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三十五章 埋伏与偷袭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7 13:18: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为什么不去告诉火影大人?”

  凝视了片刻,日足看不出什么异样,便开口询问:如果是其它村子的阴谋,那谋划的就是村子吧。

  “因为离这里更近一些……”

  隼叶顿了顿,继续道:“而且,对方图谋的是白眼,目标是你的女儿。”

  骤然,空气变得粘稠起来。

  隼叶望着造成这一切的元凶……日足眸子里的瞳孔消失不见了,眼帘上以眼睛圆心青筋暴起。

  是白眼。

  这个男人在听到隼叶的话后,睁开了日向一族的瞳术。无尽的杀意飘散,让空气变得躁动不安。

  附近的花草似乎都感到了恐慌,随着日足的长发衣服无风摆动。

  (好强。)

  隼叶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下。

  这个在动漫里几乎没有表现的男人……给人的压迫感超乎想象。

  难怪能一掌打死云隐大头目。

  “父亲……”

  院子里传来一个细小稚嫩的声音,里面饱含了担忧的情感。

  杀气散去,空气恢复正常,花草也停止了摇摆。

  日足的瞳孔重新出现在眸子里。

  他微微侧身,眼角余光向院子里看了眼。旋即回头,笑脸相迎。

  “抱歉,是我失礼了,还请里面叙述。”

  说着,日足侧身让开了大门,对隼叶做出了向里请的姿态。

  “不了,我还要去通知火影大人,在这直接说就好了。”

  “那麻烦了。”

  接着,隼叶将云隐的计划详细告之。

  日足凝神静听,越听越心惊。

  云隐的计划不可谓不歹毒。

  成功了,白眼会外泄。

  失败了,日向一族也会付出代价。

  并且,这还只是对日向一族……

  对于村子……

  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利益关系……其中又会损失多少根本无法预测。

  “谢谢你的情报。这份恩情,日向定会铭记于心。”

  日足双手合抱,对隼叶微微鞠躬。

  隼叶连忙让开,摆手道:“都是同村的忍者,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只希望大家相安无事就好。”

  “不管怎么说,你都有大恩与我。”

  “总之,就这样吧。我还要去火影大楼告诉火影大人。”

  “慢走。”

  ……

  告辞日足后,隼叶才不紧不慢的向火影大楼走去。

  这事其实可以先通知火影,然后再告诉日向日足的。距离日足家近……这只是刻意计划的路线。

  是先告诉日足制造的理由。

  真正原因还是受前世阴谋论的影响。

  火影忍者是少年漫。

  所以像主角追求的目标人物不一定得伟光正,但绝对得是正面人物,不能存在污点。

  比如猎人里的会长,妖尾里的马卡洛夫……

  可放在现实里,一名国家重要军事机构的领袖,不可能真的像动漫那样天真。

  很多读者都会以现实的角度去揣摩漫画里的剧情……

  虽然这种事有些吃饱了撑着。但如今到了现实的世界里,隼叶就不得不考虑这种可能性了。

  如果三代火影真如前世阴谋论读者想的那样。那提前通知三代火影,在去告之日足,恐怕什么都不会改变。

  毕竟,按那些阴谋论来讲……

  日差的死是火影刻意做出的决定,目的是削弱日向一族……

  虽然隼叶不懂身为火影,削弱完服从并受其调配的日向一族对他有什么好处。

  但保险起见,姑且也阴谋论一会吧。

  等把这件事告之火影后,看他的后续行动,就可以知道这个火影是不是真的像阴谋论里想的那么撒币。

  杀气……

  隼叶双目一凝,蒙上了一层灰色。

  周围的环境部被纳入脑海里,并构建了立体模型。隐藏于暗处的老鼠也无迹可寻。

  傍晚。

  昏暗的巷道里,前面房屋处的拐角后面,贴墙躲着两名忍者。

  白色的肩甲,云间护额,黑白肤色……他们的身份已不而喻。

  正是云隐使团的忍者。

  具体实力未知,但通过胸前的颜色判断,这两人带着浓厚的敌意杀意。

  (冲着我来的?)

  隼叶稍微一想便明白过来。

  云隐忍者能抓走雏田,日足家附近必然有感知型忍者在监视。并且感知范围得在白眼之上才行。

  自己在日足家门口传递情报……这一状况也可能处在云隐的监视之下。

  云隐知道计划暴露,所以恼羞成怒想报复于我?

  不,绝不会是这样。

  忍者是抱有目的性的职业,不可能随意迁怒他人。

  而且,在木叶报复一位木叶忍者。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定别有图谋。

  隼叶一边装作没有察觉的模样不紧不慢的前进,一边飞速运转那计算力远程常人数十上百倍的大脑。

  用排除法排除一个个不可能的猜想。很快,便发现端倪。

  是距离。

  白眼的远视距离在三公里左右,瞳力强的能看得更远……那大筒木辉夜姬据说能看穿空间壁垒,看到异空间的景象。

  日足的瞳力肯定没辉夜姬那么强,但也绝对在正常水准之上。

  可是,隼叶从日足家离开……以不紧不慢的速度行走。

  这里距离日足家恰好在三公里左右。

  如果云隐忍者不知道白眼可以根据瞳力变强而观测更远的情报。那这里就是白眼的极限观测距离了。

  一旦在这个位置爆发战斗,日足一定能看到,并迅速赶来。

  这样一来,云隐的目的就一目了然了。

  是调虎离山。

  想要称日足还未来得及做出防备安排时,将他引走。然后掳走雏田。

  这计划大概率会失败。

  毕竟日足才得到云隐的计划,不可能露出这么大破绽来。就算要来,也肯定是安排好雏田后再来。

  但对于云隐而,即便失败了也无所谓。

  反正只是尝试而已,还可以顺手教训一顿破坏计划的家伙。

  不过……

  (真的只是教训吗?)

  隼叶对自己的判断感到怀疑。

  如果掳走雏田的计划失败。那云隐就会换一种方式来试探木叶的态度。

  杀一个天才下忍,或许就是个不错的方法。

  念及此处,隼叶停下了脚步。

  尚且稚嫩的脸上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想要杀我,先杀了你们。)

  念头升起,杀气四溢。

  躲藏在前面拐角的云隐忍者心里一惊。正要考虑是不是被发现时,隼叶出现在了两人身前。

  “你们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