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二十五章 切磋与麻烦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7-02 09:24: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对我留手才是侮辱。”

  夕颜大喝一声,挥刀向前斩去。

  动作标准,力度适中,时机成熟。

  一刀便展现出少女不同于其它学员的实力差距。

  隼叶面目无神,灰色的微光好似蒙蔽了眸子视野一样,毫无焦距。

  让人忍不住心想:这家伙有没有集中将心神放在战斗上。

  但神情如此,手上动作却不慢。千钧一发之间提刀相迎。

  铛!

  伴着刺耳声响,刀刃碰到了一起,摩擦的火花璀璨夺目。

  (力量我稍胜一筹)

  (力量我稍弱一筹)

  瞬息间,两人心里对彼此的力量有了大概的评估,从而制定出作战方针。

  夕颜抽刀竖劈。

  其势凶猛,一往无前。

  隼叶举刀横斩,从侧面打击刀面,改变刀刃进攻轨迹。

  霎时,刀光闪烁,剑影漫天。

  两人举刀攻杀,弥漫着无尽杀意。

  作为即将毕业的年级生,且在班里处于翘楚的夕颜在力量、速度、技巧、经验都胜于隼叶。

  因此选择的战法也是正面攻杀。想要凭借实力的差距取得胜利。

  这种时候,作为弱势方的隼叶本该退却,借助地形和忍术与敌人拉扯,从而寻找破绽获得胜利。

  但隼叶没有那么做……

  虽然在对拼中都是以牵引或卸力为主,但他确确实实的选择了与夕颜硬碰硬。

  “愚蠢,竟然选择硬碰硬,难道你被之前的胜利冲昏头脑,觉得自己能强过所有人吗?”

  夕颜怒喝着。手中刀刃越挥越快,道道寒光剑影弥漫,让昏暗的树林都亮了一些。

  但不论她的攻势多么凶猛,都无法取得丝毫实质性的进展。哪怕看起来下一秒刀光就会吞噬隼叶,却始终无法真正取得效果。

  隼叶的一柄短太刀横劈竖档,总能恰到好处的挡下攻击并进行反击。逼迫疯狂进攻的夕颜不得不回防,使得般的攻击多处出现了停滞。

  那是破绽。

  抓住这停滞的空隙,隼叶翻身连环劈砍,刀光转成月轮的同时,数到寒光从中飞出。

  是苦无……

  是手里剑……

  在做出如此复杂的进攻时,隼叶还能分心二用,让空着的左手投掷暗器。

  能让他做出这种选择的是因为上帝视角中可以确定夕颜在这时候无法还击。

  因此,进攻时的防御就没有必要。

  同时,他通过夕颜进攻前的肩膀、神情、视线、步伐、腰肢等部位的细微动作进行预读……

  他的洞察力当然没有厉害到这种程度,但即便没有注意到,也会被感知器官感知到。

  当这些信息传递到大脑后,通过以往对战的经验和知识,自动做出反应……

  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人是绝对无法做出具体反应的。顶多产生心悸一类的感觉。

  但因为共感觉的存在……

  让这种想也不想的直觉与视觉的共享,从而做出经验上的判断以画面的形式呈现,形成了未来的画面。

  夕颜每一次出招都会被隼叶提前看穿,提前做出反应……

  这导致了明明方位强于对方的夕颜,却在进攻上屡次吃瘪。打得十分憋屈。

  “铛铛铛……”

  夕颜一边扫荡暗器,一边抵挡迎面而来的刀刃,一时间被逼得手忙脚乱,蹭蹭后退。

  一个疏忽,身上便多了好几道血痕。

  “力量、速度、技巧、经验……部都弱于敌人,就没办法在正面战斗中取胜吗?”

  隼叶一边进攻一边说道:“不对,只要掌握好战斗节奏,即便面弱于人也是能获得胜利的。更何况我的神经反应,战局掌握都远远强于你,你难道觉得自己比我强吗?”

  “什么?”

  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夕颜的理念受到冲击,动作不由慢了一拍。

  “忍者以弱胜强的战斗多得是吧。排除阴谋诡计,在中忍考试第三场的正面对决中,也有不少例子。”

  隼叶抓住机会,一刀横扫。

  仓促间,夕颜勉强提刀横挡,连到带人被一同扫飞出去。一路滑行……在地面脱出十余米沟壑才撞到一颗树上停下。

  隼叶脚下爆发查克拉,身影瞬息而至出现在夕颜身旁,刀尖直抵脖颈。

  胜负已分。

  夕颜呆愣的看着隼叶,还未回过神来。

  “简单来说就是出其不意,侧击对付劈砍,用劈砍对付横扫,用横扫对付侧击……”

  隼叶收剑入鞘,转身向学校走去。

  “只要能料敌先机,用克制的招数来进攻防御,即便方面弱于人,也可以在正面赢得胜利。”

  ……

  “喂喂,你!”

  听到背后的声音,走廊里的隼叶停下了的脚步。

  “就是你吧?叫皇音寺隼叶的。”

  三个高年级的人站在他面前。

  而且从体型上来判断,恐怕还是最高的年级。

  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平均年龄是12岁。

  这和年仅7岁的隼叶体型差别很大,现在眼前的三人,他们的体型都比隼叶高大许多。

  “你,听说过我们三个吗?”

  “没有。”

  听到隼叶端然的回答,一直站在三人中间说话的蒜鼻头皱起了眉头。

  “真是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啊。”

  那人用拇指杵着胸口说道:“我叫做出云传马。(块脚传马)的名号,这学校里还没人不知道。”

  “不知道。”

  隼叶直视着对方。

  其实他是知道的。

  这三人在忍者学校确实小有名气。不过是负面上的名声。

  领头的出云传马,跟班桂和羽切。

  这三个人是学校的刺头,特别喜欢欺负人。手段卑鄙无耻,专挑低年级和弱小的学员。

  这次,估计也是‘最天才’这个名号引来的麻烦吧。

  不过,之前虽然也有麻烦。

  但那些人好歹是光明正大的前来对战切磋。这家伙叫了两个同伴一起……

  若是不能强势处理,恐怕会给人落下软弱可欺的印象。

  “要动手吗?”

  站在传马右边的一个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少年。似乎是害怕传马一般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要心急,桂。”

  桂立马向传马投来谄媚的笑容。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住你吗?”

  传马左边的少年羽切挑起右肩问道。他是三人中个子最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