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第四十五章

小说:老祖真的是太牛了 作者:水鱼老祖 更新时间:2020-07-11 13:48: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壁咚。

  一种流传于广大男性之间,对女性极为致命的一种绝世武功!

  传闻中,各种不良少年,霸道总裁,黑道大少,偶像明星,都会修习并且精通这种武功。

  一旦施展出来,对方定然会双颊泛红,心跳加速,身体僵硬,难以行动。

  往往趁此时机进攻,便可以将对手一举拿下!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的神技!

  而陈默,他身为一个老爷爷,终于在此刻掌握了这个传说中的技能。

  虽然甄获对自己这个初恋情人实际上没有什么了解,连人家到底出身哪里都不知道,当初虽然去打探过李不凡留下的那个位置,但是却一无所获。

  但是就陈默前世看过无数作品的经验来判断,这李不凡多半是上百岁了也没体验过多少“心动的赶脚”,在这方面上多半还是个小白,忽然受到这样的冲击,定然无法承受!

  虽然只是一小步,但也是自己的一大步,修为差距太大,能在这方面占据一下优势也好啊。

  陈默心中如意算盘打的哗哗响,就这么按着墙壁,努力的用自己深邃的眼神注视着李不凡。

  然而,在他靠近的那一瞬间,李不凡那如同秋水般沉静的眸子当中,似乎是产生了一瞬间的波动。

  但是在那之后就又归于平静,接着就毫无反应了。

  陈默想着对方肯定是在压抑,只要自己继续注视,多半就承受不住了。

  所以他努力瞪着眼睛,继续用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李不凡。

  然后一看就是半个时辰。

  整整半个时辰啊,陈默一眼都没有眨过。

  终于,李不凡开口了。

  “你……眼不干么?”

  陈默:“……”

  靠!

  他差点就没忍住爆粗口了。

  陈默嘴角抽了抽:“这不是眼干不干的问题吧?”

  李不凡眨了眨眼睛,平静的看着他:“我看你半个时辰都没眨眼睛了,就想你眼睛会不会干。”

  陈默痛心疾首:“这是眼睛干不干的事情么?你难道不知道老夫在做什么么?”

  李不凡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就看你这么长时间不眨眼,眼睛不会干吗?”

  陈默快要吐血了:“这是讨论眼睛干不干的时候么?你就没一点感觉?”

  李不凡有些无辜的看着他:“我就感觉你眼睛不会干么?”

  陈默直接吐血了:“我……”

  李不凡这回倒是有反应了:“你没事吧?”

  陈默默默的收回了按在墙壁上的手,捂住了胸口:“没事,就是有点点走火入魔而已。”

  “哦。”李不凡哦了一声:“那就好。”

  刚刚和下面一群少年吃喝满足了,一脸愉悦的摸着依旧平坦的小腹走上塔顶的李嫣然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傻眼了。

  姑姑是不是傻了?这甄家老祖是不是也傻了?这两人都傻了吧?

  虽然不知道李不凡是不是傻了,但是陈默知道自己是真的傻了。

  还他娘的壁咚呢,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干啥。

  没想到本老爷爷第一次完美的壁咚就这么失败了,陈默顿时感到一阵挫败感,都没什么继续撩拨李不凡的动力了。

  随意和李嫣然打了个招呼,陈默就飞出了塔顶,只留下李不凡二人在塔中。

  他也没问李不凡来做什么了。

  几十年前的初恋情人忽然来造访,那还能有啥,不是结婚了送请柬那就是有其他想法了。

  反正对于陈默来说,只要不是针对自己和自己有仇就行了。

  现在对于有系统的陈默来说,什么也不怕,就怕没时间,只要有时间慢慢来,以后别说牛欢喜,你就是牛上天陈默也不怕。

  石塔内,李不凡站在窗前,看着陈默离开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李嫣然一早就有所猜想,看到这一幕,又想到方才看到两人离得那么近,顿时就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哎呀,我说姑姑你怎么大老远的要跑来这青陵城呢。”

  李嫣然嘻嘻笑着走到了李不凡身边:“原来是……”

  李不凡瞥了她一眼:“别乱说。”

  “嘻嘻,我怎么是乱说啦?难道不是嘛。”李嫣然吐了吐舌头:“不过姑姑,你们当年到底有什么故事啊?告诉嫣然好不好。”

  李不凡轻轻白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反问道:“顾好你自己吧,在下面和他们玩的很开心么?”

  李嫣然又摸了摸肚子,笑道:“是啊,平时在家里太沉闷了,连吃什么都不能随意,更别说像这样了,第一次体会到,还挺有意思的。”

  “有意思么?”李不凡微微一笑:“那就多住一段时间吧。”

  李嫣然又坏笑了起来:“想要多住一段时间的,应该是姑姑吧。”

  李不凡眉毛挑起:“你这小家伙,太长时间没教训你,又皮痒了吧,过来,我陪你练功。”

  “不要啊!”李嫣然叫着逃开,李不凡轻哼一声,追了上去。

  而另一面,陈默也回到了下面庄子里。

  一进庄子,便看到二庄主甄纯正喜滋滋的捧着一叠纸张走过来,看到陈默,顿时兴奋起来。

  “老祖宗,您来啦,快看!”

  “嗯?看什么?”陈默愣了一下,伸手接过了甄纯手中的一叠纸。

  “咦,地契?”

  这一叠纸张,全都是地契,似乎都是附近的山林和田产。

  甄纯喜道:“老祖宗您忘了?这些以前都是咱们甄家庄的地啊,以前咱们甄家的地产可大了,结果后来那几家来了,就被强占去了不少。”

  “哦,是有这事来着。”陈默摸着胡子,甄家庄虽然弱小,但是在这青陵山住了两百多年,也算是最早的那一批家族了。

  早年青陵山的家族还不多的时候,每家都有极大片的地产,像是这附近的几十座山头,原本都是属于甄家庄的地产。

  结果后来甄家庄势弱,反而被很多后来到的家族欺压,不少好地方都被占了去。

  想不到现在一下就回来了这么多。

  “自从老祖你打败城主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几日天天都有附近几家的人来,送来了这些地契。”

  甄纯乐滋滋道。

  身为二庄主的他,最注重庄子的发展,可是发展需要产业,地产最为重要。

  然而甄家庄附近的好地都被人占完了,想要往外发展都没门,周边几个家族给他们压得死死的,连条缝都没给留,这也是甄家庄这些年来越来越不景气的原因之一。