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29.我的女仆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柔对做人家女佣实在没什么兴致,同样也不能理解为何荆念要如此执着于此事,他既不缺钱,也不缺常识。这年头网络如此发达,随意下个app就能找到钟点工,你甚至花不了三分钟。

  她想到夜深人静时分,依然没能得出结论。

  正巧董妍实习回来,瞥见她在上铺打坐,不由得稀奇道:“你前阵子不是崴脚,说要好好养伤,怎么大半夜还不睡。”

  “等你呢。”许柔利落爬下床,而后盘腿坐到了桌上。

  熄灯时间早过了,寝室里能见度很低,董妍拉开窗帘,也跟着靠到她身边。

  月光洒落满室,开启这一段奇妙的寝室夜话。

  她将头尾都掐掉,省略了姓名,笼统描述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董妍听完,沉默了很久。

  许柔轻轻推了她一下。

  “你说请他吃饭,他反过来要挟你去做女佣?是这个意思吧?”

  “……差不多。”

  董大妞回忆她看过的限制级小说,恍然大悟:“我认为吧,他的目的很简单。”

  “什么?”

  “他就是想泡你,然后再睡你。”

  许柔愣住,半晌反应过来,笑骂:“我可去你的吧。”她恨恨弹了下她的脑门。

  “靠,干嘛啊!”董妍捂着额头:“书上不都这样说的吗?英雄救美,美人委身,成就一段大好姻缘。”

  许柔:“……”

  见她没说话,董妍鸡贼地凑近,轻声道:“你想,吃顿饭,花不了一两个小时,可这钟点工,羁绊就深了。”

  可不是嘛。天天出入对方的公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不擦枪走火都难。

  两人显然是想到了一处。

  许柔顿了半晌,跳下桌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灌了半杯后才道:“你这意思是我羊入虎口了?”

  董妍晃着腿:“谁是羊谁是虎还不一定呢。”

  也对。

  许柔自信地笑了笑。

  当晚两人讨论到凌晨两点多都不肯睡下,女人嘛,有了共同一致的秘密,自然话匣子就收不住了。

  只是当董妍睡意朦胧抛出最后一个问题后,她竟然词穷了。

  “说了半天,你对他是什么想法?”

  许柔怔住。

  脑海里走马观花一般开始播放她和荆念的片段,他拿着钥匙在鸟笼外的逗弄姿态,他开车飚到极致速度后的轻笑,还有他如天神降临一般救她于水火的英勇。

  抛开那阴晴不定的性子,他毋庸置疑是所有女儿家的深闺梦里人。

  许柔也是个俗人,某些时刻当然也是心动过,可架不住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无常,她感觉自己已经走到了覆着薄冰的湖泊边上,尽管对面可能是最美的风景,但她却不敢再冒险前行。

  “要不我拒绝算了?”她轻声喃喃。

  回应她的是一室空寂,董妍

  已经睡着了。

  许柔打开手机,点开那个人的头像,编辑了一段天衣无缝的委婉拒绝之词。

  想要发出去时,老天爷开了个玩笑。

  对方正在输入几个字彻底惊到了她。

  这男人有毒吧,大半夜不睡觉,还有闲情逸致给她发微信。

  她耳根子又烫起来,烦躁得不行。

  下一秒,消息进来。

  明天中午来我办公室。

  很快,又跟了一条。

  我知道你还没睡。

  什么人呐。许柔把被子拉高一些,调了静音模式,把刚才那段话删掉,又重新打字——

  教授,您要不要收回成命?

  对方没回。

  她大着胆子试探,手指飞快在虚拟键盘上轻点。

  主要是您太迷人了,我怕泥足深陷。

  她配了个胖妹在雨中狂奔的表情包。

  这次他回得很快,就两个字简意赅。

  呵呵。

  嘲讽的意思。

  许柔气结,骑在大熊玩偶身上,泄愤似地锤了一下它的脸,然后她也不管了,直接回道:

  建议您百度下呵呵的用法,下次别随便打这个词。

  说完,她把手机丢到一边,再没看一眼,翻身睡了。

  同样的黑暗里,他盯着手机,皱了下眉,今晚失眠得厉害,褪黑素都不起作用,他也是闲得无聊,还真去搜了这两字。

  然而跳出的第一张图就是两个英文单词。

  fxxxu。

  他慢慢坐起身,喉结滚了下,不知怎么又想到前阵子她在泳池里朝他游来的样子。

  被水浸湿而半透明的白裙,还有少女柔软沟壑间的一点红痣。

  越想越是灼热。

  他有些不受控制,面上是压抑的冷漠,身体却已经情动。挣扎了一下走至浴室,他迅速冲了个冷水澡。

  裹着浴巾站在镜前,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表情淡然,一如既往。

  而那双猩红的眼里,全是情.欲。

  ******

  z大经济与管理学院最近风头无俩,bbs里就他们版块最热闹,一天三十多主题帖,三分之一是荆教授的偷拍照片,三分之一八卦他的家世背景,剩下的则全浸淫在他惊人的美貌里,讨论偶遇的技巧和搭讪开场白。

  甚至,还有人画了一张荆念出没南校区的路线图,红色部分为频繁点,蓝色紧随其后为普通,最后灰色代表小概率事件。

  许柔盯着这个图,不爽到了极点。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最近第二食堂人气如此之高,天天十一点半掐着饭店到,却日日排长队,敢情都是来邂逅这位万人迷的。

  很难受,她的烧鸭饭正在光速远离自己。

  出于对美食的捍卫,她在那个帖子下面匿名发泄了一番,明褒暗讽,手法高明。然而很快就有好多人开始掐

  没南校区的路线图,红色部分为频繁点,蓝色紧随其后为普通,最后灰色代表小概率事件。

  许柔盯着这个图,不爽到了极点。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最近第二食堂人气如此之高,天天十一点半掐着饭店到,却日日排长队,敢情都是来邂逅这位万人迷的。

  很难受,她的烧鸭饭正在光速远离自己。

  出于对美食的捍卫,她在那个帖子下面匿名发泄了一番,明褒暗讽,手法高明。然而很快就有好多人开始掐

  她,大意是你不懂荆念的好云云。

  许柔冷笑,没再理会。

  此时刚好是上午课结束的时间,她从寝室绕到荆念办公室,花了差不多十几分钟,越接近目的地,花枝招展的妹子越多。

  等她推开门,里头七八双眼,齐刷刷盯着她。

  许柔看着花团锦簇一般被围在中间的男人,再看周围一圈青葱洋溢的学妹们,干笑了声“教授,要不我晚点再来?”

  “不用,你等会。”他看她一眼。

  许柔只得进来,坐到最角落的椅子上。

  女生们叽叽喳喳,似乎是要用尽浑身力气说服他去参加某个聚会。

  许柔听了一会儿,觉得她们还是天真了些。

  果然,他眉间不耐烦一闪而过,口气也很冷淡:“各位,承蒙厚爱,我周六有事。”

  女孩子们失望地哦了一声。

  花一般的年纪,鲜活的脸上挂着不如意,看了就叫人心疼。

  许柔暗叹一句男人的狠心。

  等到妹子们磨磨蹭蹭走了后,他才敲敲桌子:“看够戏了?”

  钥匙被丢到桌上。

  她没接,小声道:“我帮您找个钟点工不行吗,上次那位就挺好的。”

  闻他扯了下唇:“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许柔无奈,慢吞吞走过去,把钥匙装到包里。

  他满意地笑笑,方才面对女学生们的阴霾一扫而空,眉眼舒展开,语调再度轻佻起来:“你怕什么,一起过夜那么多次,我动过你没?”

  她瞬间炸毛:“就两次!注意措辞!”

  “恩,我要有心,一次也能得手。”他漂亮的眼睛在她锁骨上打转。

  许柔硬着头皮没往后退。

  他坐回椅上,轻笑:“周六过来?”

  她狐疑地瞅他一眼:“刚不是还说周六有事吗?”

  他语气很理所当然:“是的,要监工。”

  许柔彻底崩了,不想再和这个人周旋,抬脚就走。

  他跟过来,单手拦住,笑笑:“还有一句话。”

  有屁快放。她在心里跳了起来,恶狠狠盯着他的眼睛。

  “买点菜过来,食堂吃腻了。”

  许柔不敢置信地张开口:“我……”

  他挑了下眉:“对,就是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许柔输得彻底,被他毫不留情地轰出了门。

  回寝室后,她意难平,给室友打了个电话一通抱怨,董妍刚好下午不用实习,提早回来,一进门就摸着许柔的脑袋安慰。

  “乖啊,我的崽,阿爸疼你。”

  许柔拿头顶开她,又从她买回来的饮料里拿出一罐冰可乐,一顿猛灌,灌完后恶狠狠把易拉罐一捏,气到变形:“我真的受不了了。”

  董妍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良久道:“要不你周六伺候完那一位后,跟我去联谊吧。”

  “什么鬼?”

  她意难平,给室友打了个电话一通抱怨,董妍刚好下午不用实习,提早回来,一进门就摸着许柔的脑袋安慰。

  “乖啊,我的崽,阿爸疼你。”

  许柔拿头顶开她,又从她买回来的饮料里拿出一罐冰可乐,一顿猛灌,灌完后恶狠狠把易拉罐一捏,气到变形:“我真的受不了了。”

  董妍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良久道:“要不你周六伺候完那一位后,跟我去联谊吧。”

  “什么鬼?”

  “我们生物系和经济系的联谊啊,虽然我已经毕业了,但是我弟不还在经管学院么,特地喊我去脱单的,哈哈哈哈。”

  许柔本想拒绝,但是架不住董妍死缠烂打,说一个人不敢去云云,只好应了。另外一个原因,是这聚会还有漫画主题,参加的人要打扮成里头的主人公才能前往。

  她中二的时候也玩过一阵子cosplay,还蛮有兴致的,想了想也就不再抵触。

  这些衣服虽然小众,但是在l市,也有专门的贩售店。许柔和董妍定了周五去看看,结果不巧的是那天早上她刚好收到了李莫溪的召唤,又去实验室奋斗了一整天,只得无奈放了室友鸽子。

  晚上回来后,董大妞已经把衣服买好了。

  黑裙子,白围兜,还有大片蕾丝。

  许柔一阵恶寒:“你这是什么品味?”

  董妍白她一眼:“我最喜欢的咖啡厅女仆,你懂不懂欣赏。”

  许柔:“……”

  事已至此,她也无力回天。

  第二天是周六,她换了个大包,要换的衣服塞在最底下,而后去了菜场。

  禽兽还算有点人性,昨晚大手笔转了五百的菜钱。

  许柔也懒得问他喜欢吃什么,随便买了点后杀到了海德公馆。

  东西有点多,她一个人拎不过,不得不把熟食类塞到包里,然而她的包也不够大,弄得拉链都拉不上差点炸开。

  保安替她刷了卡,电梯缓缓上行到二十八层。

  许柔两手都提满了,不得不尴尬地拿下巴去蹭门铃。

  半刻后,男人出来开了门。

  她把双手往前一送:“教授,帮帮忙……”

  话音刚落,她的包不堪重负,背带断了。

  东西散了一地。

  那件黑白分明的蕾丝裙夹在其中,最是显眼。

  男人靠在门边,恶劣地笑:“看不出你还挺有觉悟,那就换上再干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