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八章 月下相谈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1: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啊,这酒真不错呢!”

  将喝空的酒杯放下,自来也面色红润,舒坦得嘴角都歪了。

  “那就多喝点吧!”

  隼叶端起酒瓶给空杯续满。

  “你这人啊,该说没有眼劲好呢还是有眼劲呢?”自来也笑呵呵的拿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右手拿起筷子在桌上丰富的菜肴里扫荡。

  这是在隼叶住下的庭院里。

  两人在屋子靠近庭院的边上的矮桌相对而坐,上面是隼叶点的丰富菜肴与美酒。

  在偷窥被人发现后,自来也准备逃走。却被隼叶拉住腰带,邀请庭院赴宴。

  为了躲避酒店老板和妹子们的追杀,自来也没有拒绝。

  不过,也没给隼叶好脸色就是了。

  直到丰富的菜肴美酒上来,自来也才一改之前的不悦,变得风爽洒脱起来。

  “出此下策,情非得已,还请见谅。”隼叶道歉。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点也看不出诚意。

  “所以,你找我什么事?”

  “救命。”

  “救命?”

  自来也以为听错了,整个人看着隼叶愣住了。

  “其实,我是木叶的村民,在村子里有自己的家,只是为了自救才临时到这里来的。”

  “哦!”

  自来也摩劣着下巴,来了兴趣,“那你为什么不找警卫队?”

  隼叶无奈叹气:“没有根据的事,就算跟人说了,也没人相信吧!”

  “说来听听。”

  “最近村子里不是接连发生了孩童失踪案件吗?”

  “嗯。”

  “我父母是村子里的忍者,在半年前阻止九尾暴乱死去。所以目前一个人居住。”

  “所以你担心自己成为目标?”

  “我家在郊区,附近人烟稀少。”

  “嗯,案件失踪人员确实大多住在偏僻地方,也没多少亲人……”自来也微微颔首:“可这样的人也不少,你怎么确定自己成为了目标?”

  “直觉。”

  “直觉?”

  “没错,就是直觉。”

  “啊哈哈……”

  自来也拍腿大笑,“难怪你说没人相信。你要用这种理由去找警备队,少不得要挨一顿骂。”

  “所以我才躲到这里来了啊!”隼叶拉耸着肩膀,叹气道:“恰好撞见了自来也大人,所以就想请大人帮忙。”

  “知道找我帮忙还算有些眼劲……”

  自来也得意大笑了声。拿起隼叶续满的酒杯一口饮尽,舒爽的打了个饱嗝后,‘啪’的放下。直道:“可我也不相信。”

  “发生了这样的事,会让人害怕恐惧也属实正常。不过……”自来也端正坐姿,严肃的看着隼叶,“你是忍者学员吧。普通人害怕还情有可原,可你是忍者学员,将来要成为忍者,保护那些担惊害怕的人……你自己都害怕了,又要如何保护弱小的人们,又要如何让他们不害怕。”

  隼叶不屑的瘪瘪嘴,“那是以后,我现在只是一个学员,还是被保护的对象。”

  “额……不是,我是在……”

  “我知道你在教导我。”

  隼叶打断了自来也的话,“这些我都懂的,但我的害怕并非平白无故,而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绝对无法抵抗的危险到来。”

  “嗯?”

  隼叶犹豫了会,说道:“你知道共感觉吗?”

  ……

  鼬修行的场所,就是他家旁边的一片树林。

  林立的杉树上,只要是他能达到的地方,都挂着木质的标吧。靶子都是人头大小,每个上面都涂着两个黑点。

  鼬一个人伫立在静谧的树林中。他的每个指缝都夹着一把苦无。一共8把,这就是鼬的武器。

  “呼……”

  他合上双眼,将气息从丹田缓缓吐出。

  膝盖弯下的同时,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

  在空中的他将身体倒转。

  一直抱在胸前的双臂,迅速左右伸展。

  八道闪光,向八个方向直奔而去。

  咔,咔,咔……

  落地的鼬的周围响起清脆的声音。

  战术上挂着的所有标靶都被利刃贯穿。

  见状,鼬皱起了眉头。

  以往,他每一个都能命中标靶正中的,现在……

  “你有心事?”

  突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让鼬立刻屏息回望。

  一个黑发少年站在那里。额上系着木叶的护额,银光闪闪。

  “止水。”

  鼬看着来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原来这就是最近声名鹊起,有‘瞬身止水’之称的宇智波止水。也是鼬唯一的朋友。

  “看来在学校你所获不少啊!”止水笑一边说一边伸手在鼬的肩膀上拍了拍。

  “为何这么想?”鼬疑惑不解。

  “你以往虽说懵懂无知,却也纯粹,从来不会在修行时迷惑,现在却心不在焉……”

  说着,止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难道是在学校遇到喜欢的女孩子了?”

  “……”

  鼬没有回答。

  “难道说中了?”

  止水瞪大了眼睛。

  鼬还是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咳咳……”

  止水左手握拳,放在嘴边轻咳,转换一下表情,正色道:“好了,好了,不开玩了。到底遇到了什么事,让你这么心不在焉。”

  “今天早上上学……”

  鼬把今天遇到的事部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

  止水恍然,“人确实很在意自己的缺陷,若是得知自己有什么缺点,一定会费心得知。”

  “这样吗?”

  鼬似懂非懂,“不过,我确实很纠结那句话,我到底什么不懂了!”

  “他前面的那句话。”

  “嗯?”

  “就是人有喜怒哀乐等复杂情绪的那句话。”止水指明道:“他之所以生气并不是你道歉时鞠躬不标准,而是太标准了,以至于让人觉得只是形式化,而非诚心。”

  “是这样吗?”

  鼬有些不懂。

  自己明明用了最标准的礼仪道歉了,为什么反而会被认为没有诚心。

  “我猜你道歉时也一直面无表情,语气生硬,就跟你父亲一样。”止水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

  “猜的。”

  止水笑了笑,旋即语重心长的说道:“听着,鼬。所谓礼仪是人与人之间互相的尊重。但所谓尊重并不是礼仪能部体现的,还有内心。而最难体现内心的便是表情与语气。”

  “……”

  鼬没有回答。

  这些他都知道。但他觉得仅仅是认识的同学而已,而自己也确实是真心道歉的。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盛气凌人啊!”止水如此评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