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残 第954章 孟冬沙风紧 中

小说:唐残 作者:猫疲 更新时间:2020-07-14 06:21: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在隆隆的炮击声中,最终李明达亲率的凉州官健(旷骑),还是有些遗憾的放弃了对于城下溃乱士卒的追击,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干涸的护城河里,居然又重新聚拢整队出一个不规整的阵容来。

  而少许追杀上头而不顾号令想要继续上前驱赶的官健骑兵,却是被门内侧开出来贴着墙根列阵的数排贼军,利用护城壕与人人马的高度落差,以火器接连齐射所中纷纷落马下来;而仅剩少许幸存的骑兵忙不迭的掉头奔逃回来。

  “踹之不散,溃而复聚,果真是朝廷深以为忌惮的悍贼啊!”

  控马奔走当中李明达却是脸色肃然道,随又对左右下令:

  “吹号徐进,莫要恋战,火速转到城南。。再随我多多击破贼势!”

  随着不断吹响起来的螺号声,仿若滚滚洪流一般几乎气势未减多少的凉州官健,很快就拉长了队形踏过已经被冲破多处而显得一片狼藉的营盘,与城墙下尸横枕籍战场的间距;如涌潮一般的迅速飞逝在了城墙东南角处。

  而这些凉州官健从城东转战到城南,仿佛也只是费了大半个时辰而已,大多数骑兵连人带马也只是看看出了一身热汗。然而,就是在城东的这一阵耽搁和拖延,出现在他们面前已然是从烟火四起的先扬军营垒中迅速收队回来,以刀枪弓弩的严整以待的紧密阵列。

  这一次,就再也没有任何虚张声势和避重就轻权谋余地了。望着已然被点燃处处的先扬军阵营,飞驰而至的凉州官健,几乎是轻车熟路又默契十足一般,在堪堪距离最大射程的百步之外,突然就人马嘶鸣左右分裂开来,而变成抄掠过太平军多重结阵两测的鹤翼之势。

  只见这些如同展翅飞禽一般拉长延伸而出的轻骑,在飞掠过太平军阵列侧边的那一刹那,却是纷纷扬起手中搭箭的角弓,几乎是毫无间歇的接二连三方放射如雨;就在这么盘旋而过的十几个呼吸之间,他们就已然宛如行云流水的一气飞射出四五只到七八只的箭矢。

  而以四平八稳而内在中空方阵应对的太平军侧列,也毫不犹豫在口令和哨子声中追逐着这些飞驰掠阵的人马,而以预先设定的提前射界,持铳越过垂下刀矛持牌蹲伏姿态的白兵头顶上,不停放出一阵又一阵的层叠烟气和细密弹丸来。

  只见一时间咻咻的箭羽与灼热的铅子破空往来交织着;不断在白羽颤颤和血色迸溅当中,贯倒太平军阵排头忙碌着往复装弹放射的铳手和缩身蹲守的白兵;或又是波及到飞驰之中的骑士,顿然人马嘶鸣的骤然翻倒在地又被毫无间歇的践踏过去,或是仰面失身坠马被倒拖而走出队列。。。。

  而作为光州王氏兄弟的老三也是唯一剩下的单身狗,原本居于第四排待机和负责转填子药、递送火铳的王审圭,也已然随着不断替补向前的序列,而最终站到了大阵外围第一列直面敌势的排头位置。而那些负责半蹲持牌掩护他们的白兵,也已然变得稀稀拉拉。

  而那些仿若是无穷无尽的敌骑还在他们的面前,不断交错盘旋的掠阵而过而抛投出而抛射出绵绵的箭雨来;相继倒下同袍的鲜血也多次溅落在了他的脸上和身上,也在一点点的削弱和压迫着他的精神和士气,让手中装填的动作在手脚颤颤中,变得越发滞塞和迟缓起来。

  然而他终于出现了一个失误,居然未能取下清膛和填压子药的通条,就在已经变得凌乱不少的口令和哨子声中,忙不迭的放射出去;然后就在骤然迸溅开的火花和烟气当中,将他头脸手臂都变成熏黑的颜色,而后仰倒在其他人身上,手中制式长铳更从前端崩开成了几条长碎片。

  下一刻,一支流矢就穿透了他的镶铁肩甲而钉在了膀子里,撕痛的他半边身体都要失去了气力。但是反而是让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就像是回忆起了那些教习用竹鞭刻在他们骨子里的本能一般,另手抓过身边一名倒地呻吟同袍的未发火铳,而架在勉强抬起来的血糊糊手臂上,对着数十步外烟尘中的人马光影扣发出去。

  然后在没来得及确认战果,他就被几只大手同时向后拖曳着,挤过后队侧身让出来的间隙;而出现在了已经躺倒和依靠着许多伤者、若干尸体的空地上。十多名臂绑红袖套的救护军士正在拿着刀剪、棉纱绷带和药膏帖子,忙碌往来期间而激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惨叫和痛呼声。

  虽然王审圭已经流了半身的血,但是随后一名救护士给他脸上臂上涂了烫伤膏药,又查看和确认了他膀子上的箭簇已经嵌入肩胛骨之后,只能暂且剪断箭杆而连同箭簇一起用膏药帖子糊起来,再缠上固定的绷带以为应急处置。然后作为拥有部分行动力轻伤员,加入到了单手装填火铳的辅助序列中去。

  这一切对于王审圭而仿若是经历了许多事情的格外漫长,然而然而对于整个城南战场而这也只是火石之间的事情。正面接战中就再度出现了新的变化。在如同分波逐流的凉州官健所掀起的漫天烟尘中,再度响起了格外沉闷的奔踏声。

  下一刻,一支人马具甲脸上还罩着狰狞兽面的骑兵,就像是神兵天降一般的,从那些环绕着太平军中空大阵盘旋往复,而只有鳞甲和镶铁甲的凉州官健中突杀了出来。而这也是李明达赖以为一锤定音的杀手锏——西凉甲骑,也是甲骑具装在这个时代的最后绝唱。

  乃是当年姑臧李氏追随议潮公踹破吐蕃诸藩,征战多年的健儿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悍善战之士;又骑乘以姑臧草原上所产负载、冲刺兼长的凉州大马和吐蕃健马的混种;这才能够承当的起人铠甲马的全套负重和冲阵爆发。因此,当他们出现在战斗中的那一刻,也是决定胜负成败的最终时刻。

  几乎是伴随着归义军建立的过程,而打下来“西尽伊吾,东接灵武;得地四千余里,户口百万之家;六郡山河,宛然而归”的偌大基业。虽然当年的初代甲骑已经老去,但是他们弓马娴熟的子弟继承了兵甲和职业,继续成为郭义军威慑周边内外群番的重要组成力量。

  后来归义军决议东进,他们又在郑堂老所代表朝廷方面的全力支持下,尽起西北各镇积存的甲械以为武装。而将战马身上原本用来防箭的毛毡和皮革,给换成了真正的扎铁护胸和铁质的面兜、鸡颈。如今更是李氏所属兵马的核心精华所在,只是考虑到在长安城中的会战中派不上多大用处,这才专门用以京畿南面监防太平军的举动。

  而现今在这些骤然现身人马一体的狰狞铁流面前;那些犹自不断放铳的太平军阵列,也像是收到了惊吓和动摇一般的,几乎是齐刷刷的转身向后狂退看了好一阵距离;却是又重新合成了新的凹陷阵型,宛如退潮后海滩礁岩一般的,露出了成排架在轮毂上的粗短管子,以及手执小旗的灰布甲兵卒。

  虽然他们在狂奔而至的甲骑面前,同样的难掩脸色发白泛青而手脚颤颤,但还是按照日常操训的本能动作,麻利不停完成了最后的准备工作,然后纷纷的伏低了身体。而在后方阵列中见到这一幕的李明达,亦是心中一跳而脸色大变的嘶声喊道:

  “吹角加速,冲上前去。。”

  “交错散开,避免集中一线。。”

  “吹号,另两翼游弋队压上。。。”

  然后,几乎是接二连三迸发而出的震响和脸面轰鸣声,就彻底淹没了李明达及其麾下将弁们,在战场上所能够发出的一切声音。

  而首当其冲的凉州甲骑之中,作为李明达的侄儿李明振之子的衙前邝骑兵马使李光金,也在身下坐骑受惊仰踢而起的激烈反应当中;眼睁睁的看见对方粗管之中,所喷吐、迸射的暗红色火光和铅灰色的大团烟云,还有密密麻麻破空而至的细细轨迹,在惊骇受挫的甲骑之中兜头盖脑的飞散开来。。

  下一刻,他胯下坐骑胸口、腹部就多处血肉迸溅的炸裂开来,又趋势不减的贯穿撕裂了他的一条臂膀和小腿;就此连人带马迎头栽翻在地又滚撞了十多步去。而被这一阵迎面痛击给打断了气势如虹的凉州甲骑们,也在坐骑骤然受惊的人仰马翻和嘶鸣乱叫当中,严重分散了最为宝贵的速度和冲力。

  因此在几个呼吸之后,居然就只有寥寥数十骑得以依照惯性和势头,冲进了那些太平军炮队之中,将其驱赶逐杀开来。然而他们突入之势,却又被相对沉重的炮架和狭窄的阵地间隙,给阻挡和拦住了去路而只能跃身而起,又在下一刻成为炮队之后整好以暇火铳攒射的靶标。

  突然出现的炮队齐射固然是打乱了甲骑具装的攻势,然而在正战两翼侧后方掠阵的其他凉州官健,也已然得令毫不犹豫的扑杀上前;在付出了相继被击倒一地的代价之后,也冲进密集举起刀矛和尖刺的阵列之中,奋力左冲右突的鏖战起来。

  只是,随后从内侧投掷而出的成排火油弹和爆弹,也相继炸开在了他们后续突入的队列之中,而再度制造出了一个个短暂的战场隔断;而仅仅就是这么片刻的隔断和缓冲,就足以让被突入和打散的阵列重新聚拢起来,用手中的铳刺和其他尖刃戳杀着落单的马肚和腿脚,将其鲜血淋漓的掀翻在地或是遍体鳞伤的驱赶出去。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已确认包括甲骑冲阵在内的多种进攻手段,已然无法取得更多战果也难以继续改变了局面的李明达,也只能望着烟火缭绕的战场之中,虽然残缺处处却依旧保持着基本阵容的太平军大阵,黯然下令吹响了了撤退的螺号。

  只是当他从欲罢不能的激荡情绪中慢慢恢复过来之后,心中却是难免肉痛和后悔起来了。因为就是这么城东和城南的大半日对阵下来,他前后约莫损失了一千多的骑兵,其中就包括了一百多弥足珍贵的甲骑;而杀伤的敌军步卒阵列也不过是倍半与此。无论如何怎么计算,这种交换比决计是算不上是什么优势和上风的。

  然而更让他生气的是,无论是他在城下怎么厮杀连天血战当场,作为被救援对象的先扬军和姚州团结所部;居然就只是在营垒之中坐视观望不前。若果他们能够及时主动出击和响应的话,只怕取得的战果还会更大一些,城南对阵的结果和损失比也会更好看一些吧?

  李明达如此恨恨想着,却是不再理会那些时候前来联络的信使;不管不顾的径直回到了城西的本阵当中。然而当他转过城墙的西南角却是突然心中一沉,因为在他眼前本该是严防死守起来的本阵营垒,赫然也升起了好几道大白天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的明亮火光和烟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