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三十三章 读心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6 11:3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荷物一族是五年前加入木叶的忍族。

  除了操着一口本地人听不太明白的外地音外,他们擅长什么,害怕什么。隼叶一概不知。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互相认识了,那么新第四班就正式成立了。”

  之前一直默不作声旁观的向井在此时拍着手走了过来。

  他看了看真田大腿上插着的苦无,眉头微皱了下。旋即笑道:“不过,真田腿受伤了,那么任务暂时也做不了了。等三天后在集结吧。”

  望着这样的队长。隼叶什么都没说,径直转身离去。

  小组前途堪忧。

  不,小组能存在多久呢?

  ……

  “隼叶君。”

  急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隼叶停下脚步,从容的转过身去。

  紫发少女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吗?”

  “真,真田他不是故意的。”

  望着轻抚胸口,平缓着凌乱气息的少女。隼叶淡然的点点头。

  “我知道。”

  并不是隼叶装高冷。

  只是今天的情况实在令他笑不起来。

  人拥有各种情绪,并在不经意间用各种方式表达出自己的情绪。

  表情,语气,行为……

  这些都会暴露自身当时的情绪。

  只要是直觉敏锐或人际交往经验丰富的人,都能从一些外在看出他人的情绪。

  而隼叶能通过感官共享,以不同颜色直观的看到他人的心情。

  愤怒时是红色,高兴时是蓝色,悲伤时是灰色,抱有敌意时是黑色,肚子饿时是……

  通过颜色的深浅,隼叶能对他人进行简单的读心。

  稻荷真田……

  他就是一个无能狂怒的家伙罢了。

  通过对他的情绪判断,上次任务中死去的同伴是因他而死。

  所以感到愧疚,自责。从而恼火迁怒他人。

  这也是为什么隼叶没有像在班级里与同学来往那样与真田和睦相处。而是一反常态的展现出绝对强势的一面。

  因为这种废物只会迁怒他人。

  你若退让,不但得不到理解,反而会让他得寸进尺。

  与不同的人相处,要用不同的方法。

  隼叶明白这一点。

  因此,除了心里瞧不起真田外,也没有生气的想法。

  真正让他笑不起来的是他们的队长。

  小日向向井——

  这家伙是在原著出场过的精英上忍。是直属于火影的暗部成员。

  这个人祖上几代是从日向家宗家出来的。他的身上留着日向一族的血脉。

  所擅长的也是柔拳。

  当然,因为相隔了好几代的缘故。他并没有继承白眼。

  但这只是外界的假消息。

  事实上,向井隔代遗传了日向的血脉,右眼开了白眼。是木叶数一数二的上忍。

  按照时间线,这家伙应该还在暗部才对。

  可现在却成为了第四班的队长。

  也就是说,是隼叶引起了蝴蝶效应,导致本该是暗部的向井被安排到了第四班当队长。

  这意味着原第四班死的并不是一个菜鸟下忍而已,还有那个带队的指导上忍。

  可是,新人队伍一般都是执行本国的低级任务,几乎不会遇到危险。

  就算遭到了意外,有下忍死去很正常。

  可带队上忍都死了,就不正常了。

  而且,这可是原著没有的事情。

  不可能因为什么都没做的自己,原本好好的第四班就遭遇了不测吧。

  而且,向井作为队长……

  在隼叶和真田起冲突的时候没有出手阻止,反而煽风点火……

  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联想到昨日团藏找来。隼叶心里蒙上了一层阴霾。

  “真田他是在为了同伴的死而感到自责,为自己的无能而恼怒。他并不是真的想针对你。”

  夕颜还在为真田说话。

  作为一个小组,夕颜深知小组成员之间的团结是何等重要。

  她不想小组的两人心存芥蒂。

  只是,她说的内容和隼叶猜想的差不多。

  “在我加入前,原第四班遭遇了什么?”隼叶打断了想要继续解释的夕颜,说道:“上忍带下忍的新队伍应该接触不了什么危险任务吧。”

  “话是这么说,可这个特殊时期,即便是在木叶,也不是绝对的安。”

  忍界大战结速不久,木叶又遭遇九尾之乱,大蛇丸叛逃等事情。

  各国都对木叶虎视眈眈,各种间谍和阴谋试探频繁发生。

  原第四班不幸被卷入了暗部追杀敌国间谍的任务中。毫无相应经验的真田害死了队友和带队老师。

  听完夕颜的讲述,隼叶更加确认这一切都是团藏在背后安排的了。

  根部确实是独立于暗部的机构,却又不是完分离。

  团藏能调动暗部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只是……

  老家伙这么安排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我在他的计划里又处于什么位置?

  隼叶可没有忘记……

  小日向向井的另一重身份……

  他是雾隐村的间谍。

  并且,团藏知道这件事。

  ……

  与夕颜告别后,隼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附近的演习场进行训练。

  今天发生的事,让本来对自己成长还算满意的隼叶再次产生了紧迫感。

  对未知阴谋的担忧成为了鞭策他前进的动力。

  苦无厮杀,投掷术,剑术,体能训练……

  隼叶这一天都呆在了演习场里,将自身所学一一练习。饿了就取出烤好的海王类的肉吃,累了就席地休息一会。

  一直持续到月亮升起才回家去。

  也就是这时,修行到筋疲力尽,只能动脑子时,隼叶才冷静下来。

  他是自来也的弟子。

  就算团藏对他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来阴的。就像对鼬一样。

  不。不是阴不阴的问题。

  而是自己的存在并不与团藏目的产生冲突,甚至不会产生影响。他对我抱有想法的话,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让我去找。

  而新第四班的情况也并非针对我的阴谋,而是考验……

  考验我的能力。

  考验我是否有资格去完成他想要做的事。而考验内容就是杀死向井。

  也就是说,至少要有精英上忍的实力。

  “呵呵,你就这么确信我能成为你的棋子吗?”

  想通一切后,隼叶内心冷笑。

  他并不介意被人利用,但他讨厌自己的人生被人操控。

  第一次,隼叶内心产生了杀意。

  (团藏,我必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