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第二十二章 各怀灵胎

小说:都市超凡高手降临 作者:023. 更新时间:2020-06-29 15:01: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温星宇以上洗手间的借口,退出了套间,径直的走进sh饭店的厕所里,脸色忽然变得阴沉无比,和刚刚的翩翩君子完全是两个样子。

  自从他知道叶清心和钟妃合作之后,他就发现了现在这一切不过是叶清心的缓兵之计,实则暗地里早就和天语集团搭上了桥,估计要不了多久便准备合伙干掉自己。

  不过温星宇却没有着急的撕破脸皮,反而是决定从钟妃下手,来警告警告叶清心。叶清心越是表现的惊才艳艳,他就越喜欢,这样的女人收入囊中,可不单单是花瓶这么简单的。

  而叶清心的缓兵之计何尝又不是自己的缓兵之计呢,只要把自己和叶清心交往的消息搞得人尽皆知,那就算到时候自己霸王硬上弓,别人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放任钟妃和叶清心就这么联手,看来今晚要拿钟妃开刀了!

  温星宇终于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出号码,对着话题阴森森的说了两个字。

  “动手!”

  钟妃走出饭店后,刚好看到秦若白独自离开的背影,配上刚刚他所演唱的悲伤歌曲,显得特别的孤独。

  想了想,钟妃还是放弃了让侍卫开车送自己回家的念头,而是快步跟上了秦若白。

  秦若白感觉到了钟妃跟了上来,不过他却一不发,只是慢慢的继续往前走。他现在心情确实不太好,准确的来说,是想起来那些自己不愿意想起的事情。

  他原本想借助那些事情才压制住被钟妃勾起的邪火,但是他忘记了,那些事情才真正的属于他的心魔,扣在他的心底,解不开忘不掉。

  钟妃看着默默散步的秦若白,心里不由得一阵嘀咕,自己天生媚骨,还没见过哪个男人像这样把自己丢在身后呢,从来都是蜂拥而上的追捧自己,现在倒好,自己看他孤单,陪他散步反而被冷落了。

  难道,是因为那首歌?

  秦若白刚刚那个悲伤幽怨的眼神,钟妃记得清清楚楚,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一个人的眼神能悲伤到让看见的人都觉得肝肠寸断。

  秦若白没有说话,钟妃倒也是安静了起来,而是默默的跟在秦若白身边走着,两人就这样有些奇怪,又默契的不说话。

  两人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地方,秦若白突然脚步一停,肃穆的杀气倾泻而出。

  “怎么了吗?”钟妃被秦若白吓了一跳,还以为秦若白因为自己一路跟着他而反感。不过转念一想,才发现不可能。

  秦若白没有解释,而是目光紧紧盯着一侧,如果他不是穿着西装的话,钟妃一定会发现他此刻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高手!”秦若白心里嘀咕了一声,刚刚自己感受的那股杀意和危机感,虽然这种程度的威胁自己完全不放在眼里,但是现在多了个钟妃,事情便有些麻烦了。

  本来秦若白大可以一走了之的,他想走的话,这世界上还没人留得住呢,而钟妃与他也非亲非故。不过秦若白终究是没有办法放任钟妃不管,先不说良心这些屁话,就凭钟妃和叶清心现在的合作,自己也要保她这一回,可别坏了叶清心的事。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叶清心到底在计划什么,但是自己舍不得看到‘她’孤立无援的样子。

  “来都来了,还请大大方方!”秦若白突然大喊一声,手里却伸出把钟妃挡在自己身后。

  钟妃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和秦若白被人拦截了。这些人应该就是四海社弟子,是冲着自己来的。最近四海社针对自己的事情不少,不过也没有置自己于死地的地步,是想让自己知难而退。

  想到这里,钟妃的眼眸妩媚的眨了眨,她是何其的大智若妖,怎么可能不知道sh是四海社的产业呢。她今晚之所以故意约到sh,又不带保镖。说白了就是在赌,她在赌温星宇会不会动手,赌秦若白会不会保护自己,也赌秦若白的身手。

  她喜欢掌控全局的感觉,本来东海的形式她拿捏的清清楚楚,什么事情会发生,什么事情会往什么地方发展都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唯独叶为山当天被劫持测错了,秦若白横空出世,搅乱了自己的所有盘算,以至于后面的事情就好像被蒙上一片厚厚的雾霾一般,自己完全看不清。

  所以她在这个关头找到了叶清心,提出与之合作,一起吞并四海集团。同时,也是借此机会看清楚秦若白这个人。

  不论是自己还是叶为山,甚至是温星宇都多少通过官方关系查过秦若白的来历,得到的却是一片空白履历,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人再怎么没有经历也不可能在官方的履历上一片空白,多半是被人抹去了。而这些有资格被官方抹去履历的人,不是服役于国家的特种战王,便是身处黑暗的亡命之徒。

  秦若白这个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一样,最重要的是他既然出现在了东海,就意味着以后很有可能也会栖身于东海,这样一颗极其不稳定的棋子落在东海的这个大棋盘上,使自己完全失去了对棋局的掌控力,这才是自己一定要搞清楚秦若白这个人的目的。

  至于如果赌输了的话,那倒也没事,大不了自己退出和叶清心的计划便是了。或者说,自己可以反手和四海集团合作一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不论是四海集团还是盛宇集团,那都是巨大的蛋糕。而两家现在根本不可能联手来对付自己,这才是钟妃有恃无恐的根本。

  “呼!”

  一声凌厉的划空声打断了钟妃的思路,只见秦若白侧身躲过了一道锐利寒光。

  秦若白定眼看去,来人大概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长发大汉,留着一撮山羊胡,身材非常健硕,手里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军用匕首,一双虎瞳死死的盯着秦若白。

  秦若白这才没有大意,看来四海社终于是长点知识了,没有再让那些小虾米来送死了。

  长发男子没有想之前那些白痴一样,一击不中稍作调整,立刻对着秦若白发动了第二击,手中匕首直直对着秦若白刺去。

  秦若白侧身躲过一刀,手里瞬速一堆,把钟妃送离战斗区域,又躲开了追击而来的长发男子。

  “雇佣兵?”秦若白眼神一眯,对着长发男子说道。

  “有点见识!”长发男子终是开口讽刺了一句,手里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依旧对秦若白穷追不舍。

  “找死?”秦若白说着,突然一改刚才不断闪避的风格,右脚前跨一步,单手握拳,以一个极其刁钻地角度攻向长发男子的下巴。长发男子被吓了一跳,身体连退两步才躲过秦若白的这一招。

  没想到秦若白左脚再次前移半个身位,右肘猛地击出,长发男子踉跄挡住。秦若白身体如一个陀螺般地左转一百八十度,然后左肘以同样的力道击出,砰地一声脆响,长发男子的脸被秦若白击中。

  长发男子脸上火辣辣的生疼,身体也连退五六步,这才脱离秦若白的攻击范围,捂着脸大口大口地喘气。不然,以这一招的连贯性,只要他的身体能保持灵活姓,便不断地能左转右转地出肘,一直将对手打成胖头脸才会罢休。

  “有些门路,难过少主不让我单独行动。”长发男子气喘吁吁的说道,突然从四面走出来六个人,身材和年龄与长发男相似,呈扇形围住了秦若白。

  秦若白眉头一皱,看来这四海社果然不简单,资本很雄厚啊,一口气出动了七个雇佣兵。

  “你躲去后面,我来解决。”秦若白对着钟妃说了一句,袖口处抽出一根黑针。

  “嗯!”钟妃点了点头,身子往后面退去。

  秦若白这次没有再等对方先出手,而是主动出击,对着自己最左侧的大汉爆冲而去,手里的黑针乌光闪烁。

  他之所以选择最左侧的大汉就是怕自己陷入被围攻的困境,这些人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说好听点是佣兵,说难听点就是兵痞,土匪,下手估计比自己还黑呢。

  最左侧的大汉显然没有想到秦若白会主动对自己出击,眼神愣了一下,不过快速调整回来,对着爆冲而来的秦若白一拳轰出。

  秦若白忽然以一种近似于反人类的动作,在高速爆冲中,身子竟然往后仰躲过大汉的猛烈一拳,随后又临空一个转身挺了起来,手里的黑针瞬间杀入大汉的脖子处。

  这一切过程不超过两秒,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秦若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杀伐果决的下了死手。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也从来不会对敌人仁慈,相反,他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亡命之徒。

  黑针抽出,脖子创口喷射出滚烫的热血,喷了秦若白的大半套西装,大汉捂着自己的脖子向后倒去,满眼不相信地看着秦若白,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