新收到箱子里,放回他房间,又简单收拾了一下茶几,随后打开笔记本处理本应下午完成的工作。

  明天要交两份设计稿,再忙也不能耽误正事。

  等她弄完工作的事,才发现浴室里已经没人了。

  航航房间的门半敞着,温颜看到韩江正侧躺在床边,航航已经被他哄睡着。

  他目光一直停在航航的脸上,有点看不够似的,又低头亲了亲,随后轻轻从床上下来,冲温颜摆了下手,告诉她:睡着了。

  韩江走出来,把房间门关上,转身直接抱起温颜,“轮到你了。”

  温颜推他,“我还没洗澡。”

  “我帮你。”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小别胜新婚。

  韩江到今天才真正深刻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这个澡洗了很久。

  结束后,韩江把人抱回房间,关了灯,搂着温颜,特别满足,“好久没抱你了。”

  温颜安静靠在他怀里,“你这次出去顺利吗?”

  “很顺利,而且我还见了几个那边的同学,他们知道我结婚了,给你带了好多礼物。”

  “是嘛,”她有点期待,“带什么了?”

  “明天给你看。”

  “嗯。”

  隔壁房间有声音,温颜条件反射般坐起来,往身上套衣服,“我去看下,你先睡。”

  航航虽然有自己的房间,胆子也大,自己睡过几次,但温颜还是不太放心。

  过去一看,他好像没有醒,只是无意识地哼了几声,温颜躺在他身边,温柔轻拍他的肩。

  没过一会,韩江跟过来,轻声问:“没事吧?”

  温颜摇摇头,无声说:没事。

  航航的床很大,韩江从床底爬上去,轻躺在另一侧。

  两人中间隔着小家伙,借着淡淡的月色,相视而笑。

  韩江握住她的手,“老婆。”

  “嗯?”

  “没事,就随便叫一下。”

  我会一辈子做你和儿子的保护神

  愿我们一家人,永远平安顺遂,喜乐无忧。

  ……

  后记。

  某天,施静跟韩江视频聊天。

  韩江看她愁眉不展,“怎么了?”

  施静说:“颜颜啊,一模考的不太好,英语成绩下滑十几分,我也不敢说什么,怕她心理压力大,我看她这几天心情都不好,饭吃的也不多,天天闷头学习,人都瘦了,真怕她哪天熬坏身体。”

  韩江皱眉,“

  不吃饭怎么行?她现在人呢。”

  “屋里看书呢。”

  “叫她过来。”

  施静忙说,“过来干嘛,你别跟她提这个,她更难受了,先这样吧,我这几天给她好好做几个汤补补身子。”

  @.哒xs63点看

  韩江问:“她这两年英语不好吗?”

  “其实也还好,就是不太稳定,忽上忽下,这次可能掉的猛了点,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不知道她的状态能不能调整回来。”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温颜在韩江房里复习。@.哒xs63点看

  前阵子隔壁邻居装修,她那边噪音比较大,施静就让她搬到这边住。

  做了一套物理卷子,温颜打开他的抽屉,想找个新的笔记本。

  手探到最里面,忽然摸到一个东西,凉凉的,她拿出来一看,是个小花猫摆件。

  脑袋还会动。

  温颜想起自己有个一模一样的小花猫,是几年前江振送她的,现在已经不知道压在哪个箱子底下了。

  怎么从没见过他也有这个呢?

  正想着,施静在客厅里叫她,温颜走出去,“静姨,怎么了?”

  施静刚刚挂断韩江的电话,特别无奈,“那小子说要回来。”

  温颜愣了一下:“什么?”

  “韩江,不知道抽哪门子风,说不想在那待着了,要提前回来,在办手续,过几天就回来了。”

  温颜花了好一会时间消化这件事。

  施静拿她这个儿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看了一眼温颜,“没事,我就告诉你一声,厨房里有牛奶,你喝了早点睡。”

  “嗯。”温颜转身到厨房倒了一杯施静热好的牛奶,回到房间。

  他的桌子上,放着好几盆她养的多肉。

  温颜在椅子上呆呆坐了一会,没有喝牛奶。

  她目光向上,看到书架上那本粉嫩颜色的漂亮本子。

  她拿下来,翻到最新的一页。

  低着头,认真写下一行清秀的小字。

  [他说要提前回国,有点开心。]

  [全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韩江和颜颜的故事暂时就到这里了,两个多月,谢谢大家一路陪伴,这章都出来冒个泡吧,我给大家发个小红包。

  下本准备写《全世

  界我最贪恋你》,开文时间我现在也定不下来,到时会提前在围脖通知。

  文案放这里,喜欢的话帮我收藏一下,专栏第一个就是(顺便也求一下专栏作者收藏哈哈),谢谢。

  我们下本见!

  年少时在一起,罗迹每天喜欢做两件事,陪她,睡觉。

  后来复合,喜欢的事多了一件,陪她睡觉。

  文案一

  高二那年,混不吝的罗迹追到了年级第一许沐,一

  场恋爱谈的惊天动地,轰动全校。

  没多久,许沐跟他提分手,一向高傲的罗迹这辈子第一次低了头,软声软气求复合,姑娘铁石心肠,座位调的老远。

  后来许沐转回原籍高考,两人从此断了联系。

  大四那年,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现场,两人重逢。

  针尖麦芒,互不相让。

  结束后,哥们问罗迹,“你认识那个美女一辩?”

  “不认识。”

  “那你们怎么辩的跟吵架一样,我看你凶的好像要吃了她。”

  “大概天生犯冲吧。”

  当晚,罗迹敲开她酒店房间的门,淡淡瞥了眼面前穿着睡裙,头发湿漉漉的姑娘,“里面没人吧,我来讨债。”

  文案二

  两校合作项目结束,一行人在机场候机准备返校,队长罗迹迟迟不见人影。

  打电话没人接,信息也不回。

  没多久,有人看到罗迹站在楼梯口,怀里抱着个眼泪汪汪的姑娘,嘴角的口红印还没擦净,低声哄着:“我下个月就过来,不,下星期就来,别哭了。”

  哥们:“……说好的天生犯冲呢?”

  那晚他说,“你哄哄我,说点好听的,我就愿意继续爱你。”

  我爱你,从初见的那一刻,直到银河打烊,从未停止。

  ——罗迹

  从未觉得人间美好,直到你来了。

  ——许沐

  *

  狠戾嚣张占有欲超强x外刚内柔治愈系美人

  破镜重圆,互相治愈,依旧he,甜

  女主没有铁石心肠,没有没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