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第四十七章 铁布衫

小说: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作者:023. 更新时间:2020-07-11 12:29: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秦若白一个闪身躲过上官龙飞的一爪,五指如钩,瞬间扣住上官龙飞的手腕一拉,一个铁山靠狠狠的撞在上官龙飞胸膛上。

  上官龙飞只觉得自己被钢板撞到一样,被撞退出好几米,体内脏腑一阵翻腾,要不是运气忍着,非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不可。

  上官龙飞脸色正色了几分,不敢再大意。

  “有点能耐啊,怪不得敢和我单挑。”上官龙飞撇了撇嘴,“不过想这样战胜我是不可能的,就你这小姑娘一样的力道。”

  “哦哟,来来来,再来。我今天让你看看什么叫力气。”秦若白一乐,贵圈的人是不是都有病,上次赵奇斌也说自己力气更娘们一样,估计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哭呢。

  “来。”上官龙飞运起功力想向秦若白冲了过来,砂锅大的拳头对着秦若白的胸口狠狠砸来,拳风划破空气,气势强劲。

  秦若白同样不甘示弱,侧身躲过上官龙飞的强劲一拳,瞬间出拳击向上官龙飞的腹部。

  “呯!”

  一声重物击打在铁器上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震耳欲聋,秦若白连续后跳退出上官龙飞的攻击范围,眯起眼睛紧紧的顶着上官龙飞。

  只见现在的上官龙飞满脸通红的站在场中,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竟有着一层淡淡的银光,头发根根倒立,整个人看起来和刚刚很是不同,非要形容的话,他现在像一根铜柱子一样屹立在场中。

  “铁布衫!”秦若白呼出一口浊气,这是他第一次遇到铁布衫这种防御类的国术。

  铁布衫,顾名思义即为“身穿铁制之衣衫”,意指全身如钢铁般能抵抗外力之任何攻击。而且铁布衫的练法异常痛苦,从小就要用软布环绕胸背数圈,再用手着力搓摩,然后做肘臂曲伸练习。晚上更是要以坚硬的木板为床,让骨骼时常与坚硬物体接触磨练,久而久之,筋骨将渐渐坚实。之后更是将铁杆插入沙地中,于其上练习种种功夫,但要下杆时,以上身肩、背、胸、腹、臂等部位扑向沙中,行之三年,再除掉缠绕身上的软布,以木锤捶击,同时运气拟神敛力。如此再过三年,上身就会绵软如棉,铁布衫才算小成!

  而传说中练到铁布衫大成的人不但可以承受拳打脚踢而丝毫无损,甚至连普通的刀剑也伤不了他们,更甚者可达到罡气护体的程度,从而获得入水不溺、入火不焚、闭气不绝、不食不饥等常人难以想象的效果。

  苏杭上官家竟然传承着正宗的铁布衫,果然不容小嘘。秦若白现在对国内卧虎藏龙的大环境越来越敬畏了,从回国之后已经见过不少的正宗国术了。

  “铁布衫?是不是武侠小说里那种金钟罩,铁布衫?”小五好奇的问道,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看见上官飞龙用铁布衫。

  “金钟罩是金钟罩,铁布衫是铁布衫。”秦若白提醒了一声,别看人家总是说金钟罩,铁布衫,其实两者差距很大,虽然功效差不多,但是金钟罩却要比铁布衫高级上不少,人家金钟罩可是正宗少林不外传的护身功夫,不在少林修行个几十年根本接触不到,没看见释玄老秃驴都没能用上吗?

  “还算有点见识。”上官龙飞看着闪退的秦若白,脸色不由得多了几分自信,在刚刚承受秦若白一记铁山靠之后,他便不敢大意,对拳之前就已经运起准备好了铁布衫,虽然他二十几年不曾在外人面前展露过自己的功夫,哪怕平时被小五调侃他也不愿意暴露。

  但是这一次小五几番当众讽刺,羞辱让他实在忍无可忍,特别是秦若白那目中无人的模样让他火冒三丈。

  让他直接选择使用铁布衫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秦若白的一记铁山靠,庞大的力道加上钢铁一般都肌肉让他大吃一惊。他知道,这次想战胜秦若白,不用铁布衫是不可能了,而赌注是当众下跪更是他不法接受了,在苏杭,没有人可以让他们苏杭五大少跪下,所以他怒了,也不顾隐忍,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铁布衫。

  秦若白此刻也不由得认真了几分,在脑海里思索着该如何破开着如钢铁般坚硬的铁布衫,传闻中只有找到练铁布衫本人的练武罩门才能破其功。

  练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一类外功的人,身上总会有一两处功夫练不到的地方,这就是罩门。

  金钟罩等功练成,全身可以刀枪不入。但只有罩门是个例外,罩门如果被人发现,用重手法一戳,武功即废,数十年的功力也将一夜散尽。

  但是修炼此类硬气功的人一般都会把自己的罩门保护的特别好,不然就是放置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比如古代的大统领,一般便会设立在心窝的位置,由护心镜完美保护。而像一些江湖奇人,就会放在自己一些比较隐秘的地方,譬如少林十虎里大名鼎鼎的方世玉,他的罩门就是在肛门,隐秘至极,而除了罩门以外,其他地方更是刀枪不入,当年若非五枚师太侥幸踢中方世玉的罩门,当初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当然,这些都是外话了。罩门的重要性秦若白知道,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找出上官龙飞的罩门,所以他在想除了罩门自己是否还有其他办法破开上官龙飞的铁布衫。

  其实他并非没有办法,自己手中可有着伏羲九针这样的上古神器,那可不是一般的刀枪棍棒可比的,破开上官龙飞一小成的铁布衫自然也是绰绰有余,但是秦若白不愿意去用伏羲九针。自从自己使用伏羲九针接连被那冷酷的杀手少女和释玄老秃驴认出来后,秦若白就心生提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道理秦若白还是懂的,他不想因此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以前自己在国外,在污霾区玩,没人认识这上古利器,自己使用起来自然也是无所畏惧。但是国内不同了,自己使用接连被认出之后,让秦若白不得不小心,特别是上官家这种传承着正宗国术的家族,十有八九也能认出伏羲九针。

  不知道罩门,不使用伏羲九针,给秦若白的条件变得异常苛刻。而上官龙飞更是不会给秦若白思考的时间,纵身而起,轮起大拳头对着轰击而来。

  秦若白诡异的身法再现,整个人变得漂浮不定起来,犹如轻烟一般难以琢磨。秦若白尽量不以上官龙飞硬碰硬,而上官龙飞看着秦若白被自己打得节节败退,自然是乘胜追击,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模样,拳头疯狂舞动,偶尔砸到柱子上能瞬间砸出一个大坑,全身发出呯呯的金属声响,就好像‘天下第一’电视剧里的成是非金刚不坏神功一样,秦若白现在怀疑那导演是不是也见过铁布衫。

  很快一直闪避的秦若白慢慢发现上官龙飞有些跟不上自己了,瞬间眼前一亮,这家伙功力不够深厚,并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混蛋,你是缩头乌龟吗?只会躲。”上官龙飞自然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长时间一直保持这个状态,气得破口大骂,可是又有些无可奈何,秦若白那诡异的身份让上官龙飞有些望而却步。

  看出弊端的秦若白没有在闪避,而是开始迎着上官龙飞的空挡开始攻击他的身体,并非是秦若白找到了窍门,而是秦若白知道,他这次纯粹就是侥幸,倘若现在攻击他的人不是上官龙飞,而是功力更为深厚或者身法远超越他的高人,那他就只有挨揍的份。

  所有趁着这个机会,他想尽可能的找出一些铁布衫的破绽,以备不时之需,技多不压身嘛,而且就算自己挨上几下,以上官龙飞现在的状态也坚持不了多久,自己不会输的。

  秦若白每击打上官龙飞一下都会发出呯呯的金属碰撞声,让在场人的看得出奇,不知道人还以为秦若白在和一个机器人打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