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道之凤凰涅槃 第四百八十二章 绝不会!

小说:梦道之凤凰涅槃 作者:二月六书 更新时间:2020-07-14 06:21: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劫两人过的都不轻松,白隙爻生生的受了那八十一鞭的雷劫,全靠一口气撑着才没有倒下。

  相对来说在那雷劫之中的罚之力褪去之后,洛秋玄手脚自由,再应对起这天雷来便轻松许多,当他承载住最后一击天雷将其吸收后,那双本深邃如海的眸子在开合之间隐有雷霆闪过,蕴含天威。

  在他睁开眼的那一瞬,那雪白滚圆地心石便咻的一下滚进了他的怀中,那亲昵的模样,仿佛是遇到了亲人一般。

  洛秋玄垂眸看了一眼,将其收起,抬眸去寻白隙爻,便见其摇摇欲坠的狼狈模样,心一下子提了起来,瞬间便到了白隙爻的面前,将她半抱在怀中“怎么回事?”

  触手的粘稠湿润,才发现那裂开的白衣之上,除却雨水之外,便是她那几近透明的血。

  洛秋玄的手抖了一下,同时亦是恨死了她血液的透明,让他不能第一时间知晓她的受伤。

  白隙爻虚弱的摇头“无事,一点小伤”

  “无事!无事!你哪一次是真的无事了!”洛秋玄怒吼出声,满身的戾气,夹杂着深深的指责“是不是将这条命给折腾没了才算有事!”

  大雨淅沥而下,模糊了人的视线,发丝披散,有几缕碎发贴在了他俊朗的脸上,眼眸沉沉带着犀利的光芒,唇角下压,显示着他的心情极其的不好,有暴风凝聚,不能触其霉头。

  白隙爻看着这样的洛秋玄心中暖暖的,也甜甜的,她扬起嘴角“你是在关心我吗?”

  “闭嘴!”洛秋玄恨不得将她打上一顿,一把将其抱起,目光沉沉的扫过四周,清楚的感知到有不下五道强大的气息,极快的向这边赶来。

  洛秋玄看了眼四周,在那池没有被波及的莲花池中微微一顿,继而让白隙爻开启梦境,两人瞬间又回到了梦境之中。

  桃花林的木屋内,洛秋玄伸手便去扒白隙爻的衣服,后者一惊,伸手去阻,却没能成功,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只能任由洛秋玄施为。

  洛秋玄看着她后背纵横交错焦黑翻着血肉的伤口,脸黑的能滴出水来,咬牙切齿的怒喝了一声“白隙爻!你想死么?!”

  几次了?几次看到她这般伤痕累累的模样!眼前闪过她一次次受伤的模样,明明是可以躲过的,只要她进入梦境之中,又有谁能奈何的了她?包括他在内!

  可她倒好,每次都是这般将自己弄得浑身是伤,甚至是在面对他时,更是傻傻的默默承受,不知反抗!

  洛秋玄心疼到了极点,颤抖着手想要触摸那些伤痕,又在半途停下,红着眼咬牙切齿的骂了句“活该!”

  白隙爻一手扶着床揽,硬撑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听着他的怒骂声,嘴角杨了扬,想说自己真的没事,出口却成了“你别骂,我头晕”有几分的撒娇的意味,却因着她清冷的嗓音别有一番滋味。

  洛秋玄哼了一声,将她的长发撩起烘干,随手挽了个髻,用根……嗯,藤条固定,说是藤条其实也就是那天降草的根茎,被他随手拿来一用。

  而后用清水一点点的帮她清洗伤口、上药,只是当手触及到她后心处的那道伤疤时,手指微顿,这是当初在鬼谷禁地初见他给的那一剑留下的伤疤,还记得那时他冰冷的说这是她欠他的,而她亦是应了的。

  她当时问他“你当真恨我至此吗?这般可让你消了心中的恨意?”

  而他又是怎样的答的?记得他当时头也没回的道“你觉得这就够了吗?这收的只是今日债,以前的那些你还未还!”

  最后还说了此生莫要相见,她停了半响才回了句“好!”天知道当时的那句好让他心中有多恨,若非他极力控制,当真会那时就要了她的性命,看似走的从容,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当时他走的有多狼狈,几乎是落荒而逃。

  今时再想起,却又是满满的悔恨!

  手指轻轻抚上那道伤痕,轻声的问“还疼吗?”一定是很疼的吧,虽然当时他的手已经偏移了许多,可还是伤在了她心脉的一侧,再差一点点便会要了她的性命,又如何会不疼?

  可再悔也回不到了过去!且,他想起那被预知到的事,知晓自己会在失控下又会对她有怎样的折磨,或许,也正是有前面的这些铺垫和后来的那些伤痛,他会让他彻底失去了她,孤独痛苦的了数百年,若非她出现在他的心境中,他恐怕还沉浸在那痛苦又执着的未来中不能醒来。

  想到此,洛秋玄猛地一震,若是事情当真如他所预知的那般发生,现实中的他还能否将她复活?亦或者根本就无解?

  洛秋玄一个哆嗦,伸手将白隙爻搂在怀中,又不忘避开她的伤口“爻儿……”

  然回答他的却是白隙爻的沉默。

  洛秋玄忽然的不安的想要探个究竟,才发现白隙爻已不知在何时已经昏迷。

  洛秋玄“……”

  洛秋玄默了半响,终是小心翼翼的将她的伤口包扎好,将她放在在床上躺好,就那般静静的看着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似是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忽而起身去了那被他命名为情渊的神山。

  山中神力弥漫,灵药无数,那一株株的仙草神木以他人难以企及的势头长得贼好。

  他在山中一步步寻找,采下了数十种的药材,最后来到天降草的所在的位置,看着它肆无忌惮的戏耍着那之前闯入桃林的几人,面上没有丝毫的起伏,伸手就摘了天降草的一片花瓣,疼的天降草嗷嗷的直哭,听得让人毛骨悚然。

  天降草疼的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连带着四周的许多神木灵药都受到了牵连,毁去了许多,小小的植茎和叶片一颤一颤,犹如孩童在撒泼。

  奈何它口不能吐人,否则一定会破口大骂。

  但即使这般它也怨气极大,不管不顾的直接指挥着这山中的林木向洛秋玄发动了攻击,洛秋玄眉目一冷玄天镜瞬间出现在手掌之中,那奔北射出消失不见的小小箭羽又再次出现在那弓箭之上,直对它,吓得天降草猛地一颤,再不敢撒泼耍赖,却又怒的不愿在看他,直接背过小小的身子,收拢着花瓣不去看他。

  这还不够,那细小的根茎蹭蹭的在地面滑过,留下深深的又细小的沟壑,只是瞬间便跑的没影了,连向洛秋玄要个解释也不曾。

  自然,就算是它要了,洛秋玄也不一定会给。

  只见洛秋玄捏着那片红似血的花瓣顿了片刻,又转身,取了一下中空的、犹如笔管般细小的神木,最后更是催动地心石从中拿到了那扶桑神树的树心。

  在这里不得不说这地心石的巧妙,在洛秋玄与白隙爻的眼中,哪怕是当时的天雷所见,除却那几处天雷有意放过的地方,其他的东西皆被毁坏的一干二清。

  但洛秋玄却知晓,地心石内并非是他们所看到的那般,只因那被他掷出去的神霄剑还没有返回,那被撕裂的天空之后还有另一片天地,且,极有可能便是他所见过那些地方。

  所以,哪怕是他与白隙爻已经出了地心石,他依旧没有半点担心会找不到困他们之所。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这个在他的预知之中被白隙爻得到的地心石,差点与梦境融为一体的地心石,为何会在现实中亲近于他,且还自己主动认了主?

  是预知错误,还是……

  他想起心境之中,在白隙爻‘故去’的那些年,他没有可以拿来睹物思人的东西——许多东西都在白隙爻还在时,而他失去神智时全都被毁坏殆尽,即使剩下也被陆拾叁那个混蛋据为己有。

  心境中他们两个曾为白隙爻留下一本锦帕打的天昏地暗,更曾因着一处住所而斗的你死我活,按陆拾叁的原话是他不配,而他就是要他悔都没地悔!

  好在还有个四重天是陆拾叁不能肆意踏足、而又有她留下的痕迹的,他日日在那间她住过的房间痛苦着、思念着,守着她留下的不多的气息,日复一日的过,但那里终究还是夹杂了太多他对她的残忍,让他无法安心的呆着,寸寸刺骨,寸寸疼,疼的他最终落荒而逃。

  那些痛苦的记忆太过深刻,深刻到哪怕明明知晓还未发生,却依旧难以抹去,甚至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他的爻儿,终究会离他而去,且还是他亲手所为!

  最后的最后,他从那处要了她半条命的地牢中,终于找到了这块曾在她身上见过的地心石,便日日带在身边,谁都不许碰一下——那时他只是以为地心石只是一粒白隙爻培育成的种子,他甚至突然奇想将它种进花盆中想看它开花结果的模样,那时他在无形的暗示自己,或许待这白色的种子的开花结果时,白隙爻便会回来。

  那是一段黑暗而又锥心的时光,他的心中眼中只有如何将其复活,便对着地心石日日的说话,有许多忏悔的话,也有对未来的美好的憧憬,前提都是想要她能回来。

  但对于已经魂飞魄散的人来说又等的艰难!

  所以他经历的一遍又一遍的绝望与不甘,哪怕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回想到最后,若非是白隙爻的闯入,怕是他在试图铸天的时候便已经耗尽生命死亡了吧!而天降草的失色,失的是黑白二色,因而它少了化形之能,亦少了能之语,成了一个彻底口不能的草木,如今洛秋玄又取了它的赤红之色,天知道它失去的又是什么?

  所以它有怨恨,却又忌惮着洛秋玄手中的玄天镜,更是因着这些年对洛秋玄的依赖,让它下不去死手,所以它才会更怨,怨自己,也怨洛秋玄!

  但洛秋玄显然不会顾及到它,又或者心中有,却在白隙爻之后,会有补偿,但绝不会就此收手。

  洛秋玄取了东西回到木屋,白隙爻依旧未醒,只是那之前被雷劈裂的衣裳却在慢慢的自我恢复着,就连白隙爻的身上的伤亦是如此,只不过这两者都受了极大的重创,恢复的比较慢罢了。

  洛秋玄只看了那地上的衣裳一眼,便不再去管它,但也因而将其记在了心里,毕竟在他的认知中还未曾见过能够如人一般自动“疗伤”的衣服

  洛秋玄的手紧了又紧,关节处泛着森森的白,不断重复的告诉自己一切尚未发生、一切还来的及,那些事情他绝对不会让它成真,绝不会!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以他现在要帮她固魂,要让她恢复如初,摆脱那因着魂玉的损坏给她带来的影响,以及她现在那一身诡异的血。

  在所有的天材地宝中,任何的灵药仙草都比不得天降草的珍贵,无论是用药还是其他。

  但难就难在天降草天生就极有灵性,那些花瓣更是它的生命之体,每一瓣于它来说都有不同意义,且,一旦丢失便不会再长。

  赤、橙、黄、绿、青、蓝、紫外加黑白二色便是一个整体,与九羽凤凰相同,少一色便会失去一项本领,古来凤凰为五色,那是凤与凰的丢失,以及天地初开时的最古老的传承,后世凤凰一脉以聂火渊为始祖,便是因着她是五色凤凰传承的开始,为上古之始。

  而天降草的失色,失的是黑白二色,因而它少了化形之能,亦少了能之语,成了一个彻底口不能的草木,如今洛秋玄又取了它的赤红之色,天知道它失去的又是什么?

  所以它有怨恨,却又忌惮着洛秋玄手中的玄天镜,更是因着这些年对洛秋玄的依赖,让它下不去死手,所以它才会更怨,怨自己,也怨洛秋玄!

  但洛秋玄显然不会顾及到它,又或者心中有,却在白隙爻之后,会有补偿,但绝不会就此收手。

  洛秋玄取了东西回到木屋,白隙爻依旧未醒,只是那之前被雷劈裂的衣裳却在慢慢的自我恢复着,就连白隙爻的身上的伤亦是如此,只不过这两者都受了极大的重创,恢复的比较慢罢了。

  洛秋玄只看了那地上的衣裳一眼,便不再去管它,但也因而将其记在了心里,毕竟在他的认知中还未曾见过能够如人一般自动“疗伤”的衣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