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二十九章 志村团藏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4 17:0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将两本白色的文件掷到桌上,团臧看着站在眼前的部下。

  那是一个戴着白色虎面。面具的眼孔涂着像左右挑起的红色油彩,似乎象征着愤怒。

  “皇音寺隼叶,宇智波鼬……”

  贴在文件上的照片,是两张尚未成熟的少年的脸。而里面那双似乎正望着团藏的眼睛,这蕴藏这不是这个年龄该有的强大力量。

  “据说是忍者学校建校以来的天才,校内各方评价都十分出众。入学四个月就完成了结业考试,已经确定将在明年春天毕业。”

  部下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团藏的目光落在了文件上,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

  “捕获作战的部署不要暴露。”

  “是。”

  团藏中一直中缓缓站起身来。

  作为三代目火影的影子,一直担当着木叶暗面的团藏,最近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沉重。

  虽然还没有到该对死亡抱有觉悟的时候,但也到了差不多要考虑生命的年纪。

  再过十年,或是二十年……

  自己一定会死了。

  但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些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斩断自木叶诞生以来便埋下的祸根,就是团藏毕生致力的工作。

  “没有被任何东西染指的俊才……”

  团藏向窗外的黑暗忘去。就仿若贪恋刹那的和平一班般,黑暗之中万籁俱静。在战斗中长大的男人,享受这杀意席卷的夜晚。

  “首先我们不是应该先见个面吗?”

  ……

  “——虽然大战结束了,但还不能说已经天下太平,人们都安居乐业了,因为两年前的悲剧而艰辛度日的人,现在依然存在。如何打破困境,这对于我辈年轻人者来说,绝不是他人屋上的霜雪……”

  讲台上,隼叶拿着卷纸,朗诵读诵老师提前准备好的毕业致辞。

  “我们今日迈出了作为忍者的第1步。在这混沌世界中作为忍者而生存,我想绝不是一条安然的坦途。但即便如此,我们仍旧在此立誓。不畏险峻而临者谓之忍。克己而不乱者谓之忍。作为木叶的忍者,我们将把在忍者学校中学到的一切作为精神的粮食,坚守和达成自己的忍道。”

  朗声读罢,隼叶从容的将手中的卷子卷起。然后展望台下来自毕业生,在校生,监护者和老师们如汪洋一般的目光。

  “毕业生代表,皇音寺隼叶。”

  从入学到毕业,所有成绩都是满分。

  学校生活第四个月就通过了毕业考试。

  除了在之前大战中,像旗木卡卡西这样的一部分特例之外。他与鼬是战后忍者学校最年轻的毕业生,并且是最年轻的首席毕业生。

  隼叶的学生生活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对于他作为毕业生代表致辞的事情,在老师之中似乎有不少争论。

  毕业生中大部分为12岁。

  虽然也有一些像隼叶一样,凭借优秀的成绩而提前毕业的人存在,但7岁还是显得太过年幼了。

  即便他拥有着超出自己年龄的成绩,思想和技能。但是在其他毕业生面前,是不是依然太过稚嫩了呢?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宇智波鼬的成绩和表现几乎与他相差无几。

  同样的成绩表现,为什么毕业代表生就是隼叶呢?

  师生中有不少这样的疑惑声。

  不过最终,无论是年龄的问题,还是有人与他的成绩表现相差无几,在隼叶凌驾于其他一切因素的压倒性实力面前,所有人都必须点头赞成。

  没错……

  在选出毕业致辞代表前,隼叶与鼬进行了一场切磋。

  虽然头脑冷静,思路转动快,且实力超越了下忍的鼬是强敌。

  但在共感觉那无可遁形的感知下,隼叶以压倒性的身体强度获得胜利。

  学员代表非皇音寺隼叶不可。

  ……

  樱花纷飞的校园,隼叶笔值得向前走的。

  在他的视线前方有一个人。

  在这样值得庆祝的日子里,也依旧嬉皮笑脸,右手插在倾斜站立的腰肢上,卡其色的大衣随风摇曳。

  “恭喜啊,你现在成为正式忍者了。”红豆笑着说道。

  “啊,还好吧!”

  十四岁的少女在这一年长高了不少,已经隐隐有了动漫里的那份成熟身影。

  在大蛇丸叛逃事件三个月里,红豆都没法像正常忍者那样出任务。几乎天天跑隼叶家蹭吃蹭喝。

  而三个月后……

  回归了正常忍者生涯的红豆,也是一有空闲就往隼叶家里跑。

  两人早已从一开始不对头的冤家成为了可以毫不客气的友人。

  甚至,红豆还以‘一个小孩子单独居住,实在令人放心不下’的理由向木叶申请领养隼叶。

  不过被隼叶拒绝了。

  少女虽然以照顾少年为借口,但真正原因却是想要少年照顾她。

  大了隼叶七岁的红豆也只有在身材上看起来比较成熟,心理年龄反到是隼叶更加稳重。

  不过,隼叶之所以拒绝还是不想暴露宝贝葫芦的存在。

  若两人真的组建成家庭,以后就得住一起了。再想打开宝贝葫芦,就得另外找个地方。

  “去烤肉q吃一顿怎么样?”

  红豆笑眯眯看着隼叶,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宰他一顿。

  对此,隼叶也不甚在意。

  提前六年毕业,父母留下的抚恤金还有很多。现在成为正式忍者,可以通过任务賺钱。

  不必想一开始那样担心钱财问题。

  两人约定好后,一起往校外走去。

  “皇音寺隼叶!”

  深沉的声音从右边传来。隼叶停下脚步,从容望去。

  一大一小两人站在那里。

  小的是宇智波鼬。

  在他面前站着一个阴沉的男人。但是哪里阴沉,又说不出来。可以说这个男人的一切都是阴沉的。

  “你就是皇音寺隼叶吧。”

  男人低头看了过来。

  他的右脸包裹着绷带。身都披着黑色的衣服,只有左臂从肩膀起,整个裸露在外。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衬衫。

  他用左眼冷冷地观察着隼叶。

  “原来如此……”

  隼叶直视这个似乎身缠绕着不祥的男人的眼睛。在男人背后向鼬跑来的佐助被美琴一把抓住了肩膀。

  值此毕业之际。志村团藏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