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61.不速之客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例假不规律,其实很多女孩子都有这毛病,女性生理周期脆弱又敏感,冷了热了,甚至心情不好,熬夜不规律睡觉,都会影响大姨妈的如约而至。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许柔算算日子,一个月之前,刚好是她同荆念在柏林……不可描述的阶段。

  感觉问题有点严重。

  董妍吓得把手机都掉到了地板上,坚硬的水果机在实木地板上狠狠砸了个印,两败俱伤,连钢化膜都裂了。她忘了要心疼一波屏幕,直接按住好友的肩膀,急道:“你们不会没做保护措施吧?”

  许柔尴尬地咳了一声:“应该做了。”

  “应该?”

  “……不能百分百确定。”

  “我靠,什么意思,带没带套你不知道?”董妍目瞪口呆,用力晃了两下她的肩,连珠带炮:“你是不是智障啊,有没有弄在里面你不可能没感觉吧?”

  许柔梗了下,陷入沉默。

  事实上这个问题,确实有点难,前几次她还算清醒,所以没什么隐患,但最后一次,她几乎都废了,整个人都茫茫然,踩在云端上下不来,压根没注意他到底有没有加这个环节。

  但是……前几次都做了措施,没道理最后一次漏掉吧?

  她在心里给自己做了万千安慰,然而掐着抱枕的手不断用力,泄露了她的不安。

  董妍忍不住催促:“说话啊。”

  许柔哀嚎一声,仰躺着倒下去,周末慵懒温暖的日光透过客厅南面的落地窗映到她脸上,隐约可见颊侧玉白的肤色浮上淡淡红霞。

  “我后面有点懵,记不得了。”她小声道。

  这话信息量有点大,饶是过来人,董妍也有点慌:“那要不……你问问荆教授?”

  “疯了吧,这怎么问……”许柔翻了个身,改为趴着,手指从茶几上摸到一包薯片,泄愤似地打开包装后,她抓了一把塞到嘴里。

  董妍瞅了瞅,也伸手过去。

  两个人默默吃完一包薯片,除了卡蹦脆的咀嚼声,空气里迷之安静。

  吃零食的时候,她们脑中不约而同地都滑过巨大的滚动式标题:

  未婚先孕

  意外产子

  女研究生带娃上课

  许柔脸色不太好看,毕竟才研一,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以上无论哪种都是她目前这个阶段不能承受的。

  董妍叹口气:“走吧。”她拉着还在纠结的少女站起来。

  “不是要去买那个吧?”许柔欲又止。

  董大妞很讲义气:“我进去买!”

  海德公寓楼下就有一家药店,因为开在不甚起眼的街角,平时没什么人光顾,两人在门口树荫下站了好一会儿。

  四月气候回暖,许柔穿着薄薄的连帽衫,小脏鞋抵着石阶上蹭了两下,她抬眸道:“你外面等着吧。”

  “嗳?”

  “我自己的问题,自

  己解决,早晚都要面对。”她苦笑了下,随即故作镇定道:“然而说好的前七后八安全期,看来也不准嘛。”

  董妍张了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就一阵风似的刮进去了。

  速度挺快。

  不到三分钟,许柔又出来了,手里提着小小的塑料袋,里头塞了七八盒早早孕试纸。

  董妍抽气:“这也买太多了吧你。”

  “据说这玩意有误差,怕一次不准嘛。”她绕着衣服上的抽绳,边走边道:“我觉得没那么幸运吧,不是说好前七后八安全期?我那会儿刚来完姨妈没两天。”

  其实许柔看过太多有关安全期的误区,女性排卵有提前有延后很正常,安全期中枪的大有人在,只是这会儿她实在很烦躁,权作阿q精神安慰自己。

  两人快拐进公寓的时候,也是巧了,遇到一位站在电梯厅角落打电话的姑娘,看年纪比她们还小上两岁,大学生模样,大白天哭得一脸泪痕,正抽抽噎噎给男友打电话。

  许柔无意听人家墙角,不过既然路过,有些字眼就钻进了她的耳朵里,妹子说话断断续续,因为惊慌,表达能力堪忧,不过关键字依旧能分析出眼下对方正在经历和她一样的阶段。

  “我不敢让我妈知道。”

  “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

  “薛xx,你还有没有人性!”

  随后电话似乎被掐断,妹子站在原地,失魂落魄。

  许柔不忍心看了,刷了卡进了电梯,光可鉴人的电梯门合上,映出她眉眼耷拉下来的失落神情。

  女人容易胡思乱想的毛病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

  董妍当然是懂她的,安慰道:“那什么,我坚信,渣男挺多,但荆念绝不是其中一个。”

  她并没有因为好友的安慰放宽心,平时云淡风轻,总觉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万事皆在自己掌握中。

  可一想到兴许肚子里正孕育着新的生命,她就六神无主了,是真的没有做好准备,无论是心理建设方面亦或是身体条件,前阵子天天日夜颠倒搞实验,饭都没吃几顿……

  越想越无助,不知是否产生了错觉,许柔连恶心想吐的感觉都涌上来,强压了好一阵子不适感,她开了指纹锁,换好拖鞋后扭过头:“你说有必要让他知道吗?”

  董妍僵住:“你是说如果有了,你打算偷偷摸摸去……”她没说完,小心窥探好友的神色:“这不太好吧,我十分确定荆教授会负责的。”

  “有毒吧你。”许柔猛灌了两大杯白开水,开始储备测验用的尿量,拆开早孕试纸包装后,她又道:“我是指,我接下来即将展开的这项神圣举措是否要拉他现场连线?”

  董妍立马点头,严肃道:“他既然爽过,必须要一同上战场。”

  许柔沉吟几秒,扫了眼墙上挂钟,北京时间下午1255分,纽约应该是午夜,他……应该开完会了吧?

  这焦虑的节骨眼上,她也顾不得了,给他发了张验孕棒的外包装过去。

  ”许柔猛灌了两大杯白开水,开始储备测验用的尿量,拆开早孕试纸包装后,她又道:“我是指,我接下来即将展开的这项神圣举措是否要拉他现场连线?”

  董妍立马点头,严肃道:“他既然爽过,必须要一同上战场。”

  许柔沉吟几秒,扫了眼墙上挂钟,北京时间下午1255分,纽约应该是午夜,他……应该开完会了吧?

  这焦虑的节骨眼上,她也顾不得了,给他发了张验孕棒的外包装过去。

  等了三分钟,手机静悄悄的。

  “可能没看见。”董妍干笑了下。

  许柔不信邪,又拨了越洋电话,这下反应很快,没到一秒钟就被掐断了。她不死心,又打,结果这次直接关机了。

  两人面面相觑。

  董大妞很惶恐:“呃……”

  “没事。”许柔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稍安勿躁,我现在有点尿意了,等我测完再说。”

  她去厨房拿了一次性水杯,随后关上了浴室的门。

  这种试纸的测定标准很简单,就是判断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在尿液里的浓度,三分钟就能出结果。

  判断依据也同样直接粗暴,一条试纸分了两块区域,检测区和对照区,两条杠表明中奖,一条杠则高枕无忧。

  许柔仔细研究了说明书,这才按照步骤有条不紊地操作。

  等待结果的过程无疑是最不安的,她用指尖捻着试纸,另一手撑着洗脸盆,往脸上抔了好几捧凉水。

  水珠子顺着眉骨往下淌落,她的心剧烈跳着,每一下都是煎熬。

  未来的路那么长,她的人生规划不能出现意外,考研毕业、深造出国、科研创新,哪一样不是耗费精力,换句话说,三十岁之前根本无法考虑宝宝的问题。

  兴许是从小被父母忽视,没能感受到寻常家庭温馨平淡的日常。许柔不想重蹈覆辙这样的悲剧,她自信能权衡好梦想和母爱的比重,若是有了孩子,一定会在其童年时给予足够多的陪伴。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等时机成熟,如今她还有那么多必要的事情没有完成,又如何迎接一个新生命?

  思绪纷扰,剪不断理还乱。

  半晌,敲门声响起,董妍的嗓音出现在门背后,小心翼翼地道:“柔姐,怎么样啦?”

  “好了。”许柔拉开门出去。

  董妍舔了舔唇:“几条杠?”

  “我还没看。”

  “……”

  “我知道有点怂,但我现在做不到啊。”许柔用力闭了下眼,随即抽了张纸巾铺在桌上,把试纸丢到纸巾上。

  语罢她火急火燎跳开,一骨碌钻到沙发上的薄被里,裹紧了好几圈。

  董妍愣了片刻,跪坐到茶几边上,歪着头去分辨试纸的结果。

  白色的检测区域,清清楚楚一条红线。

  她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弯下腰去拍缩头乌龟的某人:“喂喂喂,你自己来看下。”

  “不看!”

  “看一下啦!”

  “一切自有定数,我决定不看了。”

  董妍一把掀开她的被子,吼道:“当初床上快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现在呢!必须看,否则今天你就是狗!”

  许柔被她的狮子吼震得头皮发麻,但也奇迹般平复了慌乱紧张的情绪,她捂着眼睛,小心从指缝里去瞄桌上的纸巾。

  动作可笑又幼稚。

  董妍懒得和她

  看下。”

  “不看!”

  “看一下啦!”

  “一切自有定数,我决定不看了。”

  董妍一把掀开她的被子,吼道:“当初床上快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现在呢!必须看,否则今天你就是狗!”

  许柔被她的狮子吼震得头皮发麻,但也奇迹般平复了慌乱紧张的情绪,她捂着眼睛,小心从指缝里去瞄桌上的纸巾。

  动作可笑又幼稚。

  董妍懒得和她

  计较,翻个白眼继续吃薯片了。

  好一会儿,欢呼声充斥了整间屋子:“老天保佑啊!万幸我没怀孕!”

  董妍斜睨她一眼:“注意措辞。”

  “对对对。”许柔猛点头,随即端端正正跪在地摊上,双手合十作虔诚状:“送子观音娘娘,待得我大事成后,欢迎届时再度光临。”

  董妍没脸听:“闭嘴好吗?”

  许柔笑得眉眼弯弯,把桌上狼藉收拾好,捏了下对方的脸:“我明早空腹晨尿再测一次,然后……下午茶走起不?”

  没等到小伙伴的回答,反倒盼来了电话。

  屏幕上是001的美国区号,再熟悉不过了。

  许柔想到这位刚才那么绝情地挂电话关机,害她一个人心情七上八下,反复做了好几遍云霄飞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掐断了电话。

  男人的消息下一秒到来;?

  她冷笑了下,回道:想知道结果不?

  概率太小了,我做了措施。

  哈!瞧瞧这副急于撇清的样子。

  许柔恨恨捶了下抱枕,随手下载了张显示有孕的试纸图片,想给他发过去。

  董妍多多少少也有点恶作剧的想法,同时还享受到了隔岸观火的看戏乐趣,她咯咯直笑:“快发,让他提早感受下当爹的快乐。”

  此时又有好几条微信消息进来。

  急了吧?许柔哼哼了两声,飞快点开最上面的那条,系统自动提示,是否发送此张图片。

  是。

  她没想太多,手速比脑子还快,直接点击发送,公寓的网速相当给力,瞬间加载完毕。

  她刚要把手机放下,准备喝口茶润润嗓子,眼睛瞥到屏幕顶端的联系人名字,吓得杯子都洒了。

  热茶溢出来,烫到了她的脚背。

  “我操!”她骂了一声,颤抖着手迅速撤回了消息。

  董妍不明所以:“干嘛?”

  许柔按着眉心,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她把手机丢到茶几上,哀嚎道:“我完了。”

  董妍凑过去看,屏幕上赫然是标注着爸爸二字的聊天界面。

  午安,吃过饭了吧?

  紧接着就是许柔的骚操作。

  “我爸怎么这会儿给我发消息啊?”她想死的心都有了,激动道:“他过去三年里都是例行的早安晚安,从不在中午出现。”

  董妍同情地看着她,没讲话。

  许父没再发消息来,一整个下午都静悄悄的。

  反倒是荆念打了好几个电话来,许柔悻悻地提不起精神,也没了捉弄他的念头,随意应付几句就不想搭理了。

  “撤回得那么快,也许你爸没看见呢?”董妍还挺乐观。

  许柔也很想相信她,但是当一周后,她接到海德公寓楼下保安的电话时,瞬间崩溃了。

  许小姐,楼下有一位先生,自称是您的父亲,可以让他上来吗?

  她哆嗦了一下,硬着头皮说好。

  两父女差不多一年没见了,春节都没顾得上露一面的许父,这会儿却抛下重之又重的工作,千里迢迢跑来了,可想而知那张图给他的撼动有多大。

  许柔给他泡了杯茶,递过去,小声道:“您怎么来了?”

  “恩。”许父满脸严肃,口气很冷淡,眼睛时不时在女儿腰围打转。

  许柔被他看得一阵心虚,刚想解释时他大手一挥,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话。

  “这事儿我没让你妈知道。”他紧抿着唇,面色不太好看,显然是强压着火气,嘴角往下耷拉着:“小柔,你怎么就那么糊涂!想葬送大好前程?说说吧,怎么回事儿,对方是谁,在哪里上学哪里工作?你们双方打算如何解决?”

  许父是航天界的权威,平时带了不少学生,平时发号施令惯了,面对女儿时也没能改过来,他压根就没想一想她是否受了委屈,有什么难之隐,反倒上来就咄咄逼人。

  许柔垂下眼,不说话了。

  许父还想发难,门突然开了。

  白衣黑裤的年轻男人凭空出现,眉眼俊秀,目光清澈,就是一身风尘仆仆,头发也有点凌乱,他看到屋内二人也是一愣,行李箱都忘了推。

  人间惨剧,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许柔拼命给他使眼色,走,走啊!!!

  许父缓缓站起来,看看他,再看看女儿,厉声道:“就是这个臭小子?”

  人。

  许柔垂下眼,不说话了。

  许父还想发难,门突然开了。

  白衣黑裤的年轻男人凭空出现,眉眼俊秀,目光清澈,就是一身风尘仆仆,头发也有点凌乱,他看到屋内二人也是一愣,行李箱都忘了推。

  人间惨剧,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许柔拼命给他使眼色,走,走啊!!!

  许父缓缓站起来,看看他,再看看女儿,厉声道:“就是这个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