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71.番外之念念的醋火(一)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柔没想过当新娘子会那么轻松。

  她全程几乎都没参与,从柏林交流回来后,恰逢是国内的冬天,她裹着棉袄被塞到飞机上,落地后就是阳光肆意的大溪地海岛。

  坦白说,没什么好挑剔的地方。

  男人给足了她最尊贵的待遇,最有仪式感的婚礼,郁金香和玫瑰是空运过来的,外头维持新鲜度的薄膜撕开后,花瓣上甚至还带着露水。

  她手上的结婚钻石据说来自十八世纪英国皇室某位男爵夫人的珍藏,荆念拍卖会上七位数拿下来的。

  至于手工定制婚纱和头顶的后冠,那更不用说了。

  他品味很好,不会刻意营造出用钱堆出来的奢靡俗气,诚实点来说,就是装逼装得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人造成仇富心理又能让所有宾客都产生了一种啊,嫁给他也太幸福了的感觉。

  就连循规蹈矩一板一眼的许父都满意得不行,因为太开心,他半炫耀地拉着新郎官同航天技术中心的同事们寒暄,西式婚宴活脱脱被他加上了大把敬酒环节。

  这就导致荆念当晚喝得有点多,红酒虽然醇正年份也好,喝了不会上头,可没说不会醉,等他招呼完所有宾客后走路已经很难维持直线了。

  于是乎,荆公子正式的洞房花烛夜算是废了。

  到了第二天,他作为岛上的主人,啊不,现在是作为主人的丈夫,必须要尽一下地主之谊,天刚蒙蒙亮就陪着亲朋好友出海了,晚上又是海鲜bbq加篝火晚会,根本找不到机会能同新婚的娇妻耳厮鬓摩一番。

  没有这位衣冠禽兽纠缠,许柔乐得轻松,这两天和梁挽也混熟了,天天和她、董妍以及洒洒去海边浪,小姑娘们年纪都不大,正是爱玩的年纪,接触到冲浪这项运动后,就彻底入迷了。

  管家不太放心,安排了个教练,名字也很耳熟能详,是各大理发店的首席代表——凯文。

  不过人可是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英文,笑起来相当迷人。

  不但颜值好,身材棒,就连技术也是杠杠的,手把手地教她们,耐心极好,可惜就教了一个下午,傍晚就寻不到人了。

  许柔觉得很奇怪,特地去找了荆念,梁挽也陪着她一同过来。

  彼时还没到饭点,他正陪几个商圈的朋友玩□□,靠着椅背,长指捻着牌,一脸懒洋洋的样子。

  感觉没怎么用心玩,不过面前依旧和山一样,堆了一大片花花绿绿的筹码。

  纯智商以及运气碾压。

  瞥见她进来,荆念主动站起身,位置让给了后头的陆衍。

  然而陆妖孽着实有点奇怪,往常漂亮的唇角总是噙着笑,看人轻佻又多情,对着挽挽更是发情得厉害。

  但今天就不一样了,他面无表情地拉开椅子坐下,只随意扫了梁挽一眼,随后把视线放回扑克上。

  那眼神,跟看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许柔相当意外,拿手肘顶了顶身边的

  少女,小声道:“你们吵架啦?”

  梁挽的神情相当震惊,试探道:“陆、陆叙?”

  陆衍这才抬眸,淡淡道:“你好,梁小姐。”

  这对话太不对劲了。

  许柔听得一愣一愣的,直到被男人扯出了门,还在频频回头,被他掐着下巴转了过来。

  “好奇心别那么重。”他低下头,指尖推了下她的鼻子,勾着唇道:“有那工夫,怎么不见得你关心下小荆念?”

  小荆念指的是什么,不而喻了。

  她当然也知道这两天他有点憋得狠了,先是头两晚不凑巧有事,后来是大姨妈不幸提早了……

  幸好她体质不错,从来不痛经,用了卫生棉条还是能继续浪。

  只是,她这厢玩得开心,他却夜夜抱着美人儿得不到纾发,相当痛苦。

  许柔想起晚上睡觉时,男人无奈又急躁的情绪,再念及夜半洗手间的水声,不由得笑出声来:“你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对吧?”

  他收起笑意,掐着她的腰揽到怀里,在她耳边低哑道:“恩,那小夜莺晚上帮帮我,好不好?”

  男人的嗓和淬了春.药一般,搅得她面红耳赤。

  “我……我最近冲浪,手有点痛。”许柔垂着脑袋,没什么勇气直视他的眼睛,说实话两人交往之后到结婚,大半部分都是异地甚至异国恋,聚少离多,那什么的次数更是和频繁两个字没关系。

  她经验太匮乏了,□□上虽不是白纸,但也就寥寥渲染了没几笔。

  帮他完成自渎什么的,实在太羞耻了。

  许柔说完这句站不住脚的借口,先心虚地垂下了眼睫。半晌又觉得自己既然都已经做人家老婆,还害臊个什么劲呀,念头一转牙一咬就道:“试试也行,你不要太久好吗?”

  她眼睛水润润的,还带了点祈求之色。

  他忍不住就衔住了她的唇,舌尖恶劣地顶开了她的牙关,好好搜刮了一番甜蜜滋味后,才低哑道:“其实还有一种别的办法。”

  许柔僵住,感觉他的拇指指腹正反复摩挲着下唇。

  “我不要……”她的脸烫到不行。

  可惜说不要并没有什么用,许柔简直怀疑自己穿越成了h文的女主,为什么会遇上这么一位精力充沛的禽兽。

  人前斯文淡漠,床上凶狠肆意。

  当天晚上,她就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超长时间待机。

  男人花样太多了,大姨妈都挽救不了她。

  早上起来,后遗症也很明显,许柔的腮帮子酸胀,张大口的时候脸颊两边都有咯噔一声响。

  她刷牙的时候观察了下脸,发现微肿后,气得跑出去,抬腿就是一个侧踢。

  荆念还在系衬衫的扣子,瞥见黑影偏头避开,反应极快地抓住了少女纤细的脚踝,顺势抬高往前一推。

  她只有一只脚落在地上,很快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他低低笑了声,顺势压着她到墙上,挑了下眉:“想

  早上起来,后遗症也很明显,许柔的腮帮子酸胀,张大口的时候脸颊两边都有咯噔一声响。

  她刷牙的时候观察了下脸,发现微肿后,气得跑出去,抬腿就是一个侧踢。

  荆念还在系衬衫的扣子,瞥见黑影偏头避开,反应极快地抓住了少女纤细的脚踝,顺势抬高往前一推。

  她只有一只脚落在地上,很快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他低低笑了声,顺势压着她到墙上,挑了下眉:“想

  谋杀亲夫啊?”

  许柔的右腿还挂在他肩头,得亏她柔韧性不错,这姿势都快到一字马了,她抓着他的衬衫领子,一字一顿:“后天开学,你想让我顶着包子脸去报道?”

  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笑意加深:“你不说我还没发现,这么一看确实……”

  话没说完,但表达的意思很清楚了。

  许柔费劲地放下腿,冷道:“你应该去百度戒撸吧感受下大师们的心境,对你充满邪念的灵魂有清涤作用。”

  闻荆念诧异地眨了下眼:“那怎么行。”他扣上最后一颗纽扣,气质凛然,又是一具斯文败类的好皮囊。

  他从抽屉的陈列架上随意拣了一副眼镜戴上,轻笑道:“我还要让你舒服。”

  许柔怕了拍脸,怒道:“这就是你说的舒服?”

  他弯下腰,飞快在她唇角亲了亲,暧昧地道:“昨天是我不对,以后都让你先到好不好?”

  “到什么到!”她面红耳赤地驳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内室的电话正好响起来。

  她松了口气,走过去接起来。

  “表姐,今天继续冲浪吗?”付洒洒的声音听上去很快活:“昨天我才学了几个基础动作,教练怎么就匆匆忙忙走了,你问问姐夫呀,叫他把那个小帅哥给我们找回来,你不是还夸他长得好看嘛。”

  她嗓门有点大,听筒里传出来的话一字不落到了荆念耳里。

  许柔明显感受到男人在听到最后一句话后神情变了,尽管眉眼间透不出太多情绪,可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是看得她发毛。

  “我好看他好看?”

  她很想驳一句幼稚,临到嘴边还是忍不住认怂:“你最好看。”

  他黑漆漆的眼总算散掉了危险的讯息,单手抱起她,放到沙发上,口气很平淡:“这项运动太危险了,不适合你们这几个小姑娘,换点轻松简单的玩玩就可以。”

  许柔:???

  她不是很懂。

  荆念笑笑:“昨天的kevin是这边水上活动中心教练团队里资历最浅的,你要真想玩,我再让李叔安排个。”

  结果再来的一位,就变成了妹子。

  尽管大胸丰臀,长腿细腰,也同样是金发碧眼的美人,可异性相吸这四个字还是有道理的。

  董妍整个下午都玩得恹恹的,她前阵子和男友因为家里的事情闹得不太开心,好不容易来海岛潇洒,就是为了看看小鲜肉养养眼福的,哪里晓得昨天的异国风情少年转眼就换了。

  更可怕的是,周围还有位虎视眈眈的“围观者。”

  许柔没辙了,叫她们先玩,自己走过去,“怎么啦?”

  “看看你。”他抬手,将她沾到颊边的乱发拨到耳后,轻声道:“你研三下半学期,我可能抽不出时间回国了。”

  美国那边上市前的准备都做好了,即将拉开帷幕,他必须要驻扎在前线,把一年内的关键节点梳理好。

  哪里晓得昨天的异国风情少年转眼就换了。

  更可怕的是,周围还有位虎视眈眈的“围观者。”

  许柔没辙了,叫她们先玩,自己走过去,“怎么啦?”

  “看看你。”他抬手,将她沾到颊边的乱发拨到耳后,轻声道:“你研三下半学期,我可能抽不出时间回国了。”

  美国那边上市前的准备都做好了,即将拉开帷幕,他必须要驻扎在前线,把一年内的关键节点梳理好。

  她没吭声,脚丫子踩在白沙滩上,没精打采地踢着沙子。

  他捏住她的手腕,皱眉:“怎么了?”

  许柔吸吸鼻子,面上透着失落:“都结婚了,还不能在一块吗?”

  过去她认为异地没问题,可最近越来越有依赖性了,在柏林交流的那段日子,开心时难过时脆弱时生病时都想他在身边……

  “我答应你,下一次我回国时就不走了。”

  “那下一次是何时?”

  “很快,你毕业前。”他终于给了承诺。

  许柔仰高头,踮起脚在他唇上恶狠狠咬了口:“记好了,毕业前不来,我就让你当绿巨人。”

  没想到此一语成谶。

  她回国后就遭受到了史上最猛烈的追求行动,对象是大一新生,姓霍,单名一个昳字。

  人如其名,长得唇红齿白,少年感十足,像极了电影里青春剧的男主。

  更狗血的是,对方知道她是研三的学姐,年龄差足足有四岁。

  就连初遇的场景都相当狗血。

  食堂里打饭时霍小哥撞翻了她的汤碗,弄脏了她的白裙子,然后眼神一对上,她就暗道不妙。

  从此,实验室门口,图书馆自习室,宿舍楼下都是霍昳求偶遇的身影。

  许柔很头疼,不止一次告诉他自己已婚的身份,然而他就是不信。直到她被逼无奈,把结婚证的照片翻给他看了,他才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

  注意,仅仅是一段时间,他再度卷土重来。

  许柔被缠得怕了,本来这阵子为了做实验方便住校了,为了躲他特意又特意搬到了海德公寓去,结果某日凌晨,她夜路走多了,还是撞见了鬼。

  少年坐在长凳上,眼神炽热:“学姐,我想问问,他怎么从来没来过学校?”

  “他忙。”

  “忙到抛下新婚妻子?”

  “没错。”

  霍昳不死心,站起来挡住她的去路,认真道:“你跟我吧,我比他强。”

  哇,哪来的中二病患者。

  许柔都快被他一本正经的台词逗笑了,刚想开口拒绝时,有个清冽熟悉的嗓音从背后替她接了话——

  “是吗?你倒说说,哪里比我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