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爸戏精 第两千八百七十六章 花季雨季的花语

小说:奶爸戏精 作者:面包不如馒头 更新时间:2020-08-11 00:35:0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有个很麻烦的现象。

  关荫的老同学很多,章濛刘小孜就很活跃。

  可她们现在始终也不提当年高中的有些事情。

  这叫为尊者讳。

  这让关荫很头疼。

  主要不是怀念那时候。

  娃儿妈说得很好,你当时压根就没啥花花心思。

  所以这事儿你压根不用避讳。

  可老同学一避讳他反而难办多了啊。

  本来没啥事,你们这么一讳莫如深真跟有啥事似的。

  还有一问题,你们这么一讳莫如深就等于把马晴给孤立了啊。

  据说,现在一些老同学聚会都不叫人马晴。

  胡闹!

  要不是没理由关荫还真想去看看马大叔。

  那是个很好的人。

  小酒馆,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多公斤的马大叔正借酒消愁。

  他就是忽然感觉有点恐惧。

  “哟,小关回来了?”这时,酒柜后面店家一声大喊。

  谁?

  那小子?

  马大叔心里有些不太快活。

  多好一孩子,怎么成别人家女婿娃了呢。

  回头一看,女儿在前头那小子就跟尾随似的跟后边。

  “这小子,好事儿都让他办得跟干坏事似的了。”马大叔摇摇头,都不稀罕起来。

  你就是皇上来了,你当年也是个敢跟老子干架的小混蛋啊。

  关荫过来一屁股坐下,看看桌上的菜有点嫌弃。

  “你还开饭馆的人,就这几道菜能喝酒啊?”关荫咂咂嘴。

  马晴愣住了。

  这货啥时候跟过来的?

  老同学们都避讳他们那点破事儿,他还凑上来找揍啊?

  景副院估计不会动手,那是个出了名严肃的大人。

  可赵老爹不好惹!

  难不成这货还敢真打他老丈人?

  小马看一眼老马,摇摇头索性上班去了。

  马大叔这才打开了话匣子说:“你咋还不怕李老板找人打你?”

  “凭啥?”关荫一瞪眼怒叱。

  他认为:“李老板何等人物,岂能无缘无故打人?那可是出了名讲道理懂礼貌的企业家啊,你不要败坏我老丈人的名声,小心我跟你拼酒!”

  “滚蛋。”马大叔挥手,“这点酒,爱喝喝,不爱喝聊两句,忙你的去。”

  “别啊,好歹咱俩也是打出来的交情,虽然你一米九,被我摁在墙角一顿打,但是你好歹也是请客吃饸烙,还招待了两瓶啤酒的人,虽然吃的我吃了,喝的你喝了,可那也是打出来的交情,你咋还越到后来越抠门儿了。”关荫连忙回头问,“有一八六二年的柳湖春没有?马大叔请客,我得多喝两瓶。”

  老板无奈道:“你也不怕喝坏肚子啊?”

  咱凉城酒厂啥时候才开的?

  这就让跟过来的记者奇怪了。

  这货又跟一美女的老爸有啥交情啊?

  “那你们是不知道,这小子从小就很横,上高中那会,我一听说居然有人跟我女儿早恋,哦,实际上没那么回事儿,这小子能打,学习又厉害,小丫头爱慕,那是正常的。”马大叔讲究,“你们别乱报导,啥事儿没有,小手都没拉过。”

  你咋知道的?

  “老子跟踪过。”马大叔特横。

  关荫就哼哼,你跟踪个啥。

  我们跑崆峒后峡玩,你知道这事?

  当然,是和很多同学一起去的。

  而且也啥没发生过啊。

  这一点要始终牢记。

  “这不是打了一架么,回头就吃饭,几道菜,两碗面,那面,可真多。”关荫比划道,“一碗能有八两面,当时两块五,我吃了,要喝酒,马大叔又动手,压根不给学生喝酒,人家不稀罕坑别人的娃给自己女儿找机会,这交情,就从那开始了。”

  一记者挑事:“天后知道吧?”

  废话。

  高中大学同班女生有一个是媳妇儿们没调查过的吗?

  但是出门在外要注意给媳妇儿们塑造光辉形象啊。

  关荫说:“这事儿我写日记里了。”

  所以?

  你的日记还能给人看?

  给人看的还能是日记?

  “不说这个了,那今天又为啥喝闷酒啊?”关荫往嘴里扔了一块虾片儿。

  马大叔:“……”

  这娃咋还跟当年一样?

  “后悔啊。”马大叔急了。

  多好一孩子就这么被别人抢走当女婿娃去了。

  “这要当年我鼓励一下,你哪怕上大学生了娃那也挺好。”马大叔诉苦。

  一杯闷酒喝下肚,马大叔说起了别的事儿。

  原来,马晴遇到事儿了。

  大学的时候,马晴谈过一男朋友。

  那小子看着挺重情,可办事儿透着一股邪乎劲。

  这大学毕业都几年了,当时说了分手现在他又找了回来。

  马大叔透露:“主要是办事太扯,三十岁的人,隔了好几年,进门往院子里一跪,对自己一顿巴掌,说什么不该分手,错过好女孩,这不是扯呢嘛。谈恋爱,男人女人都要有自己的尊严,你连自己的尊严都不要了,你能在乎我女儿的尊严吗?这种人,结了婚……呸,他就是个结过婚,结果发现老婆不漂亮,脾气不温柔,总之就是除了彩礼很高一无是处的女孩子,所以就跑来找别人?”

  那人家要是真的想通了咋办?

  “想通啥,你就是来找,最起码你也得是个单身吧?你还没离啊,就想一头牢靠一头再踹开?这种人我压根瞧不上。”马大叔看两眼关荫叹息,“你说你这么混蛋的一个人咋就被别的人家抢跑了呢。”

  是吧?

  关荫很高兴。

  毕竟这也是对他的认可,至少尊重他是个优秀女婿娃。

  记者们集体就:“呵呵呵。”

  你是没见过赵老爹暴跳如雷还是没见过李老板满脸杀气?

  那都是被你这个混蛋女婿娃给气得。

  “啥大富大贵的我不想,人要好那就是一个女人遇到良人了。”马大叔端起酒杯,“你得喝饮料,万一出门儿遇到个啥间谍,你还得打架。走一个?”

  “那是。”关荫举起了菜盘子示意吃。

  老头儿心情是很不好。

  不过关荫对那老太太没啥好感觉。

  对他孙子是很好,但做人太势利。

  关荫记着有一次开家长会,老太给重孙女开会来。

  结果一见面,老太就给班主任告状。

  还告的是关荫“勾引”她重孙女的事儿。

  这把班主任都气笑了。

  “他家啥情况我知道的很啊,”老太放话了,“一个女子两个儿子,卖掉女子都不够给儿子娶媳妇儿,我重孙女可不能嫁到穷家里去的,你们要不看着,要是出点问题,我死了都要变成鬼追到你家打你去。那个穷娃娃不能祸害我们家的女娃。”

  不过……

  关荫想的很简单,死都死了那就不想这些了吧。

  再说,他压根就没想过那老太有啥可憎的。

  你面目可憎,那也是你的问题。

  你嫌我家贫,我还怕跟你成了亲戚把那种势利眼的大毛病传到我家来。

  “花季雨季啊,别人的花季雨季是啥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的花季雨季就是跟各路歪脑子斗争!”关荫挺得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