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24.人工呼吸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偌大的泳池派对,说散就散了。

  放浪形骸的一帮子人转到附楼去开天台派对,乔瑾还磨磨蹭蹭不肯走,站在池边不远处的榕树下点了根烟。

  还没抽一口,有人在耳边凉凉地开口:“过分了。”

  乔瑾一个激灵,差点把烟丢了,看清来人后笑骂道:“操,老子心脏病都被你吓出来了。”

  陆衍挑眉:“还不走,看戏呢?”

  可不是嘛。

  乔瑾吐了个烟圈,意味深长地望着泳池。

  一切都安静下来后那边的响动愈加明显,少女时不时潜入池底,换气的时候带起大片水花。池边还有个颀长身影,立在原处,宛若雕塑。

  “这么浪漫,我怎么舍得走。”乔瑾叹一声,玩味地笑:“这妞什么来头?”

  陆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来头就敢叫人推她下水?”

  “好奇嘛。”乔瑾挑眉。

  其实他就想看看荆念的反应,这些年的聚会这位贵公子要么不来,来了就是独身一人。

  他们狂欢,他意兴阑珊;

  他们纵情,他依旧冷眼旁观。

  怎么说呢,有时候也会气得牙痒痒,就想看看什么样的妖女能拉他下凡尘。

  “行了。”陆衍读懂了对方的表情,从背后轻推了下他:“别无意中惹到人家的宝贝,以后遭人暗算。”

  乔瑾顿了下:“不会吧?”

  陆衍不说话,又看了眼池边,缓缓勾起唇角。

  谁知道呢,有时候越是瞧不出情绪的人,爱起来才最疯狂,拖着你上天堂下地狱,直至烈焰焚身,侵蚀完你每一寸灵魂才肯罢休。

  他摇摇头,推了下乔瑾:“滚去露台。”

  乔瑾边走边笑:“一会儿找几个设备员过来捞,晚上千万别喊佣人换水,等下两百万打水漂进了地下管道。”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

  照明系统再度打开,当初灯光是找人特别设计过的,眼下重新亮起后,泳池水面泛着蓝色波纹,被投到四面高墙,一片波光粼粼,宛若置身海底。

  很梦幻。

  可惜位于梦幻中心的男主角脸色很差,秀气的下颔线条紧绷,双手抱胸,暗示着他极端糟糕的心情。

  “闹够了没?”

  “什么?”许柔浮出水面,拨掉湿哒哒贴在脸颊的长发,困惑道:“刚才没听清,你再说次。”

  “过来。”他蹲下身。

  她迟疑片刻,朝他缓缓游过去。

  白色的连衣裙漾开,宛如一朵娇莲。

  而后,莲花化为骨血,成了摄人心魂的妖精,她乌鬓间的水珠落到眼里,轻轻一眨,整个夜空的星星都仿佛都落在了里头。

  他愣了一下,原本的恼怒和不耐倏然就散了。

  目光放肆扫过她的肩膀,衣领因为她的动作大开,脖颈纤长美丽,锁

  骨间凹下去,那处的皮肤尤其薄,仿佛只要牙齿轻轻一碰,就能饮到甘甜热烈的血。

  他喉结动了动,心底异常排斥这种病态的迷恋。

  emmachou一语成谶,它正在不断滋长,毫无缘由可寻。

  “外圈我都找遍了,没有。”她喘息着。

  他盯着那微启的红唇,越是躁动,面上越是克制,连口气都淡到了极致:“上来,我不说第二次。”

  许柔怎么可能如他所愿,她观察力细致,之前自己跌入池底前明明白白看到他伸出了手,虽然动作隐晦,可……

  证明这个人还算有点同情心。

  她压根就没想过找到那只袖扣,几厘米的玩意儿,落到这私人订制深度足有3米多的无边泳池里,难度大破天际。

  幸好去年放假在仙本那考过潜水证,她在水下放松肌肉,小幅度摆腿,倒也没有耗去太多体力。

  当然,也成功骗过了他。

  “可是还没找到呢。”她故作遗憾地小声道。

  粉红眼影这会儿晕开,染得眼角颧骨都是浅浅的红。

  酡红香腮,还有额上亮晶晶的湿润水滴。

  她像被露水滋润过的海棠花,也像被人狠狠疼爱过的模样。

  荆念倏然就不想看了,站起身别开脸去,手伸入裤兜,捏着那枚罪恶的耳钉。

  许柔趴在池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期待地抬起头来。

  眼底狡黠,像只小狐狸。

  他回过头,刚好就看到她来不及隐藏的恶意笑容,和她本该精疲力尽的形象大相径庭。

  荆念:“……”

  原本想还给她的念头瞬间烟消云散,他居高临下盯着她,恢复到惯常的睥睨姿态。

  “只差一点点。”他扯了下唇。

  “什么?”许柔怔住。

  他笑意加深:“只差一点点,就能打动我了,小夜莺。”

  装可怜没到位,功亏一篑。

  她几乎是听到这句话的变了脸色,神色又鲜活起来。她恼火地拍了下水面,水花激起,溅湿了他的皮鞋。

  “我会帮你找到,作为等价交换,你必须把海豚还我。”辞灼灼,她单方面立下盟约。

  荆念嗤笑了一声,没有阻拦。

  吃点苦头也好,省得不知天高地厚。

  许柔蹬了一下池壁,后仰入水。

  这一次的时间比以往都要来得久。她摸到池底,随即扒着最下端的安全扶手,秉着呼吸悄然等待。

  怎么说呢,之前为了考owd(开放区域潜水员),许柔还特地练过一阵子水下憋气,极限是一分半钟,这成绩算不上顶好,但在普通人里还算可以。

  说白了就是一个赌。

  不过在确保自己性命无忧的前提下,她认为值得冒险。高手博弈总是差之秋毫,分不清是为了耳环亦或是岌岌可危的好胜心。

  总之,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她一定会笑到最后

  的安全扶手,秉着呼吸悄然等待。

  怎么说呢,之前为了考owd(开放区域潜水员),许柔还特地练过一阵子水下憋气,极限是一分半钟,这成绩算不上顶好,但在普通人里还算可以。

  说白了就是一个赌。

  不过在确保自己性命无忧的前提下,她认为值得冒险。高手博弈总是差之秋毫,分不清是为了耳环亦或是岌岌可危的好胜心。

  总之,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她一定会笑到最后

  水质很干净,适应了以后眼睛并没有太多不适感,最底部往上看,能见度不好,只能瞥到上头隐隐绰绰的明亮,那是水面波动时折射的光。

  远远的,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隔了太多屏障,听不真切。

  她笑了一下,一连串气泡从鼻尖冒出,争先恐后朝上面涌去。

  形势陷入冰火两重奏。

  有人蛰伏水底反而气定神闲,有人高坐岸边却心浮气躁。

  荆念第四次看表,秒钟已经绕过一圈多,70多秒,那只夜莺还没浮上来。

  没有呼救没有挣扎,比死亡还安静。

  他终于绷不住那张淡漠的脸,走到池边厉声喊她。

  池底一团白影,毫无声息地漂浮。

  “操。”他低声咒骂,随后甩掉外套,连脱鞋的功夫都顾不上,直接跳到水里。

  她闭着眼,脸色苍白,长发飘散开来,像一具破败的娃娃。

  他奋力游过去,揽住她的腰肢,边带着她往上浮,边给她渡气。

  唇畔接触的那刻,许柔的世界崩塌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骑虎难下,不能挣扎,被逼着张开双口,被逼着接受男人凛冽的侵略气息。水温陡然升高,她忍住要尖叫的冲动,默默承受了这一切。

  不算是多脸红心跳的接吻,没有唇舌交缠,说来可笑,但这确确实实是她的初吻……

  关于firstkiss,她也曾幻想过,兴许是在绿荫漫步的午后,兴许是在图书馆日光弥漫的角落,但却没想过会发生在不可描述的泳池底。

  还他妈用的是人工呼吸模式!

  许柔欲哭无泪,被抱着放上池边,她听到他低低的喘息,那是剧烈运动后带来的效应,她的耳根子不由自主变得更烫。

  当胸口衣襟被解开,男人的手放到柔软处,准备做心肺复苏时,她再不能装死。

  荆念没有防备,就这样撞进一双饱含泪水的美眸里,少女奋力将他手打开,而后抱着膝盖,倍感羞耻地把脸埋到双腿间。

  “混蛋。”她又羞又气,带着哭腔控诉。

  他沉默三秒,坐到地上,眼里划过被欺瞒的戾气,“你真挺能耐,懂得掌握人性的弱点,连我都没看出来。”

  她没理他,继续做鸵鸟。

  他冷笑了下,把那只耳环丢到她跟前:“演了好大一出戏,现在装作一副受委屈的姿态给谁看?”

  许柔仍然埋着头,一把将小海豚攥在了手里。

  “我利用你的同情心,你用我心爱之物来要挟我,咱们谁也不比谁高尚。”她还不忘反击。

  说完后,气氛倏然一窒。

  男人脸色变了。

  她瞅了一眼,想快点脱身,于是丢出一物,是最后时刻无心插柳柳成荫的袖扣。

  “等价交换,你不亏。”

  可他显然是不愿意放过她,拿手逼着她抬头,而后用力掐着她的下巴,逼她看向他,语气不善:“不亏?”

  她吃痛,咬牙道:“荆念,你神经病啊。”

  他眼底蕴着风暴,笑容却堪比世上最温柔的情人:“恩,让我这个有病的人告诉你,等价交换不是这样的。”

  她看到他的笑,反射性要逃。

  被一把抓住脚踝,扯了回来。

  他轻轻松松反剪了她的双手,目光灼热,盯着她的锁骨,然后微微低下头贴近。

  许柔只察觉到一阵濡湿,紧接着是刺痛。

  她脸红得快要滴出血:“你属狗的吗?”

  他慢条斯理地站直身,看着她锁骨间被他吸吮出来的红印,少女的肌肤比想象中更娇气,只是稍稍一碰,就显现出暧昧痕迹。

  至于那滋味,完全像极了融化在舌尖的蜜糖。

  他伸出长指,在吻痕上恶意摩挲了一下,轻声道:“学会了吗?这才是等价交换。”

  骨,然后微微低下头贴近。

  许柔只察觉到一阵濡湿,紧接着是刺痛。

  她脸红得快要滴出血:“你属狗的吗?”

  他慢条斯理地站直身,看着她锁骨间被他吸吮出来的红印,少女的肌肤比想象中更娇气,只是稍稍一碰,就显现出暧昧痕迹。

  至于那滋味,完全像极了融化在舌尖的蜜糖。

  他伸出长指,在吻痕上恶意摩挲了一下,轻声道:“学会了吗?这才是等价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