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二十章 大蛇丸叛逃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1: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团藏也被波及了吗?)

  听到店里人的谈话,隼叶一边前往学校一边沉思。

  动漫里,好像就大蛇丸被查出来了。团藏压根一点事都没有。

  现在……

  宇智波查到团藏身上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将来的宇智波灭族事件有所影响。

  要知道,团藏能忽悠鼬,也跟他在黑暗里守护木叶的人设有关。

  如果帮助大蛇丸进行人体实验,甚至主动教唆,提供实验体的事件暴露。

  那他还能忽悠到鼬吗?

  “呵呵,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隼叶轻轻笑了笑。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甩掉,专心看路赶往学校。

  ……

  “投掷术的关键在于三点。快,准,稳,手稳,眼尖,出手果断……”

  老师正在讲解投掷术的理论知识。

  隼叶一边用心听讲一边用笔记下。

  虽然他的大脑思考速度是常人的数十上百倍,几乎老师一讲解就能立马理解其意。

  但怕时间长久会忘记,还是拿笔记下笔记,方便日后需要时复习。

  课堂上,有跟他一般勤奋好学之人。也有生性闹腾,听不进老师讲课,看不下书本内容的人在呼呼大睡。

  老师发现了自然是一顿骂,然后叫到走廊过道罚站。

  ……

  一天课程结束。

  隼叶与小伙伴们打了声招呼后,跨包离去。

  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木叶图书馆。

  这里有各种书籍,从六道仙人开始,直到现在的忍者历史、各国之间的同盟关系、战斗需要的基础、高阶、应用战术、查克拉概论、尾兽、忍术体系……

  隼叶在里面翻找了一阵,找到了几本基础剑道书籍。

  里面虽都是些基础,却很面。从新人握剑到站姿到步法再到基础出招都一应俱。

  “请帮我登记一下。”

  隼叶将挑选的几本书交给管理员,准备借走,回家慢慢看。

  “请稍等。”

  管理员翻看书名书号进行登记。

  期间,隼叶无所事事的扫视周围。

  空旷的图书室里人很少,只有一两个人。

  不过,在这一两人中,隼叶却发现了一个认识的人。

  ——宇智波鼬。

  他正捧着一本转头厚书在阅览区专心品阅。

  (这家伙在看什么看?)

  好奇之下,隼叶开启共感觉。

  通过接触空气,看到了书本的内容。

  ——《条约内容》。

  (啧,居然是这种玩意。)

  隼叶失去了兴趣。

  “登记好了,请收好你的书卡。”

  “谢谢。”

  隼叶抱着书籍去了武器店。

  他现在的身高年龄连拔刀都困难,想要练刀的话,得买一把长度适合的刀才行。

  ……

  挑选好武器,回到家时已是夜晚。

  隼叶煮好饭,便如往常一样练习白天老师教的内容。

  虽然要练刀,但也不能耽搁平日里的修行进度,只能在空余时间里练习。

  苦无近战厮杀技巧,投掷技巧……再加上平日里的体能锻炼,这些就是学校这段时间里教的东西了。

  当然还有很多理论和文化知识。

  但这些在课堂上学学就好了,不必特别在意。

  月光下。

  隼叶双手各握一支苦无上下翻飞,或刺,或扫,或扎……配合步伐,身姿扭动,动作优雅翩翩。

  两个小时后。

  隼叶休息会,炒菜吃饭。

  然后看书。

  接着从握刀开始练习刀术。

  有共感觉在,能自我监督纠正,很容易就能学会。

  但要随手使出不出错,却需要长时间的练习养成习惯。

  隼叶练习一个小时,洗澡睡觉去了。

  ……

  竖日清晨。

  隼叶照常去忍者学校上课。

  上课途中。

  一名暗部突然来到隼叶教室。

  他跟正在上课老师悄悄说了几句后,随后看向隼叶,“隼叶,出来下。”

  “找我!?”

  隼叶睁圆了眼睛。

  “有事要跟你说,出来下。”

  “哦哦。”

  隼叶跟着暗部离开教室,留下满堂议论声。

  “安静,我们继续上课。”

  老师用课本拍了拍讲台,见学生们安静下来后,继续上课。

  ……

  走廊上。

  “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隼叶看着面前带着白虎面具的暗部,大脑迅速运转,思考有什么事情会让暗部找上门来。

  思来想去,也只有大蛇丸的事了。

  “近日人口失踪案件的凶手已被查出,自来也大人在追击凶手的时候受到了重创,如今正在住院。”

  (果然是这家伙东窗事发了啊!)

  隼叶叹了口气,“是自来也老师有事找我吗?”

  “是的,他醒来后就说有事要跟你说。”

  “明白了,我这就过去。”

  ……

  木叶医院。

  隼叶来到自来也病房外。

  正准备敲门,门却自己开了。

  虽然年迈,却身姿挺拔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穿着白色长袍,手里拿着烟袋。正准备含嘴里点上。

  “火影大人。”

  隼叶朝面前的老人躬身行礼。

  听到声音。猿飞拿下烟袋,满是皱纹的面容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是隼叶啊,自来也正有事要跟你说,你自己进去吧。”

  “嗯。”

  再次行了一礼,隼叶给猿飞让开,等他离开后,才进入了病房。

  这单人房,床在靠窗的位置。

  隼叶拉开隔帘,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怔怔出神的自来也。

  他右手打着石膏板,脸上,衣服露出的部分都缠着绷带。隔着两三米都能闻到药味。

  “这也太惨了点吧!”

  望着这样的自来也,隼叶奚落了句。

  听到声音,自来也回过神了。

  他看了隼叶一眼,低头苦笑。

  “我原以为能够劝大蛇丸回头,以为他绝对不会杀我,结果……”

  “对你毫不留情?”

  隼叶提前说了他想要说的话。

  自来也愣了愣,随后苦笑着点点头,“嗯。”

  “能够拿活人做实验的家伙,怎么可能会顾惜情谊?”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但人会根据经历和环境成长,或好或坏,并不会随他人心愿。”

  “这些我都明白,只是……看着朋友堕落,什么忙都帮不上,我好不甘心”

  望着紧咬着下唇,拳头攥得嘎吱作响的自来也。隼叶内心叹了口气。

  “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难道要我这个小鬼来安慰你吗?”

  “抱歉,是我失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