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地狱。

  沈浪费尽千辛万苦,以最快速度穿越地狱,终于在第七日后抵达了第十七狱。

  一路闯来,沈浪并未遇到太大的危险。

  前十六狱几乎畅通无阻,除了个别层遭遇到的狱主略有些难缠之外,几乎没让沈浪感觉到太大的压力。

  但自闯入第十七狱后,压力陡增,在这一狱游荡的恶鬼实力变得十分强大,绝大多数都有着罗天上仙的修为。

  第十七狱巡逻的鬼差傀儡数量明显比上一狱要多出许多,也有着罗天上仙中后期的战力,明显比之前几层的地狱高出一大截。

  事实上,在这一狱受罚的亡灵也与众不同,沈浪能明显感觉他们身上的恶欲怨念极其强烈,即便在忍受着残酷的刑罚,依旧难以消除他们恶欲的根源。

  第十七狱的亡灵邪恶到甚至会通过彼此吞噬的方式,来壮大自身力量!

  通过无限吞噬其他亡灵的极恶亡灵力量会变得相当强大,最强者甚至能接近罗天上仙,并生出灵智!

  这种吞噬其他亡灵的极恶举动会被视为无可救药,在十七狱巡逻的鬼差会直接将这部分极恶亡灵处死。以前这一狱都会有大量的地府精英修士协助看管,但自地狱之门被地藏王菩萨关闭,这第十七狱也被荒废了十亿多年,与当初相比早就大变了一个样,可以说是乱成

  了一团。

  第十七狱的鬼差傀儡几乎每日都在与强大的极恶亡灵厮杀,由于傀儡的数量太少,根本就难以管辖第十七狱的秩序。

  沈浪来到此狱后,到处都能看到大量的亡灵在吞噬厮杀,这一狱的秩序彻底失衡。

  他好端端的在天空中飞行,都会吸引相当一部分强大的亡灵和恶鬼来主动攻击自己。

  甚至还有个别几个强大的亡灵占地为王,号令一群亡灵小弟,统治着一片区域,攻击外来者。

  好在这一狱真正能堪比狱主的亡灵屈指可数,对沈浪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沈浪借着魔种之威,一路杀到了第十七狱尽头,耗时不算多。

  第十七狱的尽头是一片绚丽的花海,花海中五颜六色的灵花盛开绽放,绿草如茵,精美绝伦。空气中充斥着浓浓的花香,深吸一口气,沁人心脾。

  花海中央有一座长长的甬道,径直通往花海尽头的一处幽谷,第十七狱的轮回隧道便在那幽谷之中。

  所有亡灵必须穿过甬道,才能进入轮回隧道。

  可能是第十七狱本就混乱,能来到尽头处的亡灵少之又少。

  对比十七狱的其他场所,这片区域显然安静了许多。

  沈浪心中微动,之前踏过的十六狱从未见到过花草,突然看到的这片花海,让沈浪瞬间想到了彼岸花。

  也不知这花海之中有没有彼岸花存在?

  他来黄泉地狱,目的不仅仅是找到吕洞宾的一魂一魄,也是想寻找苏若雪的线索。

  之前魅儿告诉自己,苏若雪飞升之时出了岔子,留下过彼岸花,魅儿将其中一朵带到了真仙界。

  先前早有听说,地狱有彼岸花存在。

  既然眼前是片花海,沈浪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当即开启修罗圣瞳,仔细窥视者花海中的众多灵花。

  可惜,这花海中的灵花众多,但并没有彼岸花的影子。

  不过这花海区域足够大,沈浪的修罗圣瞳甚至都无法完全窥视花海的全貌,他正欲遁空朝着花海深处飞去,试图寻找出彼岸花。

  就当他飞遁至花海区域的一瞬,魂体陡然感觉到一股较为强大的空间阻力,这股空间阻力令自己的魂体如深陷泥潭一般。

  “禁制之力?”

  沈浪心中略感惊疑,这里空间阻力倒不像是地狱中原有的禁制,更像是人为制造出的禁制封印。

  在此禁制的影响之下,来到此地的亡灵无法踏入花海之中,必定走特定的甬道才能抵达轮回隧道。

  四周的花海就像是被禁制保护了起来。

  以沈浪魂体的修为,虽然在花海区域内感受到了明显的阻力,但也不至于完全无法飞行。

  沈浪强行运转混沌灵力,压制住了这股空间阻力,不急不缓的朝着花海深处飞去,眉心处的修罗圣瞳泛起璀璨高贵的暗金色光芒,急速扫动花海四周的场景。

  不多时,沈浪便来到了花海的尽头。

  在尽头处,他终于看到了少量的彼岸花!只见花海的尽头处,孤零零的绽放着十几朵鲜红如血的彼岸花,一朵朵彼岸花盛开的极为艳丽,但花芯中竟流淌着一丝丝鲜血,华丽之余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感

  “彼岸花!”

  沈浪心神巨震,魂体骤然飘落至花海中。

  随意摘下了几朵血色彼岸花,沈浪眉心处的修罗圣瞳光芒一涨,恨不得将这几朵彼岸花的纹路都窥视清楚。

  待仔细观察了一阵后,沈浪眼中难掩失望之色。

  “不对,不是这种彼岸花……”

  沈浪皱眉叹气,虽同为血色彼岸花,但花海尽头的这几朵彼岸花太过普通,与苏若雪飞升时留下的彼岸花完全不同。

  “这位公子,你也喜欢彼岸花?”

  就在沈浪失望之时,耳畔突然想起一道银铃般的飘渺妩媚之声。

  “谁!”

  沈浪面色大变,翻手祭出阎罗巨镰,转身一劈!

  “轰!!!”

  阎罗巨镰掀起冲天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后方的那道血色影子。

  “咦?”

  血色影子发出一道惊疑之声后,身形如鬼魅般往后急速位移,堪堪避开了沈浪一击!

  定睛去看,那血色影子竟是一名身穿血裙的少女。

  血裙少女十七八岁的样子,身材娇弱,玉梳绾发,眉目如画,肤如白雪,腰如约素,玉足修长。

  乍眼看上去,如画中走来的古典美人,但她的双眸漆黑如墨,毫无神采,美貌之外竟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惊悚之感。

  “嘻嘻,好久没有见到过冥器呢,公子难道是地府来的鬼使?”

  血裙少女掩面娇笑,漆黑双瞳反复打量着沈浪,俏丽的脸蛋尽显妩媚之色。

  “哼,你便是十七狱的狱主?”沈浪也打量起眼前的这血裙少女,总感觉此女与其他狱主相比有着明显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