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插翅难飞 10.生命的真谛

小说:念你插翅难飞 作者:玄宓 更新时间:2020-04-23 15:52: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被当场抓包,除了死不承认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顺手把胳膊压在车框上,佯装诧异:“教授,好巧,这车是您的?”

  可荆念明显不愿意放过她。

  他盯着她的眼睛,“我问你在找什么。”

  “什么意思?我没丢东西呢。”许柔感觉快端不住笑容了,自他出现在学校后,一直披着张斯文有礼的皮,哪里像此刻这般咄咄逼人。

  感觉,又变回了那一晚连命都不要的飙车狂徒。

  她看着他额角的殷红,衬得他眼神愈加森冷。明明他没有过多表情,可她本能察觉到他的心情异常恶劣。

  “是吗?”他视线缓缓上移,落到她右边耳垂上的坠饰。

  许柔感觉自己被盯上了,最可怕的是她现在并不能确定对方手里有几张底牌。

  说谎不是什么好习惯,可这会儿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之前在杂志上好几次看过这辆车,特别感兴趣,难得在街上遇到了,就想过来饱饱眼福。”

  这慌扯得挺没水平的。

  许柔不想和他对视,垂下眼,模样有些委屈,感觉像是被留堂训斥的学生。

  荆念扯扯唇:“汽车爱好者?”

  她愣住:“什么?”

  “不是说对这车很感兴趣?”他手肘撑在方向盘上,侧过脸看她,语速很慢:“马力多少?”

  开始测谎出题了。

  许柔顿了下:“640。”

  “发动机呢?”

  “6.5lv12钢。”

  他没再往下问,笑容淡了些。

  “您是在考我吗?还不到期末呢。”许柔把手背到身后,手心汗涔涔的,面上却一派云淡风轻。

  心底有个小人跳了起来,疯狂给自己点赞。

  感谢那晚闲着蛋疼的自己,特意去查了那辆车的性能,再感谢那篇文的笔者,不厌其烦地科普动力数据,加深了印象。

  她抿着唇,隐隐自得。

  却不知这番神情全落了那人眼里。

  荆念靠回椅背上,和她这样你来我往的过招,方才老宅里带出来的阴霾竟也消掉了七七八八。

  算了,还是个小姑娘。他想。

  犯不着计较。

  既然她想演,他也懒得拆穿。

  许柔觉得自己逃过一劫,彻底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她甚至还从随身小包里取出湿巾,乖巧地递过去:“用这个擦掉血污更方便些。”

  荆念还没来得及接,耳边又炸开一道嗓。

  “荆教授!”董妍兴奋地凑近,圆脸上只差没写上这是命中注定的邂逅。

  荆念淡淡颔首:“你好。”

  在不熟的人面前,他一直都是这副样子,不冷不热,永远保持着安全距离。

  就光听这两个字,董妍耳朵都酥了,她傻傻点着头,而后猛然发现了什么,紧张道:“您受伤了?这得去医院吧,要不要

  我们陪……”

  陪你个大西瓜。

  许柔听不下去,从背后狠狠拧了她一把。

  “干嘛呀!”董妍吃痛,扭着身子避开,气愤道:“他都伤成这样了,我们做学生的怎能袖手旁观?”

  就一个小口子,死不了的。许柔很想这样驳斥,可对上荆念的脸后,她又只能委婉道:“教授,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伸出手,径自抽走她手里的湿巾。

  态度模凌两可,也没说让她们走。

  气氛莫名其妙僵住了。

  董妍看看车里的美男,再看看满脸别扭的室友,最后低下头瞅了眼挂满双手的购物袋,果断道:“荆教授,可以搭您的顺风车回学校吗?”

  许柔:“……”

  荆念最后还是同意载她们回学校,车速很稳,没了那一晚的惊心动魄后,坐在这样的轿跑里还是很拉风的。

  每每路口停下,董妍总要装模作样地坐直身,拉下窗,享受众人艳羡的眼光。

  “你能不能正常点?”许柔很尴尬,瞥了眼后视镜,他依旧单手把着方向盘,意兴阑珊的样子,并没有关注后排的她们。

  董妍轻声叹息:“真的,现在完全可以理解坐宝马车里哭的感受,我认为这种哭,留下的也应该是喜悦的泪水,你觉得呢。”

  “我觉得吧。”许柔慢慢抬起手,中指和拇指叠在一起,在对方脑门上毫不留情弹了一下:“你的三观裂了。”

  十七分钟后,她们到达目的的。

  z大宿舍区有条道,私家车可以直接开进来。通行时间为早上9点至晚上20点。

  荆念在校门口外就停了车。

  董妍还恋恋不舍这皮质沁凉价值不菲的坐垫,被许柔撵下了车。她绕到驾驶座外,微微鞠了一躬:“谢谢教授。”

  荆念嗯了一声,重新合上车窗。

  窗和车框只剩下三指缝隙时,他浓墨一般的眼睛朝外望过来:“这次没落下东西吧?”

  “什么?”许柔听得不算很清楚,想追问一下时,他已经绝尘而去了。

  回到寝室后,她躺到床上,小心摩挲着耳边的小海豚。

  幸好有惊无险,她二十一岁的生日就这样过了。

  .

  许柔没敢再去追究那个耳坠的下落。她披的马甲越来越薄,可能再留点线索就要露馅了。

  她开始收起尾巴,低调做人,尤其是在荆念面前。

  他不怎么去办公室,她帮忙打印资料的时候也鲜少遇见。除开周四上课,两个人再没了交集。

  六月中旬的时候,z大发布了本校保研简章,几乎是校网公开的第一时间,许柔就收到了系主任的召唤,通知她午休的时候去一趟生命科学研究院。

  生研院是z大九年前才成立的学术特区,历任院长都是海内外知名科学家,招生条件极度苛刻,就连本校学生,都没有半分优待,堪称考研中的炼狱模式。

  许柔在本科阶段鲜有

  室,她帮忙打印资料的时候也鲜少遇见。除开周四上课,两个人再没了交集。

  六月中旬的时候,z大发布了本校保研简章,几乎是校网公开的第一时间,许柔就收到了系主任的召唤,通知她午休的时候去一趟生命科学研究院。

  生研院是z大九年前才成立的学术特区,历任院长都是海内外知名科学家,招生条件极度苛刻,就连本校学生,都没有半分优待,堪称考研中的炼狱模式。

  许柔在本科阶段鲜有

  对手,专业成绩可以把第二名按在地上摩擦,但对于生研院,她也不能打包票说一定进。

  主要是因为导师们难搞,她听前辈说起过,曾经还有申请材料齐全,笔试给你过了,可最后的面试关头被刷了的。

  大概是搞科研的人都比较严苛吧。

  显然系主任也和她有一样的顾虑。

  冯昳君在院门口等她,笑容很无奈:“系里的推荐信给你写好了,不过……咱们还是先去混个脸熟,你成绩单都带了吧?”

  许柔捏着文件袋,点了点头。

  这位冯老师在系里的风评极好,四十出头的年纪,心态年轻,外表俊朗,责任心和关爱度极强,生物系的学生们私下里给他题词——

  我替你背锅,你出去闯祸。

  名副其实的生物系第一奶爸。

  许柔也很喜欢这位老师,看到他此刻苦哈哈的样子,不由得打趣道:“主任,您这样子看起来像是被讨债的。”

  冯昳君推开研究院大门,领着她朝里走,边走边道:“你不知道,去年生研院一个名额都没给本校,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凉凉。”

  这么恐怖的吗?

  许柔也被他搞得有点紧张,途径长廊,挂着院里大拿们的照片简介。她一个一个看过去,脚步不自觉放慢。

  冯昳君走出老远,快上楼梯了才发现她没跟上,又折回来找她。见她在第二幅面前伫立许久,过去拍了下她的肩。

  “看傻了?”

  “感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许柔嘿嘿一笑,回头一字一句读着眼前这位导师的简介。

  这一位和别的不一样,万绿丛中一点红。

  同为女性,许柔与有荣焉。

  李莫溪,1976年生,z大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杜克大学医学中心药理学和肿瘤生物学终身讲席教授,曾在《自然》、《细胞》、《科学》等杂志发表论文。

  读到最后一行字,许柔咂舌,那可是全球顶尖的三大科学杂志,能登上其中一本都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这位女导师,硬生生拉高了上限。

  牛逼,太牛逼了。

  要是能入她门下……

  许柔突然间有了奋斗的目标,只是下一刻,从来都是鼓励学生追求梦想的冯昳君破天荒泼了冷水。

  “这一位就算了吧,难度太高。”他转头指了指另外一位的照片,正色道:“我和王金教授有些交情,他主攻的也是你感兴趣的基因细胞方向。”

  许柔应了一声,眼睛还不肯离开李莫溪的照片,有点失落。

  冯昳君很为难,想了想低声道:“这可是李莫愁啊,好久没带学生了,三年前好不容易松口收了个,结果没过一学期对方就自动退学了。”

  许柔惊讶:“为什么?”

  冯昳君苦笑:“申请报告系里也有存档,说是自己天分不够,无法追随导师的脚步。”他想了下,又补充道:“我看他短短半年暴瘦二十斤,可能……”

  “可能是被我这个李莫愁折磨的吧。”很快有人接话。

  许柔和冯昳君同时一僵,直觉大事不妙。

  有位利落短发的女子,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五官英气,气质冷冽,正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

  冯昳君试图补救:“李教授,抱歉,随口几句玩笑话,请不要放在心上。”他火速说完,把身边少女往前轻推了下,“这位是许柔,我们生物系的高材生,非常有天分,我们系里准备推荐到生科院。”

  许柔非常恭敬地鞠了个躬:“李教授好。”

  李莫溪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要推到我这里就行,毕竟在我的实验室里,可没时间闲话他人家常。”

  褂,五官英气,气质冷冽,正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们。

  冯昳君试图补救:“李教授,抱歉,随口几句玩笑话,请不要放在心上。”他火速说完,把身边少女往前轻推了下,“这位是许柔,我们生物系的高材生,非常有天分,我们系里准备推荐到生科院。”

  许柔非常恭敬地鞠了个躬:“李教授好。”

  李莫溪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要推到我这里就行,毕竟在我的实验室里,可没时间闲话他人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