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22.不作死就不会死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他用低沉清润的嗓说出金主爸爸这四个字时,许柔拿着筷子的手不由自主抖了下,她只能在娟姨满是尴尬的表情里默默放下碗筷,坐直了身子。

  “娟姨,要不您先……”

  “我先回去我先回去,你们聊。”中年女人忙不迭应声,走至门边时,又忍不住再看一眼这位悄无声息出现的青年,尽管此刻他面带笑容瞧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可莫名其妙的压迫感依然让她在经过时加快了脚步。

  荆念放下行李,刚要步入时,那女人折而复返,鼓足勇气道:“小柔是个好女孩,请对她好一些。”

  许柔:“……”

  女人逃命似的跑了。

  他走至餐桌前,双手撑着桌沿,一字一顿:“好女孩,恩?”

  许柔镇定自若地和他对视。

  他盯着她,嘴角还噙着笑,眼睛微微眯起,不自觉带了点勾人味道,“什么样的好女孩会冒充自己是别人情妇?”

  她叠着双腿,感到膝盖有些发麻,干脆也站起来。

  身高差距缩小,总算气焰上没这么渺小。

  许柔没回答那个反问,抽了张纸巾把刚才鸡翅掉在桌上的油污擦掉,随后抛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开场白:“吃了没?”

  狗血伦理剧一下子变成了温情戏码。

  荆念拉开椅子坐下来,看了眼菜色,淡淡道:“你倒是有口福。”

  她迟疑片刻,很快去厨房给他添了碗饭,并且拿着新餐具回来,工工整整放于他面前,低声道:“您先吃吧。”

  他懒洋洋地掀了掀眼皮:“别您啊您的。”

  许柔一愣。

  “听着烦。”他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随后道:“补考成绩昨天我录入系统了,选修课正式结束,我们的师生关系到此为止。”

  她赶紧低头,想掩盖住愈来愈明显的笑意。

  脑海里奏起恢弘壮丽的交响乐,空气里仿佛也弥漫着自由的气息。

  她深深吸一口气,真他妈爽啊。

  荆念冷眼看着,她垂着脑袋站着的样子活像一只受到谴责的小鹌鹑,可搭在短裙旁边的手指已经虚空弹起了钢琴。

  心情倏然变坏,他活到二十八岁,第一次有异性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远离他的身边。

  别人他不管,可这只小夜莺不一样,他也懒得去追究这种不一样背后代表的到底是何种情绪,眼下只想折了她的翅膀,要她讨饶。

  “很开心吧?”他说。

  “怎么会?”许柔把颊边长发勾到耳后,摆了个哀婉的表情,语气沉痛:“全z大都在为您的离去哭泣。”除了我,嘻嘻。

  他抬眼,拿了一颗盐水花生,慢条斯理地道:“你说这东西像不像你?”

  她闷不吭声,杏眼划过不解。

  荆念笑了一下,纤长的手指剥开外壳,里头的果实还包着红衣:“你除掉果壳后,觉得它长这样。”

  随后他又把

  红色的那一层轻轻抹掉,捻了一颗放在眼前端详片刻,轻笑道:“没想到还披了层马甲。”

  许柔僵住,半晌无名火从心底蔓延,缓缓烧到喉咙,她忍了下,没有发作。

  “当然,无论它有多少伪装,最后还是要沦为盘中餐。”他可惜地叹了口气,随即干净利落地吃掉了那颗花生。

  “是吗?”许柔怎么会听不懂他含沙射影的话,其实她有一百种方法来回击,但念及他最后给她补考的那一星点恩情……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

  她故意看向墙上的钟,笑笑:“我得回去了,快到关寝时间了。”

  他没看她,还坐在餐桌前,一盘花生被他剥得七七八八,在她穿好鞋的时候,他端起盘子,将剥下来的果壳全部倒到了垃圾箱里。

  “今天蒋院长给我发了邮件。”

  她在电梯厅回过头,不明白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拉开椅子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抬手给她按了电梯门,眉眼淡然,瞧不出神色。

  电梯厢上升的声音愈来愈近,许柔涌起不祥的预感。

  下一刻,他终于给出会心一击:“他问我愿不愿意留校任教经济系的专业课程。”

  许柔猛地抬头看他:“你怎么说?”

  电梯门开了,他摆了个请的姿势,见她没有要进去的意思,靠回墙边,挑眉道:“不走?”

  她转过身,又重复了遍:“你怎么说?”

  他垂着眼,睫毛压着墨瞳,瞧上去有点无辜,“我如今被董事会除名,确实很需要一份工作。”

  许柔怒了:“你放屁!”

  本来她不用那么激动,可生科院和经管学院就在隔壁,食堂都是通用的,碰到的几率太大了。

  他眨眨眼:“不装了?”

  她恨恨拿鞋在地上摩擦了几下。

  “开心吗?小夜莺。”他一点点漾开唇角,笑容比三月桃花还迷人,“我们很快会见面的。”

  这个男人,完全是生来气死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语气词,都让她血压飙升。

  “我真的不懂。”她冷静下来,试图讲道理:“你这样阴魂不散有什么意思?”

  他很明显愣了一下,表情有瞬间茫然。

  随后,他好看的眉舒展开来,嗤笑:“别自作多情,不是为你。”

  许柔耸耸肩:“那最好。”语罢她又按了下电梯键。

  等待电梯的过程中,两人再也没开口。

  直到电梯门打开,她迈步上去,挣扎了一下,又回过头来:“我们一笔勾销了好吧?”

  他恍若未闻,就在边上翻着手机。

  许柔压着门不让它关上,从包里翻出几张纸币,递过去:“那,这是钟点工多下来的钱。”

  收下它,代表前尘往事,随风散。

  他面无表情地看她,良久接过钱。

  她松了一口气,笑意盈盈地道:“那就……后会有期

  再也没开口。

  直到电梯门打开,她迈步上去,挣扎了一下,又回过头来:“我们一笔勾销了好吧?”

  他恍若未闻,就在边上翻着手机。

  许柔压着门不让它关上,从包里翻出几张纸币,递过去:“那,这是钟点工多下来的钱。”

  收下它,代表前尘往事,随风散。

  他面无表情地看她,良久接过钱。

  她松了一口气,笑意盈盈地道:“那就……后会有期

  啦,荆教授。”

  电梯门的最后一丝缝隙合上,声控灯灭了。

  他重新回到黑暗里,只有虚掩的房门处透出来些许灯光,在地上拉出窄窄的一道光影。

  他在暗处站了许久,才尝试着挪到亮的地方。

  可光晕还不够,他的大半身子仍在阴影里,脸上半明半昧,像是产生了两副表情。

  左边,是光明。

  右边,是堕落。

  手心揣着裤兜,摸出一只耳环,他啧了一声,将它丢到了门口的果皮箱里。

  ******

  许柔这个暑假过得充实又痛苦,充实是因为天天泡在实验室,痛苦也是同样的理由。

  李莫溪真不愧是传说中李莫愁的亲姐妹,奴役学生的手段比谁都高明,给你一个任务,也不给时间节点,就随口说一句你看着办吧。

  这就逼着许柔不得不加班加点地干,常常所有人都散了,她还留着值班。

  当然,好消息也有,九月份开学的时候,她如愿拿到了导师推荐信。

  “可把我牛逼坏了。”她反复把信亲了亲,在宿舍里欢乐地转圈圈。

  董妍也没回家,她已经拿到了毕业证,正准备在l市找工作。但这年头,本科文凭已经没有想象中那么值钱了,尽管她是z大毕业,可生物系的专业毕竟难对口,她投了许多简历,都石沉大海。

  “要不我也考研吧,今年错过了,明年卷土重来。”董大妞很惆怅。

  许柔摸摸她的脑袋:“好哇,到时候你也来生研院,还能叫我声师姐,岂不是美滋滋?”

  董妍拨开她的手,没好气道:“本校录取率低于三个点,我不敢想,也就你这样的才能保研。”

  “我帮你看看其他的。”许柔嘿嘿一笑,坐下来给好友翻找其他热门考研专业。只是鼠标还没点几下,脸颊就被人从两侧用力挤在了一起。

  她被迫口齿不清地道:“要死啊你?”

  董妍捏着她的脸,一脸天上掉馅饼的神色,“我考经济系的研究生怎么样?”

  许柔顿了下,看向她的电脑,z大bbs灌水版块已经爆炸了,首页各种飘红热帖。

  讨论对象就只有一个,荆念。

  讨论的事儿也只有一个,荆念正式任教。

  她看着董妍疯狂右键下载男人的各种偷拍照,很是无语:“至于吗?我校没有其他优质小哥哥了?”

  董大妞头也不抬,在桌面上建了个文件夹——我的梦想,随后把照片全拖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悠悠叹了口气:“也有这么几个,但和荆教授比起来,总是少了点味道。”

  许柔点头,禽兽的味道。

  董妍仔细翻着照片,在找哪张做桌面合适,翻了半天又恨像素太差,口里絮絮叨叨:“怎么就没人拿单反拍啊?”

  许柔懒得理她,拿上脸盆去卫生间冲了个战斗澡。最近李莫溪开恩让她准备下周的保研考试,所以她都不到

  我的梦想,随后把照片全拖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悠悠叹了口气:“也有这么几个,但和荆教授比起来,总是少了点味道。”

  许柔点头,禽兽的味道。

  董妍仔细翻着照片,在找哪张做桌面合适,翻了半天又恨像素太差,口里絮絮叨叨:“怎么就没人拿单反拍啊?”

  许柔懒得理她,拿上脸盆去卫生间冲了个战斗澡。最近李莫溪开恩让她准备下周的保研考试,所以她都不到

  十点钟就睡了,只为清晨能早点起来去图书馆占座。

  只是这一晚,也不知怎么了,她翻来覆去没有睡意,往常只要开着床头小灯看《百年孤独》,三分钟保准瞌睡虫上门。

  董妍在隔壁用ipad刷剧,听到她的动静,不由问道:“柔姐,怎么了?”

  “没事,你看吧,我睡了。”她钻进被子里,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手机界面上没几个好玩的app,她翻了翻,手指一顿。

  最后那个应用是前阵子娟姨在荆念家做钟点工时装的,能直接连接到对方家里的摄像头。

  她完全忘了这码事儿了,告辞的时候也没把摄像头拆回来。

  禽兽应该搬到z大员工宿舍了吧。

  兴许是被鬼迷了心窍,许柔连纠结的心情都没有,直接就点开了app。

  画面上一片明亮,还是熟悉的客厅。

  她操纵着软件远程挪动摄像头,在靠近浴室那一处时,镜头里步入一个身影。

  男人全.裸,只在下半身裹着浴巾,好像是冲澡到一半的样子,回来接电话。

  摄像头很清晰,能看到他身上白色的泡沫,顺着腹肌的美好弧度往下滑落……

  然后,他弯下腰,茶几上拿起手机。

  动作可能有点大,那个浴巾松了点,要看着要掉下来……

  “我操。”许柔忍不住骂娘。

  她对这个app的了解实在太少,不明白有一种功能,能够同声传递。

  更不幸的是,系统默认是麦克风开启的状态。

  很明显,男人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抓着浴巾站直身,视线在厅里掠过半圈,而后凑到摄像头前。

  精致的脸庞被陡然放大,许柔吓得丢掉手机。

  对方含着冰渣子的语调也同一时刻传来——

  “小夜莺,我看你是嫌命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