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51.情敌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一照道理是最忙的时刻,许柔不到七点就起床了,最近那个基因重组的项目刚启动,实验室事情挺多,几乎所有人都比往常提早一小时到。

  她去食堂买了两个鸡蛋饼和豆浆,看看时间还算宽裕,就准备在生研院一楼的会客区域把早餐给解决了,主要是因为李莫溪定了规矩,不可以在实验室里吃东西,包括饮料。

  当然这也可以理解,以前高中早自习,教室里每天都混着一股子肉包和煎饼的油腻味,别提多糟心了。

  生研院这栋三层建筑是特地请人设计过的,一楼挑高接近四米,进门最右边是休闲区,白色吊顶下挂了巨大的风铃装饰,旁边有特别修剪过的松木,郁郁葱葱,寓意着生命和活力。

  环境太好了,以至于许柔每次干活前都会在这里把一天最重要的早餐搞定。

  科研的狂徒们工作时分很少闲聊,但人都挺不错,自从隔壁系统生物学研究中心的郝齐偶然有一天在这里撞到她美滋滋啃着大饼油条的样子后,活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第二天也忙不迭加入了她的队伍。

  渐渐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心照不宣成立了早茶会,吃点东西,顺便还和同事们一起谈人生。

  许柔一直挺开心自己带起了这股子风,搞科研多苦啊,团队里好几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年纪轻轻就秃头了,要再不给生活添砖加瓦,弄点乐趣,怕真的是要未老先衰了。

  然而今天特别古怪,等到她喝完最后一口豆浆,还没撞见一个人影。许柔有心想问问情况,无奈手机昨天掉到汤底里一直黑屏,还没来得及去修。

  她爬上三楼,虹膜身份识别后进了门,里头依旧空荡荡,这可真是奇了。

  许柔怔了半刻,也不再费心纠结,换了白大褂去无菌室看了培养皿试剂,挑了几组出来做比对。

  这一忙就是一个上午,直到快十一点,她才听见玻璃门移开的声音,伴随着欢快的哼歌小曲,郝齐轻快地走了进来。

  瞥见她后对方也是一愣:“小柔你怎么在这?”

  许柔从显微镜前挪开视线,冲他笑了笑,随后摘了医用手套,拉开无菌室的门。

  “齐哥,今天什么情况啊?你们不上班那?”

  郝齐摸了摸额前稀疏的发,惊讶道:“昨晚群里不是发通知了么周一和周六调休了,几个组的头都被抽到市里开研讨会,准备下个月去柏林h.c研究所交流。”

  “是我想的那个h.c吗?”许柔咽了口唾沫,她订阅了不少科学殿堂级的杂志,这家研究所出现的概率太高了,最近的克隆实验更是惊爆了学术大佬们的眼球。

  郝齐笑得春风得意:“是的啊,每组两个名额,我们组应该就是我和许博士一起去。”他顿了顿,看出她的期待,拍拍她的肩膀:“李教授名下就带了你一个学生,指不定已经给你发消息了,赶紧看看。”

  “没有没有,我资历尚浅。”许柔赶紧谦虚下,然而内心深处已经被他这番话给洗脑了,恨不能立

  刻登上微信查阅信息。

  郝齐又实力吹捧了一番,随后拿着几分资料走了。

  他走后,许柔也没心思搞研究了,脱掉工作服一溜烟跑回了寝室,用座机给荆念打了个电话。

  男人好像还没调整完时差,被她吵醒了,接手机的速度缓慢,困倦又慵懒的嗓音,轻轻喂了一声。

  这声喂太诱惑了,直击灵魂深处的酥麻。

  不过眼下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许柔赶紧和他说了下要提早过去,顺便用下他的电脑。

  男人睡意朦胧,全程没怎么说话,只在最后点了点主题:女仆装。

  她脸红了下,义正辞表示自己不会穿这么羞耻的衣服,然而出门的时候脑子一热还是带上了。

  男朋友千里迢迢飞了半个地球过来,只要别太过分,犒赏一下,也不为过吧?

  怀着这样自欺欺人的想法,她火速赶至海德公馆。

  这会很快,门铃刚按下去门就开了。

  入目画面非常有冲击力。

  头发湿漉漉的美男就裹了条浴巾在下半身,腰腹肌理线条性感又硬朗,水珠从他漂亮的锁骨上往下滑,一直落到被遮住的腹股沟。

  没想到会看到这样香艳的场景,许柔被刺激得头皮发麻。

  这个人简直太犯规,脸好看也就算了,连身体都那么诱人犯罪。

  她的眼睛大吃冰激凌,也没有过分矫情,怀着自己男友不看白不看的心理,从上到下扫视了好几遍。

  “你就打算站在外面?”他勾了勾唇,把她拉进来,又拿了根干毛巾把身上的水擦拭干净。

  许柔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换衣服,宽大的黑色t恤上身,人鱼线被掩盖住,她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

  荆念听到这一声,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道:“要不我裤子当着你的面换?”

  最近男人越来越会撩,她脸皮的厚度也逐渐成正比,听到这个建议点点头:“好啊,最好再给我泡杯茶,谢谢。”

  他挑了下眉,作势要解浴巾,见她还真没有避讳的意思后低笑了声:“小夜莺,脸呢?”

  她换了个贵妃醉酒的躺姿,微笑不语。

  最后他还是去卧室换了裤子,出来后把昨天采购的果味汽水丢给她,一边把湿漉漉的发朝后耙,露出光洁的额头。

  “你不是说晚上才有空吗?”

  许柔拉开易拉罐,满足地灌了一口:“今天我们放假了,对了,我先借你电脑用一下。”

  他指指书房,摆了个请便的姿势。

  她进了主界面折腾了半天,发现手机不在身边的话没法登陆客户端,尝试好几次都显示失败。

  他坐在一边刷邮件,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见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靠在圈椅上,走过去好笑地拍拍她的脸:“怎么了?”

  许柔在他手心里拱了拱,烦躁道:“我导师可能给我发了很重要的消息,然而我手机不是喂了火锅嘛,连sim卡都废了,昨晚太迟就没出

  他指指书房,摆了个请便的姿势。

  她进了主界面折腾了半天,发现手机不在身边的话没法登陆客户端,尝试好几次都显示失败。

  他坐在一边刷邮件,时不时抬眸看她一眼,见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靠在圈椅上,走过去好笑地拍拍她的脸:“怎么了?”

  许柔在他手心里拱了拱,烦躁道:“我导师可能给我发了很重要的消息,然而我手机不是喂了火锅嘛,连sim卡都废了,昨晚太迟就没出

  去补卡,不然还能借你电话先试试。”

  闻他挑了下眉,显然不能理解她迂回的做法:“你用我手机直接给她打个电话。”

  她下意识拒绝:“不行。”

  名额虽然有一个,可万一李莫溪不想带她呢,她这样子去问岂不是尴尬到爆。

  荆念不知道内情,也就没多费口舌。

  他是完全的理工男思维,做事目的性明确,快刀斩乱麻,很快就要有结果。

  许柔恰恰是另一种人,心思有点敏感。

  她从小父母不在身边,没去小姑姑家的日子里,但凡背着书包经过邻居家时,经常被人指指点点说可怜。小学的时候,她会半夜三更偷偷给父母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可惜得到的答案永远都是令人失望的。

  久而久之,她有点怕从电话里要结果,总觉得要凉。

  更何况,她希望去h.c研究院交流是李莫溪欣赏她从而给予的主动馈赠,而不是单方面被动的索取。

  她神思恍惚的,因为联想到幼年时的经历,脸色不太好看,眉间也笼了点忧虑。

  他回完邮件,侧过头看她:“你既然那么想看那条消息,潜意识里就是想要个结果,何必挣扎?”

  他把手机往她桌边一放。

  许柔单手支着额头,考虑许久,突然干笑一声:“抱歉,事实上我连你的号码都没记住,更别说我导师的了。”

  荆念平静地看着她,半晌道:“心情不好?”

  她摇摇头。

  他叹口气:“本来想晚上再给你的。”

  许柔还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被他从椅子上拉了起来,牵着她往楼上走。这公寓是loft设计,他这套房子一层做了起居室,二楼反倒是一片空白,只记得堆了部分杂物。

  不过这次又不同了。

  楼梯交界处被隔了一层银色遮光布,瞧不见里头的光景。

  他倚在最后一格台阶的墙边,纤长的手指捏着那层布,面无表情地道:“没想到终有一日,我也要干这么蠢的事。”

  伴随着话语,遮光布被扯下。

  满屋子怒放的粉团蔷薇,变种类型,比寻常的更大上一圈,堆满了整层地板,正中央空了点位置,楼顶上垂了个秋千,也用花瓣做了点缀。

  蔷薇花特有的馨香入鼻,替她抚平了眉间的褶皱。

  许柔的心跳快到不像话,半天说不出话来,慢吞吞扭头看向荆念,他还靠着墙,表情淡淡的:“游戏就不给你充钱了,不过你那废弃的蔷薇花园,帮你复原了。”

  她目瞪口呆,眼前的场景确实太熟悉了,和她那个游戏主界面几乎一模一样。

  她不受控制地走过去,坐到那个秋千上,阁楼小窗的阳关落到脸上,暖融融的,她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你什么时候……”

  他啧了一声:“搞了一整晚,累得半死。”语罢,他过去推了下秋千的绳子,轻笑道:“这里大概值一百颗钻石的一百倍,亏大了

  游戏就不给你充钱了,不过你那废弃的蔷薇花园,帮你复原了。”

  她目瞪口呆,眼前的场景确实太熟悉了,和她那个游戏主界面几乎一模一样。

  她不受控制地走过去,坐到那个秋千上,阁楼小窗的阳关落到脸上,暖融融的,她盯着他的眼睛,轻声道:“你什么时候……”

  他啧了一声:“搞了一整晚,累得半死。”语罢,他过去推了下秋千的绳子,轻笑道:“这里大概值一百颗钻石的一百倍,亏大了

  ”

  许柔没说话,眼睛涩涩的。

  他微微弯下腰,把蔷薇花摘到她发间,低声道:“说实话,这个场景让我想到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可能不太愿意想起那个晚上,但我真的很庆幸。”

  庆幸你突如其来的出现,驱赶了生命里所有的黑暗。

  他没有把话说全,但她还是听懂了,这是他头一次正儿八经地说情话,许柔有点无措。

  他本来就长了双多情的眼眸,这样子盯着她看,真是要命。

  热意从耳根后蔓延过来,烫得不行,她主动去牵他的手,小声道:“没有,我也很庆幸有那个晚上。”

  气氛挺好,似乎不做点什么有些浪费。

  他又凑近了些,眯了眯眼,薄唇勾出不怀好意的笑:“我的情人节礼物可以收了吗?”

  她的脸红红的,半是尴尬半是害羞地道:“那什么……我大姨妈在。”

  他愣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古怪地道:“你想什么呢?”

  许柔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荆念挑了挑她的下巴,语气嘲弄:“怎么每天你脑子里都是这个事啊?”

  贼喊捉贼,最为致命。

  她难得语塞:“不是你一直都在……”

  他直起身,往后退了退,面上风光霁月,姿容俊秀清冷,口气挺无辜:“我就是想看你穿女仆装而已。”

  许柔摆明了不信:“……就这样?”

  他把她拉起来,亲昵地亲亲她的唇角,轻笑道:“当然,如果你想帮我一下,我也是很感激的。”

  又是这个字。

  她捂着耳朵,联想到那一晚他低低的闷哼声,愈加燥热起来。

  不能再待下去了,感觉没法呼吸。

  可他还在纠缠。

  许柔没办法,口气带上点哀求:“晚上、晚上穿给你看好吧?”语罢,她推开他,匆匆下了楼。

  荆念跟在她后头,随手拿了车钥匙。

  她转过身,好奇道:“去哪?”

  “你手机不换了?”他拉开门,换好鞋,懒洋洋地道:“顺便约个会好了。”

  两人一同出了门,来到l市颇负盛名的一家西餐厅。

  这家餐厅别出心裁开在金融中心的顶层,平时客人挺多,都要预约,中午饭点,门口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荆念提早订了位置,侍者领路,带他们来到窗边的一桌。

  这里可以一边俯瞰l市的海景,一边享受美食。

  许柔翻开菜单时,刚好前桌也有两位姑娘坐下,其中一人正对着她,特别眼熟,穿了剪裁合适的纯白色连衣裙,长腿纤细笔直,腰臀曲线迷人。

  再看脸,大眼琼鼻,百里挑一的美人,嘴唇涂了豆沙色唇膏,风情中带了点俏皮。

  这位……不是在荆念办公桌大胆告白的宝蓝色大小姐么?

  她不由自主竖起了菜单,眼睛偷偷往那里瞄。

  荆念皱了下眉,一

  一边享受美食。

  许柔翻开菜单时,刚好前桌也有两位姑娘坐下,其中一人正对着她,特别眼熟,穿了剪裁合适的纯白色连衣裙,长腿纤细笔直,腰臀曲线迷人。

  再看脸,大眼琼鼻,百里挑一的美人,嘴唇涂了豆沙色唇膏,风情中带了点俏皮。

  这位……不是在荆念办公桌大胆告白的宝蓝色大小姐么?

  她不由自主竖起了菜单,眼睛偷偷往那里瞄。

  荆念皱了下眉,一

  把按下她的手,“你什么情况?”

  许柔喝了口柠檬水,悄悄道:“那位慕小姐,你还记得不?”

  他暂时没理她,垂下眸,很快报了几个菜式给侍者,随后才幽幽地问道:“哪个穆小姐?”

  他这回答堪称教科书级别,在女朋友面前万万不能提起任何异性,对方问起也要说记不得,这是广大男性们需要掌握的一门必修课。

  许柔满意地笑笑:“就你那个追求者。”她瞥见点菜的小哥哥已经走远了,才压低声音道:“就你对她硬不起来的那个。”

  荆念:“……”

  他无心纠缠这话题,但是天不遂人愿。

  因为那位大小姐很快发现了他的存在,和同伴悄悄嘀咕了几句后就走到他们桌前。

  “念。”美人颦眉,我见犹怜。

  许柔慢吞吞地切着牛排,一双眼时不时在男友和情敌身上来回穿梭。

  荆念放下刀叉,连个敷衍的笑都不肯给:“慕小姐,那么巧。”

  “恩,真的好巧。”慕小姐眼睛亮了起来,手撑在桌上,摆出无懈可击的娇柔姿态,轻声道:“我想取消下个月和你弟弟的婚礼。”

  “和我有关系?”他头也不抬,把切好的牛排盘子端起来,和少女的交换了下。

  许柔原本一直在看戏,突然被拉到战场中央还有点不适应,瞥见他警告的眼神后,才不得不提刀上马,娇声道:“念哥哥,这位是……”

  慕小姐很快转移了注意力:“念,不介绍一下?”

  荆念语气淡淡的:“我女友,许柔。”语罢又抬了抬下巴,“我便宜弟弟的未婚妻,姓慕,抱歉,我记性不好,名字忘了。”

  许柔没忍住,笑出声来。

  慕小姐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周围开始有人窃窃私语,她难以承受这羞辱,不甘地扭身走了。

  许柔笑个不停,吃吃地道:“你有点过分啊。”

  他面无表情地道破天机:“你不就希望我这么做吗?”

  许柔闭嘴了。

  等待甜品上桌的间隙,她去了趟洗手间。

  冤家路窄,洗手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一位。

  情敌相见,自然是分外眼红的。

  慕雅妍慢条斯理地补着口红,从镜子里扫了她一眼:“你真是他女友?”

  许柔微笑:“千真万真。”

  对方冷冷地笑了一声,不说话了。

  许柔可不打算做包子,当着她的面翻了个白眼。

  慕雅妍气得口红都画歪了,嗓音也尖锐了起来:“他就和你玩玩而已。”

  “管你屁事。”许柔仔细冲掉泡沫,懒得和她废话。

  临出门之际,她又听到了对方不屑的口气:“我还以为他会找个怎么国色天香的尤物,原来是个丑八怪。”

  许柔的脚步倏然顿住。

  慕雅妍拿干纸巾擦了擦手,绕开了她,结果肩膀被人一推,高跟鞋差点崴住,好不容易堪堪稳住重心,却被人抵在了墙上。

  “我不和你吵架不代表我要忍受你的诋毁。”许柔冷着脸,一字一顿,“更何况……”

  她看到男人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腰板挺了起来,微微仰着头:“他有个怪癖,只对我硬得起来。”

  慕雅妍的表情相当精彩。

  许柔趁胜追击,松开她后对着身后的男人眨眨眼:“对吗?”

  荆念走过来,替她拨了一下颊边的长发。

  “恩,说得太对了。”他温柔地道。

  “我不和你吵架不代表我要忍受你的诋毁。”许柔冷着脸,一字一顿,“更何况……”

  她看到男人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腰板挺了起来,微微仰着头:“他有个怪癖,只对我硬得起来。”

  慕雅妍的表情相当精彩。

  许柔趁胜追击,松开她后对着身后的男人眨眨眼:“对吗?”

  荆念走过来,替她拨了一下颊边的长发。

  “恩,说得太对了。”他温柔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