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三十七章 敌方间谍的用处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9 14:5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听完隼叶的报告。日斩习惯性的拿起床头柜上的烟袋,然后从烟盒里取出烟叶填好,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顿时,屋子里烟雾缭绕。

  隼叶眉头微皱。

  他前世今生都不曾吸烟,对这种味道很不习惯。

  “抱歉,我习惯了思考问题时抽一口。”

  注意到隼叶的表情变化,日斩熄了烟袋。

  “没什么。”

  日斩点点头,拿着烟袋在手上轻轻敲打着。

  沉思了会,问道:“没留下手脚吧!”

  “我用的是基础的刀术,不会从手段上被辨别出来。也破坏了大脑,保证记忆不会被提取。也没有受伤留下血迹。”

  这些都是潜伏暗杀的基础知识,学校里有教。隼叶完美的执行了。

  “那就没事了。”

  日斩舒了口气,道:“你先回去吧。日常生活照旧,不要露出破绽。这事跟你没关系。”

  “是。”

  隼叶退下。

  等隼叶离开后,日斩拿起烟袋重新点上。深深吸了一口后,缓缓吐出。

  卧室再次被烟雾缭绕。

  “多事之秋啊!”

  日斩的脸上,多出了许多愁容。

  他叼着烟袋,穿好衣服,起身往火影大楼职工室走去。

  要不了多久,云隐使团就要来发难了。他得与长老团提前商议好应对之策。

  不过,发生在村里的这种大事,根不可能没有收到情报。

  团藏已经在火影职工室等着了吧。

  心里这样想着,日斩转过拐角,看到了灯火通明的火影大楼。

  不由会心一笑。

  在村子遭遇大事时,那家伙总比我还急。

  ……

  推开火影办公室大门……

  团藏及门炎、小春三位顾问长老已坐在了里面。

  日斩心里笑呵呵,面上却露出惊讶的神色,问道:“你们怎么在这?”

  “是团藏通知我们过来的。”

  小春说道,门炎点头附和。

  日斩把目光投向团藏。

  “这么晚把大家召集起来,有什么事吗?”

  “别装傻了。”

  团藏低垂着视线,看着地板说道:“明明已是睡觉的时间,你这个火影却跑来办公室,难道不是有大事吗?”

  “你都知道了?”

  “猿飞,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春门炎一同看向日斩。

  他们是发小,一起经历过无数生死。此时又同位木叶高层,在只有他们自己时,语气会很随意。

  当然,有外人在的话,他们还是会注重火影的威仪。给予充分的敬重。

  “云隐使团的两名上忍护卫死了。”

  “死了?”

  两人咤异的看着道出消息的团藏。连忙追问:“怎么死的?谁干的?”

  “两人都是被一刀两断而死。因为大脑遭到破坏,现场也没留下凶手痕迹,一时半会查不出来。不过……”

  说着,团藏看向日斩,“你会来的比我慢,是在了解事情经过吧。凶手到你那里投诚了?”

  “凶手是谁?”

  “这件事包不住的。等一会,云隐使团就会找我们发难了。在缔结盟约的关键时候发生这种事,可不能饶恕。”

  “如果在这个时候发生战争,刚刚开始休养生息的村子说不定会走向衰败。”

  “猿飞,这件事不能感情用事。”

  “好了。你们先听我说完事情经过。”

  日斩看了看争吵的两人。将烟袋里的残渣倒进烟灰盒,重新装上新叶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顿时,办公室里也烟雾缭绕起来。

  “云隐使团一开始就是抱着试探我们木叶的态度而来。能否缔结盟约,还得看接下来我们的应对。”

  “怎么说?”

  门炎追问道。小春没有说话,等待着下文。

  而团藏则低头陷入了沉思。

  陷入黑暗中的人,想法也是黑暗的。当猿飞这句话说出来后,他大概猜到了什么情况。

  果然。

  当日斩将事情经过一一说出来后,印证了团藏心中的猜想。

  “弱小就能遭到蚕食,这是忍界恒古不变的规则。”

  团藏看了眼陷入沉思的两名顾问,目光投向了日斩。

  “虽说如此,可村子刚刚经历了战争和九尾之乱,大蛇丸也叛离了村子。若是这时候与云隐开战,就算能赢,也对将来不利。”

  “团藏说得不错。虽然隼叶阻止了云隐获得白眼的阴谋,可是在这局中局里,我们还得顾大局,把凶手交出去来平息云隐使团的怒火。”

  小春附着团藏的话说道。门炎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

  “能够为村子的将来牺牲,那是忍者的荣耀,想必他知道内情后也会赞同的吧。更何况他还是自来也的弟子,就更应该懂得为村子奉献了。”

  “凶手,凶手,怎么你们都把他当做凶手?他不是阻止云隐阴谋的英雄吗?”

  日斩气得直拍桌子。

  小春门炎面面相觑,求助似的看向团藏。

  (废物。)

  团藏心里对两人不屑一顾。

  虽然同样是发小,同样是顾问长老,可团藏打心底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不过是靠着资历和日斩发小的身份才做到如今的位置。

  但论能力,和身为火影的日斩及根部首领的自己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尽管心中瞧不起两人,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而是做出细心考虑的神情后,说道:“他们说的不错,尽管隼叶是阻止了云隐阴谋的英雄。但跟村子的利益相比根本不值一提。而且,是英雄的话,为村子牺牲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团藏,怎么连你也……”

  “我刚刚接到情报,最近来木叶的蔬菜商人是岩隐谍报部队的忍者。想必是害怕木叶与云隐结盟会损害岩隐的利益,所以暗中搞的破坏吧。”

  “团藏,你的意思是……”

  小春门炎惊讶的望着这个男人,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一般。

  而日斩则微微含笑。

  “那就牺牲一下英雄的休息时间,让他亲自去抓捕凶手吧。”

  团藏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狂傲的笑容,“做了这种事情,局势会变得动荡不安,暗部也得去边境探查情报,以防止云隐做出过激行为。实在是抽不出人手去抓捕凶手了。”

  “可是隼叶只是个下忍,恐怕没有实力活捉。”

  “那就带着尸体回来,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行。哪怕尸体焦烂,但只要能识别他间谍的身份就行。”

  “那我这就下任务了。”

  看着你一,我一语。像是演戏的两人。小春和门炎都乖乖闭上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