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第四章 蛇与猎物

小说:火影葫芦里什么都有 作者:洗衣液泡面 更新时间:2020-06-21 21:59: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这小孩……)

  在隼叶身后不远处,一名白衣长发的男子听到感慨,不由惊愕的看着隼叶的背影,蛇一样的竖瞳泛起一丝兴趣。

  隼叶心有所觉,猛地转身。

  人来人往的街道,看不见没有任何异常。

  (这莫名其妙的心悸是怎么回事?)

  隼叶有些疑惑。

  漆黑的眼眸蒙上一层灰色,眼神中的情感色彩也一并褪去。

  共感觉开启。

  五感共享。

  以隼叶为中心,方圆数千米的场景以立体影像的图形出现在脑海里。

  做生意的老板,讨价还价的客人,行走的路人,屋顶奔走的忍者,畅聊的熟人……

  众生百相一个不落的传递脑海里。

  在这些人里面,他发现了那个极度危险的男人。

  他走在大街上,身姿挺得笔直,嘴角微微上扬,挂着从容不迫的微笑。

  (会是他吗?)

  隼叶关闭了共感觉,轻柔太阳穴,缓解大量信息充塞进大脑带来的胀痛。

  大蛇丸。

  木叶三忍之一。

  因为拿村民做人体实验的事被揭露,从而叛逃村子,成为叛忍。

  隼叶低头沉思。

  这遐想或许有些多虑,但是……

  从时间上来判断,目前大蛇丸正在做不尸转身的实验,需要大量的实验体。自己住在人烟稀少的郊区,又是小孩,被盯上的可能性很高。

  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防范于未然,得想想办法才行。

  只是,到底该怎么做,隼叶却没有头绪。

  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大蛇丸若是想抓他做实验体太简单了,根本没有计谋能弥补其中的差距。除非……

  他不敢对我出手。

  隐隐的,一个计划在脑海里成型。

  隼叶心中的紧迫感消失,嘴角挂起了淡淡的微笑。

  ……

  (是因为被我这样的人注意到,产生了被野兽盯上的心悸吗?)

  大蛇丸回想小孩猛地回头的画面,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在唇边舔舐一下。嘴角的笑容愈发兴奋。

  老成的语气,敏锐的直觉……

  真是意外的收获呢!

  一条小蛇从袖子里滑落,顺着街边快速爬行,很快消失在黑暗的拐角里。

  ……

  武器店。

  “两支苦无,五枚手里剑,三张起爆符,一套保养工具。”

  隼叶额外买了三张起爆符。

  这是防止大蛇丸今晚就对他出手的防范。

  拿村子的同伴做人体实验……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被发现的。

  大蛇丸不会随便亲自动手,也不会有信得过的手下去做,大概率是他的通灵兽。

  而且,为了避免引人瞩目,还不会派遣体型特别大的家伙来。

  这样的话,起爆符就可以防备了。

  倒是要考虑团藏派人的问题。

  这两家伙一直有合作。

  包括人体实验上,团藏也是支持甚至怂恿的态度,没少帮忙提供实验体。

  如果今晚来的是团藏的手下……

  “那也只能认命了。”

  隼叶望着垂落的夕阳,洒脱的笑了。

  ……

  回到家里。

  隼叶简单的做了晚饭吃过后,便开始练习苦无手里剑。

  只是简单的握法和动作。

  想要掌握并不难,难的在于熟练于心甚至将其刻入身体本能里。

  只有这样,才能在与敌人厮杀时,不论遭遇任何情况都不会乱了章法。

  练习时,隼叶开启共感觉。

  通过与空气的接触,从高空俯瞰自己练习的模样,只要有什么地方不标准的,立马改正。

  自己督促自己,自己纠正自己。

  有共感觉的辅助,修行进度十分快速。他很快就掌握了苦无的基础用法,时不时的在手上玩个刀花。

  暗处,偷偷观察着这一切的小蛇十分人性化的瞪圆了眼睛,其幕后之人更是感到了一丝惊讶。

  虽然只是基础中的基础,可想要掌握到这种程度,怎么也要个把月时间吧!

  大蛇丸回忆往昔。

  自己学习苦无的基础用法达到这种程度时,也用了一个星期来着。

  蛇一样的眼眸闪烁着兴奋的眼神。

  不尸转身的实验快要完成了,但咒印的实验却还没有头绪,不论是谁都无法承受那股力量。这孩子有这样的天赋,说不定能够承受。

  想到这,大蛇丸径直往根部走去。

  ……

  黑夜。

  入睡前,隼叶用起爆符做了个陷阱。

  虽然陷阱和起爆符的使用方法都还没人教他,但课本上有。

  将起爆符贴在床铺的三个方位,再用钢丝缠绕。

  陷阱很简单,瞒不过任何人。

  但陷阱本身也不是针对外来者,而是针对床上的人,也就是自己。

  这是只能从床上内部解开的陷阱。

  若是不解开,便直接离开,陷阱就会启动,会将人淹没在爆炸中。

  隼叶也很清楚。

  以自己的陷阱造诣,是不可能做出防范忍者或大蛇丸通灵兽的陷阱的。

  所以只能针对敌人的目的了。

  大蛇丸是要活人做实验,而不是死人。

  如果来的只是他的通灵兽蛇的话,绝对做不到在外面从内部解开陷阱。

  至于根部的忍者或大蛇丸本人……

  隼叶只能祈祷来的不是人了。

  只要能撑过这一晚,他就有办法很长一段时间不用担心大蛇丸了。

  ……

  呼噜声响起。

  隼叶沉沉睡去。

  一条碗口粗细的大蟒悄然钻进了屋里。

  它蜿蜒爬行,来到床边。

  蛇信吞吐,感知到了缠绕在床边的钢丝和起爆符。

  不由直起半截身子。

  它望着床上呼呼大睡的目标,眼珠子极为人性化的在陷阱上扫视,最后调头离去。

  ……

  根部。

  一份文件被扔到桌上。

  团藏坐在后面的椅子上,低垂着视线,望着贴在文件上的照片。

  稚嫩的脸蛋,天真的眼眸。

  不论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孩。事实上也是如此。

  背景,经历都没什么值得好称道的,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木叶小孩。

  也正因为如此,团藏很不解……

  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被人传颂为传说中的三忍之一……虽然竞争四代火影失败了,但依旧是响当当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对一个普通小孩感兴趣?

  如果只是想要实验体的话,根本不必在乎对方什么身份吧。

  “那这个我就收下了。”

  修长的手将文件收入怀中。大蛇丸似乎看破了团藏的心思一般,却又故意不提,只是轻轻笑了下,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