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三十六章 袭杀上忍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7 13:56: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你们好啊!”

  声音响起之前,利刃已然出鞘。

  两名云隐忍者也是反应快速。

  他们一位皮肤黝黑,一位白净。在破空声响起之时各自向两边贴墙翻滚。

  “噗!”

  刀尖如切豆腐般刺穿墙壁。

  隼叶握住剑柄翻转,刀身由竖切变成了横躺。接着用力横扫。

  “唰!”

  长刀撕裂墙壁,追击着白肤云隐而去。

  伏击不成,反被偷袭。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置换让这位白肤云隐被逼得手忙脚乱。此时见敌人的武器如切豆腐一般切开墙壁,追着自己斩来……

  仓促间,本能的拔剑挡在身前。

  “唰!”

  寒芒一闪……

  白肤云隐的视线被雪白的亮银所充斥。慌乱中,只听见“锵”的一声,手中长剑一轻,天地旋转。

  隐隐的,他听到了同伴的呼喊声。

  “噗!”

  鲜红的血水从断口处喷洒。让精神恍惚的白肤云隐精神了一些。

  他看清了周围。

  手持利刃的凶手已转身向同伴杀去。而自己……只剩下站着喷洒血水的半截身子以及掉落地上的半截刀刃。

  啊咧?

  只有半截身子?

  另一截呢?

  抱着这样的疑惑,白肤云隐失去了意识。

  “铛铛铛……”

  皮肤黝黑的云隐忍者手持武士刀,浑身缠绕着电流与隼叶拼杀。

  刀光剑影中,刀与刀不断碰撞。

  伴着金属交击音响,一朵朵火花在漆黑的巷道里升起。

  隼叶节节败退。

  失去了突袭,也不再有武器的信息差……单凭隼叶现在的实力想要快速解决一名精英忍者,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名云隐忍者使用雷遁查克拉来活性化**,速度快若惊雷。

  如果不是这条巷道太窄,让他只能从正面进攻。加上斩刀·钝锋利无匹,攻击无法硬接,只能敲击刀身改变攻击轨迹……隼叶早就输了。

  上忍。

  这两个云隐忍者绝对是上忍。

  隼叶之前的偷袭看似突然,没有丝毫规划……

  但那不过是隼叶的大脑计算能力太强,瞬间就想好了详细规划……他可是打算瞬息间将两人杀死的。没想到费劲周折却只杀了一个……

  要知道,人在埋伏他人时,注意力一定会专注集中在目标上。对周围的事物会有一定的忽视。

  隼叶故意散发杀意,让埋伏的两人错以为周围发生了变故。从而将注意力从身为目标的他转移到周围。

  也正是这一瞬间,隼叶使用瞬身术来到还未反应过来的两人身前并发动突然袭击。

  但即便是这样,这两人都躲开了。

  虽然大脑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却本能的做出了反应……能拥有这种经验,做出这种反应的,也只有久经战阵的上忍了。

  要不是他们没有预料到隼叶的武器如此锋利。那偷袭恐怕一个人都杀不死。

  不过……

  “上忍吗?”

  隼叶嗤笑了一声。

  “两个云隐上忍跑来木叶埋伏我这个下忍,结果还被我反杀一个……”

  隼叶一边挥刀进攻,一边扬起嘴角讥讽,“云隐忍者就这种货色?”

  攻击突然落空。

  皮肤黝黑的云隐忍者后跳退出战圈,右手握刀,左手成爪状放于小腹前。面色冰冷的盯着隼叶。

  “小鬼想激怒我吗?”

  “你成功了。我现在也不管什么任务了,只想杀死你。”

  伴着声音,无尽的杀意涌动。

  隼叶面色凝重,集中部精力观察他的每一个细小的肢体动作。

  “锵!”

  长刀被插入地面。

  云隐忍者双手上下翻飞,结出眼花缭乱的印。

  “滋滋……”

  电流在双手流动,凝结成跳跃的雷电。云隐忍者双眸一凝,双手各自抓着雷电向着前方一推。

  “雷遁·冠叶树!”

  粗壮的闪电带着密密麻麻,犹如冠叶树分枝一样的形状轰出。闪电挤满了整个巷道,无处可以躲藏。

  刺眼的光照甚至亮了黑夜。

  而处于巷道里面的隼叶则被雷电吞噬,被烧成焦炭。

  画面破碎。

  云隐忍者刚把刀插入地面,双手合拢正要结印。

  看见未来的隼叶现在有两个选择。

  一,打断对方施展忍术。

  二,将计就计,一举击杀敌人。

  第二个方案有风险,稍有不慎,遇见的未来就会变成现实。

  但是……

  “敌人是上忍,不富贵险中求,如何战胜敌人?”

  隼叶心里自问。

  答案清晰烙印出来。

  刀收入鞘,至于左侧小腹边上,右手搭在刀柄上。

  拔刀斩前奏。

  刚摆好姿势,树冠状的闪电便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轰来。那密集的分叉让人躲无可躲。

  “零机编队·一机!”

  “唰!”

  寒芒一闪而逝。

  闪电消散,血液飞溅。

  云隐忍者木楞的低头,看着胸口缓缓出现的血线,眼睛瞪得大大的。

  “不可能,刀怎么可能劈开闪电!”

  “刀自然不能劈开闪电,但能劈开忍术。”

  出现在云隐忍者身后的隼叶一边缓缓收刀,一边说道:“日向家的柔拳能截断查克拉。而忍术也不过是密集联系的查克拉罢了,只要切断查克拉的联系,自然就能切断忍术。”

  “可你没有白眼……”

  话尚未说完,胸前的血线骤然喷涌出浓稠血液。云隐忍者的上半身缓缓从身体上滑落。

  “啊,我没有白眼。但我有共感觉,一样能观察到查克拉的流动。”

  说完,隼叶抽刀插入云隐的脑袋。在确认他的大脑被破坏以后,又将另一人的大脑破坏。

  知道日差是怎么死的,隼叶可不会留下证据。不然,被逼迫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

  “以上就是部了。”

  三代火影的卧室。

  猿飞日斩穿着睡衣坐在床前。在他面前是半跪着的隼叶。

  此时已是夜深人静。

  火影已经下班休息了,隼叶只能找到他的家里汇报情况……

  云隐使团的阴谋,包括告诉日足情报以及他击杀两名云隐上忍的事。

  这种事瞒不住的。

  虽然没有留下证据,但也就能瞒瞒无法在木叶展开彻底搜查的云隐罢了。

  想要瞒过木叶,根本不可能。

  忍者的搜查本事非同小可。就算是气味追踪都可以把你找出来。更别说白眼写轮眼直接提取现场脚印等证据了。

  因此,隼叶直接交代了。

  他也想看看,看看这个三代火影会怎么做。是像动漫里一样视每一个村民为家人,还是像阴谋论读者想的那样把他交出去,来避免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