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11.史诗级画面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这话,许柔只觉脸上微微发烫,在学业这一块,她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因成绩出色,老师对她向来和颜悦色,何曾被这样毫不留情拒绝过。

  冯昳君比她还尴尬,他短短几句无心之语,直接把李莫溪对许柔的印象分拉低到负数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

  当然,李教授也没给他们挽回的机会,直接就走了。

  第一次见面的印象分全毁了。

  冯昳君目送那个白色身影离开,视线收回的时候带了几分歉意:“怪我这张嘴了。”

  哪能怪他呢,他也不过是好心提醒几句,哪里晓得被讨论的当事人站在身后。

  许柔摇摇头:“没事的,主任,不是还有好几位导师要拜访吗?”

  “对对。”冯昳君一听也振作起来。

  接下来见的几位都很顺利,毕竟许柔的硬性条件无懈可击,行为举止也挑不出错。与冯有几分交情的王金博士尤为热情,他的科研项目刚启动,团队正是缺人的时候。

  许柔应他的要求把个人资料留了一份下来。

  一切看起来水到渠成。

  冯昳君挺满意,毕竟是系里最优秀的学生,要是没进生研院,怎么都说不过去。

  “九月份还有次笔试,具体考试的范围主要还是本科阶段的内容,不会有问题吧?”

  许柔很自信:“您放心吧。”

  “那就好。”冯昳君笑了笑:“最近和几位导师多联系,最后能不能保研还是要看他们。”

  “一定。”许柔点头。

  他这才放下心来,临走时又例行公事提醒了一句:“大四绩点要继续保持在4.0上,不能挂科。”

  说完,没等许柔回应,他自己先笑了起来:“哎,我好像说了句废话。”

  许柔也憋着笑:“我不会挂科的,您放心。”

  让她算算,上一次不及格是什么时候?

  哦,是小学三年级那次立定跳远。

  ******

  六月中旬,开始进入考试周。孙珍珍又搬回了寝室,去的时候就一个空落落的行李箱,回来时直接拖了三个大包,倒出来全是衣服,好多连标牌都没摘。

  “你之前到底是备考还是血拼啊?”董妍咂舌。

  她笑了下:“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男朋友自作主张买的,其实很多款式都不太适合我。”

  董妍脑回路清奇,还真去翻了几件,看到牌子后,连忙打消了不该有的念头:“好像我也驾驭不了,你留着自己穿吧。”

  孙珍珍没再搭话,把衣服挂到橱柜后,她看向不发一语坐在书桌前刷题的许柔。

  “小柔,保研名单下来了吗?”

  许柔伸手把台灯调得更亮,直接吐了一个字:“没。”

  她回得很敷衍,识相的人就该自行退场。

  可孙珍珍还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恬淡模样:“我听说,你被系里推荐去生科院了

  恭喜你啊。”

  许柔翻着卷子,头也没抬:“还没进呢,恭喜什么。”

  董妍没听出硝烟味,翘着腿剪脚趾甲,一边还不忘搭话:“我柔姐肯定稳进的啊,想都不用想。”

  “是的呢。”孙珍珍叹了一声,也不知是否有意试探:“也不知道系里有几个推荐名额。”

  许柔经过夜店事件后,对她这个人的好感度直线下降,先不说这件事是否和她有关,光是室友失踪她还能高枕无忧睡大觉这一点,就很恐怖了。

  一念及此,她口气变得很不客气:“你想知道的话可以直接去问系主任。”

  孙珍珍也不恼,故作亲昵捏了捏她的肩:“我就随口一问,推荐名额肯定给不到我的。”

  许柔丢下笔,扭头看她:“对,你问了也是白问,毕竟你绩点都没过三点五。”

  肩膀上的手倏然顿住。

  许柔盯着她不放。

  孙珍珍笑容不减:“嘴巴真坏,要不是朋友我就抽你了。”

  许柔耸耸肩。

  谁跟你是朋友。她想。

  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位演技在线的影后身上,许柔又转回去做题。目光无意扫过桌前的化妆镜,镜中映出一张漠然的脸。

  唯有眼神,似毒蛇吐信,盈满了恶毒与嫉妒。

  许柔一下子毛骨悚然,猛地站起来,再看向孙,她诧异地眨眨眼,一副无辜的样子。

  真是恶心。

  她一分钟也不想待在寝室,推开门就朝外走。

  董妍趿拉着拖鞋追出来:“柔姐,去哪啊,大晚上的。”

  “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儿就回来。”

  许柔确实没打算走多远,也就准备沿着南校区绕两圈。外头蝉鸣不断,树叶婆娑,刚下过雷阵雨的关系,天气还算凉爽。

  她看着朗朗星空,只觉心情好了点。

  散步至南校后门处附近时,有嚣张的跑车引擎声传来。

  红色法拉利亮着远光灯,风驰电掣一般,在校门外踩了个急刹。

  车上跳下来一个年轻男人,对着电话骂骂咧咧:“老子在你身上砸那么多钱,你他妈装什么贞洁烈妇呢?”

  “我给你三分钟,马上给老子下楼。”

  “孙珍珍,老子今晚就想干你,别扯有的没的。”

  全是污秽语,许柔本想一走了之,可听到最后那个名字时,她愣了一下。

  就这么耽搁一小会,对方也发现了她。

  眼神从不耐烦到兴致满满,只用了一秒钟。

  “嗨,美人儿,我带你去兜兜风?”他故作潇洒地靠到引擎盖上。

  汽车大灯熄灭,没有了强光直射,许柔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额前头发输得光亮,五官还算俊朗,可惜眼周浮肿,一看就是声色场所泡惯了的。

  这张脸,也很熟悉。

  是那一晚她逃出鸟笼后去而复返的不轨之人。

  事情的疑点越来越多了,

  眼神从不耐烦到兴致满满,只用了一秒钟。

  “嗨,美人儿,我带你去兜兜风?”他故作潇洒地靠到引擎盖上。

  汽车大灯熄灭,没有了强光直射,许柔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额前头发输得光亮,五官还算俊朗,可惜眼周浮肿,一看就是声色场所泡惯了的。

  这张脸,也很熟悉。

  是那一晚她逃出鸟笼后去而复返的不轨之人。

  事情的疑点越来越多了,

  从酒吧到拍卖会,孙珍珍到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联系?

  她想了下,淡淡道:“兜风不必,谈谈天可以。”

  男人眉开眼笑:“鄙人姓沈,单名一个璆字,我们去车上聊?”他拉开车门,摆了个绅士的弯腰姿势。

  许柔自然是不可能上车的,她连名字都是现编的。

  她坐到长椅上,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沈璆也不恼,这会儿他已经完全想不起孙珍珍这号人了,满脑子就是怎么搞定眼前这个尤物。

  可惜交流的过程不太顺利。

  许柔挖空心思一个劲套他的话,就想敲出点蛛丝马迹。

  沈璆则使劲浑身解数讨她欢心,奉承之词不断,恨不能她立刻上他的车,开到野外纾解一番。

  聊了半个小时的天,基本是鸡同鸭讲。

  沈璆最后狠狠心,去车后备箱拿了两瓶水。

  “渴了吧?”他递过去。

  许柔分明看到他在递水之前的小动作,似乎在分辨两个瓶子的区别。

  这水有古怪。

  她接过来,没有打开的意思。

  沈璆笑得很假:“来,我帮你拧。”

  “不用了。”许柔摆手,心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这个男人比想象得更低级,指不定还要使出什么下三滥的招数来。

  她站起来,趁着校区保安过来巡检的契机,匆匆溜了。

  时针走至2149分,许柔途径超市,想起最近挑灯夜战时每每饥肠辘辘无心学习,就进去买了些零食和果味饮料。她留了个心眼,没有丢掉那瓶矿泉水,想让认识的朋友帮忙分析下成分。

  买完东西,绕过c区办公楼时,她倏然看到自己的影子后面还叠了一个长长的黑影。

  有人在她背后。

  许柔这一晚受到的刺激实在有点多,反映过大导致转身幅度异常夸张,她的手狠狠打到了后面那位的臂膀。

  有什么东西掉了,刷拉拉一阵响。

  刹那间,场景好比漫天飞雪。

  无数张卷子自空中缓缓落下,上边还印有密密麻麻的选择题。

  她在这样的史诗级画面里,望向对面的人。

  那人眨了下好看的眼,手指从她颈侧拿过一张卡在衣领处的试卷,面无表情地道——

  “把你的期末试卷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