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佬掌心放肆撒野 第 100 章 番外16.路问×艾嫒

小说:在大佬掌心放肆撒野 作者:温温妲 更新时间:2020-04-13 16:3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00章

  路问一脸不满,又扬眉觑了觑自己已经躺好的身体,示意她。

  艾嫒几乎秒懂他的暗示,脸颊猝然一红,“还、还早呢,才八点多。”

  她眼神飘忽。

  路问更不爽了,她这些借口一点新意都没有,十点前就说还早,十点后就说困了想休息,顾左右而他,就是不肯满足他。他这都洗完躺着了,她也不为所动,这个女人,也太狠心了些,他咬牙。

  而如果是路淙呢?

  二十四小时随时随地只要哭一声,不论大小她都要亲眼去瞅瞅才放心。

  她太偏心,他冷哼了一声,也不理,直接大步迈去,将她打横抱起,压着人就往下亲,还分出些许闲心去锁了个门。

  艾嫒恼羞埋在他怀里,嗔道:“干嘛呀。”

  旋即便是星星点点又带了霸道的吻落了下来。

  一通折腾下来已然深夜,从她怀孕后就不曾身心彻底愉悦的路问总算是餍足,“酒足饭饱”后细心温柔地帮她擦拭干净,又搂着她睡去,方觉人间值得。

  至于路淙,呵,一晚上没有他的世界简直不要太幸福。

  当然了,这只作为他单方面的想法,艾嫒第二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儿子,一边穿衣服一边还不忘埋怨几句路问,“有你这么做爸爸的吗?真实的,让我一晚上没见着我儿子。”

  以往她晚上十点才会离开路淙,半夜也会去看几次,这一回少瞧了好多次呢。

  刚刚晋级成妈妈的她对路淙的新鲜感还满满的,一时半会没瞧上都觉得亏了。

  路问忍了又忍,不断告诉自己,等他长大就好,等能抗揍了看他怎么收拾他。

  至于跟前这个小丫头,收拾起来就更容易了,只消趁着早上大好时光再来一次即可。

  艾嫒惊呼一声,还没穿好的衣服又被扒了。

  一通收拾之后,他揽着她不满道:“你因为他跟我结婚,结婚后又处处是他,艾嫒,你到底爱不爱我?你爱的分明是他。”

  艾嫒好笑,多大的人了,还能跟一个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吃起醋来。

  这个孩子她怀的辛苦,一生下来又弱小得很,她哪能忍心不仔细照顾着?恨不得把命都给了他。

  再者说,她第一次当母亲,新鲜感摆在那儿还没过去呢。

  却不成想,引来他这么多的埋怨了。

  不过她辛苦,他也辛苦,她都看在眼里的。

  孕期她受罪,他也跟着瘦了一圈,她坐月子将养着的时候他才回了点肉。她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他也跟着急得眼睛都红了,她平安出来之时,他握着她的手像是在捧着什么稀世珍宝,她看在眼里不能不动容。

  淙淙月子时会有些时候在她睡觉的时候突然哭闹,她一醒来,入目的也是他笨拙地哄孩子的身影,小声跟淙淙“打着商量”,“小点声好不好?待会又把妈妈吵醒啦。”

  暖流和歉意难得盈满

  艾嫒胸腔,她扶着腰过去,信手拈来地一撒娇,“怎么会是因为他结婚?是因为呀,你求了太多次婚,我舍不得了,再说了,你和我本就是两情相悦,结婚是迟早的事,他的到来只是加速了一点点而已嘛。”

  她说起瞎话来都不带喘气的。

  路问还偏偏就信了她这甜蜜语,挑眉,“真的?”

  “当然是真的!”她又道,“再说了,我为什么爱他?因为这是我和你的孩子呀,所以我才爱他。你说结婚后处处是他,那你这不是废话么?他还那样小,等他大点我肯定就不操心那么多了,多操心操心你,好不好?”

  这话,实在是让路问受用得很。

  路问心满意足地勾唇,那股子怨气硬是烟消云散。

  *

  路淙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人当属他爸爸了。

  他作为路家独子,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极尽阿谀,家里人更是宠爱非凡,唯有路问,对他永远是铁面无私,该打就打该骂就骂,动辄就黑着脸。

  也就导致路淙作天作地完以后看到路问,立马收起拳脚,多少有些害怕之情存在。

  作为父子关系,僵硬尊敬有余,柔软亲近不足。

  艾嫒看在眼里,打定主意要让这父子俩好好相处一次。

  她选了个路长平和葛云荷去旅游的机会,自己也跑去出差,还特意给阿姨放了个假,将路淙留给了路问一个人。

  临走前又担心儿子安危,一再叮嘱路问,“好好照顾他,掉根头发我都唯你是问哦。”

  这话是夸张了些,不过配上她凶巴巴的表情,路问勉强点了点头。

  路淙瞪大了眼睛不想面对接下来的一切,想说点什么,想跟妈妈说她这样做他会很危险的,可是爸爸在这,他有好多话硬是给噎了回去不敢说。

  艾嫒心软的一塌糊涂,又不得不走,一咬牙拉着行李就出门了。

  路问和路淙大眼瞪小眼的,最终路问拜倒在他说要吃饭之下。

  家里阿姨也被支走了,吃什么饭?只能出门吃了。

  路淙摸了摸有些发凉的手臂,小脸上一本正经又小心翼翼地说:“爸爸,我觉得我得穿件外套。”

  路问:......

  他停下想直接带他出门的心思,皱着眉带他去他的房间里打开衣柜——

  路家房间多,艾嫒的衣帽间大的出奇,她本来也想给儿子打造一个,被路问拦住了,“孩子的衣服换得快,用不着买多少,衣帽间也是多

  余。而且衣帽间是女孩的东西,等他长大一点再说吧。”

  他理由充分,有理有据,成功阻止了艾嫒——开玩笑,她可是自诩勤俭持家,孩子还小,长得快,衣服都穿不久,不用买太多。

  哦,但是她买的每一件也没见便宜到哪去。

  路问看了眼艾嫒整天嫌弃儿子衣服少的柜子,沉默了一会,觉得以后老婆的话还是不能多信。最后他指了指衣柜,跟路淙说:“来,自己挑一件穿上。”

  路

  淙心里默默嫌弃了下爸爸,自己找了一件,自己穿上。

  穿戴好就说:“爸爸,我们走吧。”

  路问还真认真思考了一下应该带他去吃什么,贵的精致的这位小少爷也没少吃,好不容易有机会父子俩一起相处,怎么也得带他吃点特殊的。

  最后父子俩坐在了一家面摊上。

  以前和霍饶一他们经常去,长大后倒是许久没去过了,这家面瘫的老板都从中年步入老年了。

  要了两碗面,路问突然意识到时间过得是真的快。他有了儿子,霍饶一有了女儿,他们五人不再是毛头小子,都已各自成家立业了。

  他把面推到路淙面前,“吃吧。”

  自己三两口地解决了一碗,让老板再来一碗。

  路淙一碗都没吃完呢,他唆着面条,震惊地睁大眼睛问路问,“爸爸,你怎么吃得这么快呀?”

  不过这家面是他没吃过的味道,真的好好吃。

  路问看着路淙,就好像看着小时候的自己一样,难得柔声道:“这家店是爸爸和霍爸爸他们几个以前经常来的,太久没吃了,所以吃得急了。怎么样,好吃吗?”

  路淙难得见爸爸对他如此温柔,他都有些受宠若惊。他又唆了一口,嘿嘿笑:“好吃。”

  路问难得感受到做爸爸的感觉,摸了摸他的头,良心发现地问:“待会想去哪玩?”

  “游乐场!”他眼睛亮亮的。

  本来想回家处理公务的路问脱口而出那么一句话,也不得不带他去了。

  玩完游乐场,他还带路淙去了他们以前常去的游戏厅,玩了个尽兴,到了半夜十二点才带

  本来一直对霍饶一家的女儿羡慕不已的路问今晚突然安慰自己:生儿子也是有好处的,可是当成兄弟一样相处,而且养他就好像在看着自己小时候,看着自己一点点顽皮着长大,带他将自己玩过的一切都玩个遍,这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

  如果他生的也是女儿,他也喜欢,但他会带她去游乐场,去旅游去城堡,绝对不会去游戏厅的。

  本来路问打算这几天就这样带他随便玩玩就过去了,可是路淙的幼儿园通知说,要举行一次亲子活动。

  作为晋城最有名的贵族幼儿园,非常重视亲子间的相处和关系,亲子活动经常举办,以前有艾嫒一起,路问觉得还算轻松,可是现在他一个人对付这个小魔头,不免有些头疼。

  路淙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对略显忧愁的路问又道:“爸爸,明天

  亲子活动上还要交一份水果拼盘哦。”

  “什么?”

  “用水果打造出一个童话世界。”

  路问:……啥玩意儿?

  还用水果打造童话世界?咋不上天呢?

  他非常谦虚地去询问了傅樱,傅樱拍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他们一家已然做好的霍悠我的作业:用山竹和苹果香蕉什么的围出了一个公主和王子,王子手里拿着一束花在求婚,花瓣就是山竹。

  这幅作品简

  直完美,完美到路问差点给跪了。老大就是老大,宝儿就是宝儿。

  路问沉默了很久,一声没吭。

  这都是什么作业,现在的小孩子自己能做出来?!这是给孩子的作业还是给家长的作业呢?!

  他把吐槽跟傅樱一说,傅樱解释:这是亲子作业,意思是让你和淙淙一起动脑思考一起做呢!

  路问很无奈。

  只可惜家里只有他一个大人,其他人全部不在。

  在外面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路大少爷此时此刻谁能想到也为一个幼儿园的作业发了愁?

  路问和路淙一起做到晚上十点多,路淙已经打了好几个哈欠,路问到底于心不忍,让他先去睡。

  妈妈和奶奶、阿姨在的时候肯定有睡前故事听的路淙乖乖巧巧地抱着个玩偶去睡了,走到房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爸爸,还正在为他的作业紧蹙浓眉,手里拿着一片橘子不知如何下手。

  路淙肉嘟嘟的小脸上抿着笑,蹦着回屋睡觉去了。

  他不止有一个好妈妈,也有一个好爸爸。只是爸爸比较笨,不太会表达他对自己的爱而已。

  路问那天晚上到了凌晨三点才睡,他高考都没这么认真过,跟艾嫒在微信上狠狠诉了八百字的苦。

  艾嫒真是笑得不行,同时还很好奇被他做了那么久的水果拼盘是什么样的,想看看,可是路问死活不给,直接电话都不接了。

  艾嫒:……懂了,心疼儿子一秒。

  霍悠我的水果拼盘是幼儿园里最好看的,而路淙则相反,所有老师都没看出来那是个什么玩意儿,他被评为了最后一名。

  傅樱很好奇地问了一下路问,因为是她,路问才扭扭捏捏地说了几句,“那、你看着不像是王后抱着个王子吗?旁边还站着个国王呢。”

  他瘪瘪嘴,这群人真是太没眼光,太没审美了。

  傅樱愣了愣,在他的描绘和那个拼盘上目光来回转动,愣是没看出来。‘’

  她差点笑疯了。

  作为当事人的路淙却很淡定,即使被评为了最后一名,他的小嘴边竟然还带着笑,而且是很真实的笑,不是强颜欢笑。

  傅樱问他:“淙淙呀,今天怎么这么高兴?不会怪爸爸吗?”

  路问也竖起了耳朵去听。

  毕竟他实在有点赧然。

  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会不会怪他。

  路问瞥了眼睛去瞧。

  他的一举一动傅樱都看着呢,他

  说是对路淙有多严厉有多严厉,其实也就是个嘴硬心软的。她这话也是为他问的。

  路淙的小脸上很认真,“不会怪爸爸呀,我高兴就是因为我和爸爸一起做了作业。妈妈说了,结果有时候并没有过程重要,我从过程中感到快乐就够啦,拿不到一等奖是因为爸爸在这方面并不擅长,可是爸爸在其他方面很擅长,我知道的。”

  傅樱啧啧称奇,艾嫒看上去那么不靠谱,其实还挺会教孩子的嘛,路淙小小年纪都是个小暖男了

  她揉了揉路淙的头,“淙淙说得对,爸爸很用心地在帮淙淙做作业了,只是爸爸不擅长所以拿不到奖,可是爸爸还是需要夸奖的对不对?”她挤眉弄眼地暗示淙淙。

  淙淙会意,跑过去在路问旁边拉了拉他的手,略有几分害羞地说:“爸爸,你低下头,低一点。”

  路问不知他要做什么,顺从地蹲下来与他平视。

  路淙红着小脸往他脸边凑,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声地说:“谢谢爸爸。”

  路问登时就愣住了,心软的一塌糊涂,嘴角压不住地往上翘。

  *

  艾嫒出差回来的时候明显发现父子俩之间关系悄然间变得好了很多。

  以前永远只会找爷爷奶奶妈妈阿姨的路淙开始找爸爸了,路问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抱她,抱完她一般就结束了,可是现在还会去抱抱路淙。

  她吃惊得很,她才走了几天,这是发生了什么?

  父子俩说好就好了起来?

  不过她当然是喜闻乐见的。

  父亲和儿子之间很少有融洽的,大多是冲突、矛盾,可她不希望路问和路淙这样,她更希望他们永远都和朋友一样相处。

  她设想的很美好,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虽然父子俩关系改善,可是在关于她的抢夺战中,依旧是刀光剑影。

  而且关系改善后,淙淙越来越不怕爸爸了,似乎看透了路问不会拿他如何。

  以前睡前自己就回屋了,现在要睡觉反而抱着枕头来找妈妈,小眼睛水汪汪的,可爱极了,“妈妈,淙淙想和你一起睡。”

  根本让人不忍心拒绝。

  @记住杰-米-哒xs63

  路问在一边黑着脸,他正准备今晚上来做点什么坏事,这臭小子......

  “不行。”他想也不想就拒绝。

  路淙说:“爸爸,我不和你睡,我和妈妈睡,我不睡你们中间,我睡妈妈旁边,所以你说‘不行’按理来说是没有用的。”

  虽然他才读幼儿园,可是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词汇量特别丰富,其他孩子还不太会说话的时候,他这都能和路问来个辩论赛了。

  路问脸黑如锅底,小小年纪还懂挺多,还知道什么叫“按理来说”。

  “可是我和你妈妈是夫妻关系,我和她睡是合法的,你和她睡你有法律证明可以吗?”路问扬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路淙皱着小眉毛,在脑瓜子里思考着路问这

  话是对是错。

  路问才不给他思考的机会,等他反应过来又没完没了了,立马拎着他回他屋里,“赶紧回去睡觉。”

  他放下路淙就要走,路淙却一把揪住他的袖子,“爸爸,想听故事。”

  路问拧着眉,强迫自己耐心一点,作为爸爸的责任心在压抑着他回屋找老婆的冲动,他在床边坐下,“想听什么?”

  “纪梵希和赫本的故事。”

  路问:......

  小小年纪懂的怎么这么多。

  最后路问给讲了个英国王子的成长故事。

  路淙勉勉强强同意了。@记住杰-米-哒xs63

  不过实在太无聊了,而且路问都不会富有感情地讲故事,没讲两句他就睡着了。

  路问成功脱身,回屋找老婆去了。

  艾嫒已经昏昏欲睡,见他回来,慵懒地打了个哈欠,问:“怎么这么慢呀?”

  “给他讲了个故事,不然不让我走。”他委屈。

  艾嫒一下子睡意都跑光了,她都没往路问给讲故事那方面想过,一时间眉间染笑道:“看不出来,路大少爷日益成为了一个好爸爸嘛,还知道给儿子讲故事了。”

  路问可没心思再跟她说那个小萝卜头了,跟饿狼扑食一样的就往上扑,“醒啦?那我们做点运动再睡——”

  反正姜还是老的辣,路淙能跟路问抢得过妈妈的次数屈指可数,几乎没有。

  ***

  霍家只有一个女儿,路家和其他几家都生了一个儿子,霍家的小公主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比之其母傅樱尤甚。

  从前他们这个圈里还有傅家的两个女孩和一个艾嫒,女孩子还算多,可是这一辈竟然全部是儿子,连傅鸢都生了儿子。一时间霍悠我就成了香饽饽,每个人看到她眼睛里都在放光。

  她不止在霍家是横着走的,在整个晋城都可以是横着走的。

  说起傅鸢,也是个骄傲性子,一直以来都没找到她口中的什么“心爱之人”,到了傅樱的女儿都出生一年多了她也依旧未婚。

  傅存怀和程舒媛都急死了,可是她从小到大那性子就知道不是个会被逼着结婚的人,甚至连相亲都不会去。他们除了干着急也别无他法。

  好在还是在霍悠我一岁的时候傅鸢带她去上早教课的时候认识了她的丈夫,一个早教机构的外教,幽默诙谐,又是她喜欢的长相,几乎一瞬间她就觉得她恋爱了。

  霍饶一和傅樱对于早教什么的没什么想法,那天傅鸢就是突然很想带着外甥女去上一次,听她的小姐妹说对小孩子的大脑发育很有好处,而霍悠我又是她最疼爱的孩子,她第一反应就是要带她去。

  傅樱劝过她,或许没什么必要,她要是没时间的话就不用了,可是那个念头就跟着了魔一样,傅鸢坚持要带霍悠我去,傅樱也就无奈地从了她,这一从,她就遇到了史蒂夫。

  遇到史蒂夫的时候她才知道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不然她一

  个未婚女子怎么可能会来什么早教机构?而且她的妹妹又对这类不感兴趣。这不是上天注定是什么?

  史蒂夫对这个突然出现在生活中的中国女人感到很神奇也很好奇,可她热情如火,大方坦然,他很喜欢。

  傅鸢追了不久,就成功了,两人飞快地谈起了恋爱,又飞快地闪婚了。

  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傅存怀和程舒媛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脑子里都没有大女儿有对象的认知,可他们连孩子都快要有了。

  其实所有人都没想过傅鸢的丈夫会是一个早教机构的老师,毕竟她可是晋城出了名的豪门千金,从小到大骄傲得意,拥有绝佳的身世,也拥有光明的前途和未来。

  在这之前任何一个人跟傅鸢说她以后会嫁给早教机构的老师,连她自己都不会信,只会勾着红唇轻蔑地看那人一眼,不以为意。

  但是就是这么神奇又不可思议,傅鸢就是嫁给了史蒂夫,在圈里一度成为争相讨论的对象。

  @记住杰-米-哒xs63

  行吧,结婚就结婚,说不定婚后就后悔了。

  可是他们婚后感情不仅没有变淡,不仅没有觉得后悔,反而急剧增温,陷入火热的婚后恋爱之中。

  婚后一年就诞下一子,中文名叫傅泽安。

  老外对中国姓氏不太在乎,姓史不太好取名,那就姓傅。

  说起这个傅鸢也是有点怨念的,因为傅鸢以为她也能生个女儿的,跟霍悠我一样的女儿,不仅能满足她对女儿的幻想也能给喔喔做个伴,可事实就是这么残忍。

  但也没关系,她很快就释然了——她还有喔喔可以宠呢,外甥女和女儿没差。

  大院里几年里陆陆续续的多了好多小孩,但是吧,都是男孩。这女孩就成了宝贝疙瘩。

  是以虽然霍悠我是最大的,但是几户人家的小不点儿从小就知道他们是男子汉,要保护姐姐,是以霍悠我就跟个霸王一样地长大,根本没人会去和她争抢任何东西。

  身负多人宠爱,幸亏有其父霍饶一严厉教育才没让这小公主走上什么歪路。

  霍悠我的童年完美得不能再完美,堪称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童年也不为过。

  而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和淙淙,安安玩游戏,或者就是去探班妈妈,探班爸爸,嘻嘻。

  全文完——2019.11.30by温温妲

  作者有话要说:码了一天,头晕眼花的,好歹是放上来了哈哈

  番外到此结束,全文完结啦。(蠢妲不争气地掉眼泪中

  大家可以帮忙评个分哟~=3=

  新书《太太说她不想掉马》会在十二月中底一月初开文,最迟也就一月四五号了,不会太晚,陪你们过冬,陪你们过年。

  具体可以关注微博,开文时间确切知,嘻嘻,可能也会在微博发第一章试读,双向暗恋的小甜文=3=

  这本书一路走来感谢各位宝宝支持与喜爱,当

  然也有很多非议,但我希望你们请勿看了文案就轻易下结论,可以尝试着看看书再说。

  最后,拥抱大家,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我一直在这里,一直写,下本不见,就下下本、下下下本见,反正江湖一定还会再见的,我坚信=3=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星子2个;爱你哦小可爱=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