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四十一章 外交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10 11:06: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咚咚咚……”

  正在争吵……争论的人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目光看向办公大门。

  旋即,云隐大头目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三代火影……

  “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我们云……”

  “不,应该是隼叶回来了。”

  团藏打断了大头目的话。三代目也趁此无视了脸色铁青的大头目,朝门口喊道:“请进。”

  “咔嚓!”

  门锁转动,接着打开。

  一身污血的隼叶走了进来。

  他撇了眼站在屋子中央的云隐使团……除了大头目外,还有两名护卫。

  而木叶一方则高层齐聚。

  除了三代火影外,另外三名长老顾问皆在一旁椅子上坐在。

  隼叶撇了眼云隐大头目,旋即看向三代目火影,叙述道:“破坏木叶与云隐友谊,暗杀云隐使团的元凶,岩隐谍报部队的笼屉已经被击杀。”

  说着,隼叶拿出卷轴将首级取出。

  略微肥胖的脸庞上满是血污,上面有好几个洞穿伤口。

  这是隼叶在砍下首级时添加上去的。

  毕竟云隐使团的两名上忍……脑袋也是被斩刀·钝洞穿并绞碎大脑。

  如果笼屉的首级上出现一模一样的伤口的话,那岂不是不打自招?

  望着这颗面目狰狞,几乎被破坏得不成型的头颅。云隐使团也沉默了下来。

  “这就是杀死贵方忍者,意图破坏云隐木叶友谊的凶手了,来自岩隐谍报部队的‘笼屉’。”

  日斩叼着烟袋吞云吐雾,缭绕的烟雾使得附近的光线朦胧,看不透彻烟雾下的真实神情。

  “一颗面貌都看不清的首级就成凶手了?”

  “面貌虽然看不清,但可以用忍术辨别。贵方大可以拿着这颗首级回去调查。”

  “这脑袋都这样子了,里面大脑也被破坏了吧。能调查出什么?”

  说着,云隐大头目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笃定的指着隼叶。

  “是你,是你对不对。”

  “我们死去的两名上忍也是脑袋被洞穿,大脑被绞碎。这名岩隐死法如出一辙,你就是凶手。”

  “???”

  隼叶疑惑的看着情绪激动的大头目……神情太真实,以至于无法推断这是出于外交政策故意栽赃还是真这样判断的。

  “能追杀逃走的间谍,他的实力也符合成为凶手的条件。”

  “火影大人,如果你真的注重与云隐的友谊,那还请把真正的凶手交给我们处理。”

  隼叶看了看这名说的连自己都信了的云隐大头目。又看了看默默抽着烟袋的三代目以及欲又止的两名顾问,最后望向了一直以来都阴沉着脸的团藏……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但考虑到场合身份,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

  “隼叶好像有话要说?”

  日斩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不由开口问道。

  “……有个疑惑。”隼叶露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疑惑。

  “什么疑问?”

  “云隐村的人脑子里都是肌肉吗?”

  “咳咳……”

  日斩一时没忍住,被烟袋呛到了。

  团藏微微睁开了眼缝,细长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小春门炎则神情肃穆的咳嗽一声,以缓解想笑的情绪。

  “你,你是在侮辱云隐吗?”

  相对与痛苦憋笑的木叶高层,云隐使团一方则怒不可。

  大头目更是气得说话都不利索。

  “难道不是吗?”

  隼叶好奇的问:“那为什么你们会将完全没有联系的手法联系到一起,并说我是杀人凶手?”

  说着,隼叶恍然大悟。

  “我懂了,你们是故意的,对吧。”

  “你……”

  大头目瞪大了眼睛。

  这种事谁都看得出来,但因为国与国之间的立场,不好直接说破。

  直接说破了,就没得谈了。

  但隼叶以懵懂无知的孩童身份直接说穿了。这样让双方都能更清楚的理解彼此的意图,也不至于没得谈。

  但云隐的意图被说破后,他们已经不能再找这种烂借口了。得拿出真凭实据才行。

  “慎。”

  听到三代火影的声音,隼叶乖乖闭上了嘴巴。

  目的已经达成,就没必要做多余的是引人注目了。

  “大头目……”

  日斩肃穆的看着他,“笼屉就是杀人凶手,这就是我们木叶调查出来的结果,也是给云隐的交代。如果贵方能调查出不一样的地方并拿出实质证据,木叶定然配合贵方抓捕凶手。”

  “云隐调查的结果就是他。”

  大头目指着隼叶,眼光却死死盯着三代火影。语气强硬,没有丝毫退让。

  这已经是撕破脸了,就看木叶方敢不敢撕破脸皮。

  日斩陷入了沉默。

  小春和门炎心里七上八下,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而团藏,依旧老神在在。

  他撇了三位发小一眼。

  淡然道:“如果这就是云隐的调查结果,那可真是遗憾。隼叶是自来也的弟子,更是展现出了成为火影的资质,我们不会答应贵方的无理要求。”

  “如果贵方对这个交代不满意的话,大可提其它要求。只要在我们承受范围内,都可以适当的商量。”

  日斩紧随团藏之后说道。

  他之前沉默,并非在想要不要交出隼叶。而是有些话不能他这个火影说。

  因为他是火影,是最终拍板的人。他的话说出去,如同泼出去的水溶液收不回来。

  但其他人说的话,他却可以否决。

  这是自留退路的做法。

  至于是否要交出隼叶……

  这根本就是不做考虑的事。

  不说隼叶的潜力与自来也弟子的身份。就算是为了外交也不能这样做。

  云隐摆明了是来试探木叶实力的。

  一旦过分的软弱,就会被认为实力不济,是入侵的好机会。

  当然,也不能太过强硬。

  不然会被当做因为太弱而虚张声势。结局同样是被入侵。

  如何拿捏好度,就是他作为火影要好好思考的本职工作。

  “看来木叶是想要包庇凶手了。”大头目冷冷说道:“我会把这件事传递会村子,让雷影大人做决策。”

  说完,甩手摔门而去。

  屋内众人个个面露愁容,就连团藏都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你先下去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