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28.隐忍和克制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脚崴了的缘故,他将车停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限量轿跑,自然引起诸多注意,途径的男男女女都刻意放满了脚步,等着看副驾驶座上会下来怎样的美人。

  万众瞩目之下,许柔也不得不注意起形象来。

  她缩回想去推车门的手,对着遮光板上的镜子整理了下仪容。

  荆念手肘撑在方向盘上,侧过脸看她,唇角微勾,语气好不嘲弄:“怎么,外边的都是你粉丝?”

  她古怪地瞅他一眼,抿着唇没开口。

  这个人到底有几幅面孔?

  面对沈璆时阴狠暴戾,怕是连刀口舔血的恶人都要退避三尺。而她烧得迷迷糊糊时,背着她在暴雨天气穿过漫长山道的人,也是他。

  病床醒来的第一眼,他的眼神缱绻又偏执,她几乎都要以为自己让他上了心。

  但……应该只是错觉。

  她看着他这副散漫又毒舌的样子,腹诽了一番自己的自作多情。

  荆念当然听不到她的内心世界,车窗贴膜颜色深,外头看不到里头。他也不急,慢条斯理翻着手机邮箱,查阅重要信息。

  “那我就先走了,教授。”

  他抬起头,眼神幽深:“喊我什么?”

  许柔愣了下,又重复了遍:“教授?”她不太明白他为何对称呼如此有执念,随口补充道:“毕竟你教过我嘛,一日为师,终生为……”

  “为父?”他接话,很轻地笑了下:“没想到你口味挺重的。”

  口味重?

  许柔茫然,她正要问什么意思时,对方的手伸过来,在她下唇处停住,不轻不重地压了一下。

  泳池水底渡气的那一幕自动在脑内播放。

  当时没怎么在意,这会儿却莫名其妙清晰起来,双唇相贴的柔软触感,还有他侵略性极强的气息……

  “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他倏然欺近,黑眸盯着她。

  又来了。

  男人实在长得太好看了些。

  每次靠近,她的心都会漏跳一拍,耳根子也热得不行。

  不用照镜子,就能猜到自己是什么模样。许柔往日看情小说,最不喜的就是被男主逗弄到团团转的小白兔女主,怎料不知不觉间,自己竟也成了瓮中之鳖,每每听他三两句调笑,就手足无措起来。

  有点被动,很烦。

  她深吸了口气,抬眸和他对视。

  他的唇角含笑,三分轻佻七分胜券在握。

  “问你呢。”他将手指从她唇上挪开,转而到她颈侧,有一下没一下绕着她的发梢。

  许柔没躲,迎着他漆黑的眸,红唇弯弯:“我在想……”

  她刻意卖关子,拉长了语调,然后笃定道:“我在你心里很特别吧?”

  这回轮到他发愣了。

  她撑着座椅,微微前倾,冲他甜甜一笑:“别否认,你心里清楚。”

  宽大领口因为她前倾的动作,胸口一片雪白,只有锁骨中间红印子明显,是他种下的痕迹。

  他视线停滞,被那处美景晃了眼睛。

  下意识想要反驳的话没能说出口,他在她扳回一城的得意神色里,冷静开口:“十点半,关寝时间到了。”

  许柔:“……”

  她终于拉开车门,顶着众人好奇的视线站定,头发有些不服帖,顶端几根微微翘着,不合身的t恤短裤,外头披着荆念赞助的男士西装外套。

  周围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

  许柔脸不红心不跳,绕过前挡风玻璃,用这副尊容对着车里的男人抛了个媚眼。

  随后,她在上楼过程中,给他发了条消息:

  不要轻易爱上我,除非你想试试心碎的滋味。

  他回得很快,就三个字。

  神经病。

  ******

  脚伤的程度比想象中要轻很多,骨头没有伤到,校医开了两盒膏药给许柔,她贴了五个晚上就觉得肿度消了,虽然偶尔动作大了还是有点不适,但已经不影响走路了。

  董妍前两天刚巧得到去星辉制药实习的机会,天天早出晚归不见人影。至于孙珍珍,在等待考研分数的时间段里,压根就没回寝室,以至于最近宿舍里就许柔一个人独享vip包房。

  一个人虽然清静,但对于腿脚不便的人来说,就吃饭这一点上,实在有些痛苦。

  最近的食堂距离宿舍都有二十分钟的脚程,她只能选择垃圾食品度日,泡面和饼干,吃得昏天暗地。

  等到脚好的那一天,她把剩下的快速面一股脑送给了隔壁寝室,随即兴冲冲换上衣服,杀到了第二食堂三层,那个传说中掌握着烧鸭饭独门秘籍的窗口。

  刚到饭点,队伍排了很长,空气里满是饭菜的香味,勾得人食指大动。

  许柔吞了口唾沫,眼巴巴等着。

  然而轮到她的时候,打饭阿姨的无情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击垮了她。

  “同学你来迟了,今天鸭腿卖完咯。”

  可是不锈钢大盆里明明还有一只鸭腿,油汪汪香喷喷,个头也很大,比她往日吃过的任何一顿都要肥美。

  她睁大眼,伸手点着盆里,不甘道:“不是还有吗?”

  食堂阿姨一脸冷漠:“那个是别人预留的。”

  还有这种操作?许柔震惊,本科四年,从未听说过食堂还能给人留菜的。

  她本不该继续纠缠的,但她这几天日日康师傅,吃得嘴里都快淡出鸟了,心心念念的美食就在眼前,叫她怎么能狠心走开。

  食堂阿姨瞅她一眼,毕竟也是经常来这个窗口买饭的人,说不眼熟是假的。她用大勺把鸭腿盛到不锈钢餐具上,又给了希望:“要是十二点对方还没来,这个就给你。”

  许柔看了食堂中间的大摆钟,目前指向1148分,她立马高兴起来。

  吃货的执着精神值得嘉许,

  她本不该继续纠缠的,但她这几天日日康师傅,吃得嘴里都快淡出鸟了,心心念念的美食就在眼前,叫她怎么能狠心走开。

  食堂阿姨瞅她一眼,毕竟也是经常来这个窗口买饭的人,说不眼熟是假的。她用大勺把鸭腿盛到不锈钢餐具上,又给了希望:“要是十二点对方还没来,这个就给你。”

  许柔看了食堂中间的大摆钟,目前指向1148分,她立马高兴起来。

  吃货的执着精神值得嘉许,

  她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

  秒钟还有几格到十二点的时候,食堂阿姨最端起了餐盘。

  许柔咽了口唾沫,正准备去接时,有只手自她肩膀后伸出,非常自然地选择了横刀夺爱。

  那手骨节分明,手指莹白纤长,比女生的更好看。

  她莫名觉得眼熟,回过头就看到一张俊秀无双的脸。

  食堂阿姨的热情度全线飚红,堪比变脸,嗓音不自觉拔尖:“荆教授你来啦?”

  “恩,谢谢你帮我留菜。”

  男人礼貌颔首,阿姨娇羞脸红。

  许柔叹为观止,转头和他的视线撞到一起,干巴巴地打招呼:“教授好。”

  差不多一周没见面了,中途她给他发过几次微信,感谢他的出手相救云云,结果他都是单音节回复,敷衍到了极致。

  有心想请人吃一顿饭当作答谢,结果对方回复再说,你是何种心情?

  许柔不太懂他的想法,先前无数次的纠缠有她主动的,也有他不依不饶的,可经历过那一个车胎爆掉的雨夜后,她认为两人至少已经上升到了患难之友的程度。

  可显然,他不这么想。

  甚至,连她跟他打招呼,他都是淡淡的。

  许柔牙痒痒,一半是为了美食,一半是为了发泄,她故意跟着他,坐到了同一张桌上。

  他的餐盘里异常丰盛,三荤两素。

  而她的,相比之下实在寒酸,除了土豆丝就是白饭。

  她盯着他餐盘里的美食,故作忧伤地叹口气:“我好久没吃食堂的鸭腿饭了。”

  荆念喝了口汤,眼神扫她一眼,示意她继续。

  “能不能……让给我呢。”许柔双手合十,大眼扑簌簌地眨,如果身后有尾巴的话,这回儿应该已经摇上天了。

  “不。”他决绝得可怕。

  她瞬间心态爆炸,舀了勺白饭塞到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小气。”

  他被她气笑:“先来后到懂不懂。”

  许柔反击:“我比你先到,食堂又不是餐厅,还搞预留的那一套。”她皱着鼻子,小声抱怨:“当初背人家走山路,现在叫人家吃土。”

  荆念:“……”

  他忍耐地闭了闭眼睛,把鸭腿夹到她碗里。

  幸福来得太突然。

  许柔怕他反悔,立马咬了一口宣誓主权,真香啊,她陶醉地眯起了眼,像只餍足的小狐狸。

  他夹菜的手顿住,目光不经意掠过她唇畔。

  她吃饭的样子算不得优雅,甚至有点孩子气,吃到一半还会伸舌舔掉嘴边的饭粒。

  嘴唇水润,舌尖粉嫩。

  看在他眼里,又是一场酷刑。

  他眸色加深,原本尘封的心又急剧跳动起来。

  那日她下车前说的那句我是不是在你心里很特别犹如魔音入耳,让他一夜无眠。

  他厌恶这种情绪被他人左右的软弱感觉,联想到幼年时的无助,愈加抗拒她的存在。

  可根生的藤蔓驻扎在灵魂深处,已经发了芽,渐渐攀爬至他四肢百骸,他甚至可笑地打电话给陆衍。

  结果对方轻轻巧巧来了句,你想谈恋爱了啊。

  他觉得可笑。

  恋爱是什么?

  不就是整日漫步云端晕头转向的甜蜜?

  可他完全没有。

  每次见面都是一场灾难,要花十分的力气去压下他心底蠢蠢欲动的贪念。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可他两样都不沾,只想占有。

  沈璆在她身上留下那么多痕迹,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亲手将她从头发丝到脚后跟,细细清理,而后重新打上属于他的烙印。

  变态又偏执,emmachou说得一点不假。

  如果她知道真正的他是那么阴暗。

  还会这么若无其事地和自己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么?

  “教授。”她仿佛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又道:“上次给你发消息是认真的,想正式感谢你,请你吃饭。”

  她舔了舔唇,有些忐忑。

  他目光下移,少女纤细的脖颈下方,锁骨处的红痕已经消失不见。

  真遗憾啊。

  他放弃挣扎和抵抗,决定听从魔鬼的安排。

  “吃饭就不必了,我近来还要出国两趟,上次说的一个月钟点工,还差三周,你亲自补齐。”

  “教授。”她仿佛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又道:“上次给你发消息是认真的,想正式感谢你,请你吃饭。”

  她舔了舔唇,有些忐忑。

  他目光下移,少女纤细的脖颈下方,锁骨处的红痕已经消失不见。

  真遗憾啊。

  他放弃挣扎和抵抗,决定听从魔鬼的安排。

  “吃饭就不必了,我近来还要出国两趟,上次说的一个月钟点工,还差三周,你亲自补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